小八老爷 - 第 17 章节 一挺而入 小八老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可以退。

    “别动。”杨文轶说著走近两步,“我看一看你的脖子。”

    翡林沈默的抬头看著他,见证了这场复仇,好像也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一般疲累。

    杨文轶伸手捏住他捂著伤口的手移开,仔细看了看。

    刀口不算深,似乎并没有划到血管,现在血已经有些凝固了。

    看著那道口子,杨文轶瞥见他被掐得发红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於是他伸出手,慢慢抬高,直到挡住翡林的眼睛。

    侧过头,轻舔那道口子,含住。

    淡淡的血腥味在口腔里化开,杨文轶抿了抿嘴唇,沈静道。

    “我还在想,要怎麽带你走。”

    被他捏住的手在他说完之後稍稍动了动。

    杨文轶微侧头看著被他遮住眼睛的人嘴唇微微开启著。

    许,现在可以了吧。

    身体前倾,毫不犹豫的吻住他。

    杨文轶从不知道嘴唇碰触是什麽感觉。

    现在他只觉得这种行为就像是将他的思想全都溶化在嘴唇的触感中一样。

    将对方的身体牢牢压制在他和木箱之间,舌尖轻易的挑开牙关,不断纠缠。

    吻得有点窒息,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有些欲罢不能。

    就是这样的感觉吗。

    喜欢一个人的感觉。

    其实傅竹节还是不够了解现在的他。

    正因为带著重要的东西,所以他才会不惜一切代价想要获取胜利,即便是曾经一直的信仰都可以抛弃。

    只为这份他不曾有过的感觉,为了他毁掉过去,建立新的信仰。

    杨文轶停下动作,慢慢放下遮住翡林眼睛的手。

    那双眼睛没有丝毫犹豫的睁开,直直的看著他。

    不过片刻,眼睛的主人伸手抱住他用力回吻过去。

    不顾一切的撕咬,淡淡的血腥味和咸涩的味道。

    “先离开这里。”

    喘息著分开,杨文轶边说边看著翡林,从他的眼中看到一个陌生的自己。

    然後,他看见那个陌生的自己慢慢笑了。

    翡林瞥了眼还躺在地上的尸体,一把拽著杨文轶就往外走。

    直到走出了那片仓库他都有点不敢相信,刚才那个吻是真的。

    那个木头一样的男人竟然会吻他,用跟他一样的方式。

    ☆、入局 42

    外面的空气有些潮湿和沈闷,与之相反的,是杨文轶的心情。

    他看见翡林刚才的反应,他以後他会怕他,会选择离开。

    他在蒙住他眼睛的那一刻都已经做好了失去的准备,权当是告别。

    如果刚才翡林拒绝他的靠近,他便不会再踏近一步了。

    在今天以前,即便是在意的东西也无法说出口,因为他害怕说出口那件东西就会消失。

    但现在不会了,这个困扰他二十几年的障碍终於清除。

    如释重负一般自在。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跑起来的步伐会那麽轻松,像是去掉了所有的累赘和负担。

    那只拽著他的手那麽用力,好像不断的在给他注入新的力量。

    他们一路跑,跑得大汗淋漓都不愿意停下。

    於是,看场的孙旭东便看见两个疯子一路冲进了会所,直奔楼上。

    他瞪大了眼睛半抬著想要打招呼的手,骂了声“!”,然後转头问边上的人,“那两人怎麽了,发疯?”

    边上的人摇头,“不知道,要不要去看看?”

    孙旭东摇头,手改变路径朝著纸牌去,“算了,不要管他们。”

    杨文轶第一次这麽跑回自己的房间,连房门几乎都是用撞的。

    两人都站在房间里大声的喘气,看著彼此的眼神都有些专注。

    翡林拨开额发,抬手擦汗,片刻,踢掉鞋子,脱去外套和上衣随手扔在沙发上,抬头看了看杨文轶,松开裤扣,拉下裤子拉链之後甩掉长裤。

    “我想洗澡。”翡林说。

    杨文轶看著眼前脱得只剩内裤的人,手指了指浴室方向,“……那里。”

    翡林说了谢转身就往浴室走,留下杨文轶一个人看著甩落的衣服。

    直到浴室响起水声,他才反应过来,打开窗户,脱下沾了血的外套和衬衣。

    走到橱柜边上打开,从医药箱里拿出药水和一些棉签,不知为何,有点心不在焉。

    抬头看了看浴室,突然想到毛巾都在浴室里,这样浑身是汗本无法处理伤口。

    “……”

    只得回到沙发上呆坐著,直到浴室里的水声停止,里面的人围著浴巾走出来。

    杨文轶不自觉的朝浴巾看了看,站起来往浴室走。

    翡林转头看见自己的衣裤已经叠好放在一边,又看了看边上的医药箱,不禁想象了一下刚才那个男人在外面一脸无奈的样子。

    突然觉得有点好笑。

    杨文轶并没有让他等太久,因为只有一条浴巾,所以他是穿著裤子出来的。

    翡林坐在床边上拍了拍空著的床沿,拿过手边的医药箱放在腿上,“先擦药。”

    杨文轶依言在床边坐下来,看他拿出棉签和药水。

    伤口已经洗干净了,翡林一手托著他的手臂,一手拿著棉签涂抹。

    “让它干一……”

    翡林本来想说让它干一下就好,结果一抬头差点撞上杨文轶的下巴,还好杨文轶反应快,往後让了让。

    四目相交,不知为何有些慌张的冲动。

    伸手勾住杨文轶的脖子吻上去,不知道是急於想要确定什麽还是想要急於否定什麽。

    抱著这样矛盾的情绪却也吻得有些激烈,有些不可开交。

    翡林稍稍往後退了退,再次看向杨文轶,“如果你不想……就推开我。”

    把药箱放到一边,试探著伸手抱住对方的背脊,再度吻上有些湿润的嘴唇。

    身体的温度不断升高,热得有些受不了。

    翡林将自己贴过去一些,顺著腰侧到西裤纽扣,只停顿了一下,便快速扯开拉下拉链,将手探进去,指尖轻触揉捏,挑动著对方的欲望。

    就在这一刻,杨文轶动了。

    翡林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重重按在床上。

    杨文轶看著他,微微喘息。

    翡林自下而上定定的看著撑在他上方停下动作的男人。

    看来……还是不行吧?

    也对,刚报了仇,行为总是容易过於冲动和兴奋,说不准刚才到了房间的时候,这个男人就已经後悔了也没一定。

    在那时候说是要带他走……是因为他本来就是责任感很强的人,宁可牺牲自己,也要确保手下的安全,他一直都是这样的。

    放松了紧绷著的身体,翡林了然的笑了,“没关系,不行就算了,我明白的。”

    杨文轶闻言一愣,怔怔的看著躺在身下的人。

    为他抽了第一支烟,为他淋了一场雨,为他报了仇。

    怕他从窗户外面掉下去,怕他是卧底,怕他会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死了。

    努力的让自己活下去,越来越害怕死亡。

    这一切,都是因为躺在他身下的这个男人。

    如果不是他,如果没有他……

    “……你明白什麽?”

    杨文轶说著沈下身体,吻上他的嘴唇,辗转著亲吻。

    紧紧按住他的手臂,顺著下巴、颈项一路吻下去。

    身体里像是要有什麽涌出来一般,使得情绪越来越激昂。

    像是怕他会反抗一般,一手将他的两手抬高牢牢扣住,另一只手顺著腰线一路往下,到浴巾便随手扯掉。

    ☆、入局 43 (h 慎入)

    翡林只觉得身下一凉,很快意识到自己已经被扒光了。

    感受著身上的人有些暴的节奏和偏高的体温,那只手在他身上肆意的游走,略微生涩的爱抚和动作却刺激著他的每一个细胞。

    “嗯…手放开……”

    他想要拥抱他,更多的感受他。

    杨文轶意识到自己太用力,赶忙松开扣住他的手。

    翡林看他有些失措的停下动作笑了笑,伸手抱住他的脖子吻上去,另一只手索著脱去那条碍事的西裤。

    吻得越来越深,肢体缠绕得越来越紧。

    杨文轶凭借著本能用膝盖顶开了翡林的双腿,轻咬著他的耳垂。

    “啊…”翡林颤了颤,绷直了脚尖。

    著他充满力量没有一丝赘的小腹,轻舔他脖子上细长的伤口,手顺著腰腹往下慢慢摩挲著他们不断相互摩擦挺动的欲望。

    血好像瞬间都涌到了那个地方,明明是很生疏,者说是很生硬的抚慰,却给翡林带来极大的快感。

    “嗯…再快一点……”

    忍不住开口寻求更多的爱抚,常年累月练习击变得有些糙的手指抚著那个脆弱的地方,不同於自己的力度都让他有些兴奋。

    翡林睁开眼睛,看著专心手里动作的男人。

    快感越来越强烈,高潮的时候翡林突然产生了一种可能这都是在做梦的错觉。

    杨文轶低头看著手里的白色体,又看了看还在喘息的翡林,偏过头吻上他的大腿内侧。

    “啊……”下意识的就合拢双腿,翡林涨红著脸抓住杨文轶的头发,“别……”

    身下的男人非但没有停下动作,手还顺著大腿部到了口,试图入。

    翡林一慌,收紧了抓著头发的手指。

    “不行吗……”杨文轶感觉到他推拒的动作有些激烈,停下动作抬起头。

    看著男人挺立的下身,但脸上仍然是一副相当克制隐忍的神色。

    翡林毫不怀疑如果他在这个时候说不行,杨文轶一定会收手。

    深呼吸一口,翡林松开手,微微分开双腿,“来吧。”

    杨文轶看了看,低头吻住他的嘴唇,手指才入一点就受到阻力。

    “……等一下。”

    感到疼痛翡林急忙喊停,睁开眼睛看著眼前木讷的男人,“你这样不行,我……自己来。”

    极力分散著自己的注意力,翡林试图忽略下身的异样,开始给自己做扩张。

    其实他也是第一次,本没什麽技巧可言,好不容易等到能入两手指,一抬头却发现杨文轶一直在看他,顿时脸上就跟火烧似的发烫,“我说……你不要这样盯著我看啊。”

    杨文轶似乎有些不解的看著他,让他怎麽也没法再弄下去,只得涨红著脸抽出手指,“进来吧……”

    话还没说完,杨文轶便沈下身体将自己了进去,瞬间所有爆炸般的情绪都好像得到了释放,忍不住稍稍用了点力。

    “啊…痛!”翡林抓著杨文轶的腰,绷紧了浑身的肌,却拼命告诉自己要放松。

    看著身下汗湿的脸,杨文轶紧张的放慢了动作,有些笨拙的挺进。

    进入的过程相当慢,他始终看著翡林的脸,因为疼痛抿紧嘴唇眼角发红的样子,他的喘息和细微的呻吟,他的任何表情都随著自己的动作一点点变化著,有著致命的吸引力,让他迫不及待的想看到更多,得到更多。

    “你动吧。”翡林咬牙伸手抱紧他的背,一点点到臀部。

    很快,疯狂而有力的节奏冲击著他的身体,使他不断的被顶向前,眼前的一切好像都在摇晃。

    压在他身上的男人偶尔发出低沈的喘息声,不断撩拨著他的欲望。

    即便是染上情欲,男人的面目仍然没有一丝扭曲,依然冷峻。

    越来越高的温度,像是要将两人都溶化一样。

    冲撞的速度越来越快,一开始拼命压抑著的呻吟终於破口而出。

    高潮的那一刻,男人脸上带著平时惯有的冷酷,但却灼热又感。

    之後落下来的吻好像怎麽都不够,翡林眯著眼睛不断揉他硬硬的头发,不断的亲吻他,直到就那样睡著。

    杨文轶看著在迷糊中睡著的男人,去浴室拿了热毛巾出来给他做清理。

    躺在他身边,拨开他额前有些汗湿的头发,看著他沈睡时毫无防备的脸伸手替他盖好被子,犹豫了一下,最终伸出手,将眼前的人拥在怀里。

    不管是自己选择的路还是被迫选择的路,选择了就不後悔。

    这种心脏被填满的感觉,好像从来不曾有过。

    直到眼前这一刻,他拥有了他。

    ☆、入局 44(完结,用力撒花)

    “处理了吧?”凌轩程问著正在挑选领带的季非。

    “嗯,已经让人埋了。”季非拿出条纹领带放在西装上看了看,“就这个吧。”

    还好他早就有准备,总觉得这两个人偷偷出去保不准会出岔子,果然,这两人连尸体都不处理就直接高调地一路跑了回来。

    听到孙旭东电话的时候,他有种血含在嘴里没能喷的感觉,反观凌轩程倒是一脸果然如此的神色。

    为此他还觉得是翡林把杨文轶给带坏了,可凌轩程却坚持是翡林让杨文轶变得正常了。

    於是两人“几言”不合,“暴力”相向。

    所以当杨文轶恢复理智一脸急切的从楼上冲下来的时候,被楼下的小弟拦住转告:季先生说事情已经处理了,让我们看见你就拦下来。

    杨文轶愣了愣,随即打了个电话给季非,季非接起来简单的交待了一下,要求他下午三点再过来见他之後便迅速挂了电话。

    对著挂了的手机看了会儿,杨文轶转身回楼上,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从心底感谢季非。

    只是从今以後要对自己的行为更苛刻才行,起码像昨天那样的事情不能再发生。

    回到房间的时候看见床上的人还在睡,杨文轶走近两步看了看他微微开启的嘴唇,不自觉的伸出手触碰。

    睡著的人皱了皱眉,咂了两下嘴继续睡,杨文轶收回手,坐在床边。

    房间里很安静,为了不打扰还在沈睡的人他便一直坐著不动。

    微微的鼾声和惬意的温度让他有点昏昏欲睡,於是他脱去外衣小心的躺下,靠著那团被子闭上了眼睛。

    竟然也很快睡著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翡林已经醒了,而且正看著他。

    杨文轶往後靠了靠,看著近在咫尺的人。

    看了一会儿,还是翡林先笑出声,边笑边甩了甩头发。

    “昨天感觉还好吧?”翡林硬著头皮问完之後看著男人瞬间尴尬的脸,忍不住大笑起来。

    杨文轶看著眼前笑得眼角潮湿的人,微微放松了身体问,“……现在应该不会痛吧?”

    “哈呃…咳咳咳……”没想到他会问得这麽直接,翡林被自己的口水噎著了。

    显然杨文轶并不是想要让他难堪,而是真的担心,这些他心里其实都明白。

    “……没事。”

    咳了一阵,最终还是在男人执著的目光下败下阵来,翡林挑著眉毛稍微动了动身体,调整了睡姿,“那你呢?觉得怎麽样?”

    “……我不知道怎麽说清楚。”杨文轶答。

    翡林看著跟平常一样皱著眉头的男人眼中露出一丝柔软和焦虑的目光,忍不住就伸手掐了他万年冰块的脸,“算了,你还是别说了。”

    看样子,这辈子都不要指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