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八老爷 - 第 16 章节 一挺而入 小八老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轶拨通了翡林的电话。

    “喂,在什麽地方。”

    “在凌轩程家的附近。”

    “晚上六点到赌场来,我在地下室等你。”

    “……好。”

    杨文轶听到对方答应,“嗯”了一声便挂了电话。

    接下来的时间里,杨文轶去了很多地方。

    曾经去过的茶室,偶尔买水果的摊子,跟季非一起去吃过的路边摊,买生活用品的超市,甚至去了他极少光顾的百货商场。

    当然,这个季节里面已经没有卖羽绒服了。

    但不知道为什麽,尽管穿了不过一分锺,现在却还能想起当时穿上去的感觉。

    周围人生鼎沸,而他虽然融入这片背景,却仍然觉得自己是突兀的。

    这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已经存在了将近二十年。

    晚上六点,翡林准时出现在地下室,杨文轶已经在准备身上要带的装备。

    翡林踏进来时正看见他从架子上拿出一副白色手套戴上,见他靠近便微微侧头看他。

    “我给你的枪带著吗。”杨文轶问。

    “嗯。”那把枪从杨文轶给他那天起,他就一直带在身上。

    “先给我。”杨文轶说著伸出手。

    翡林看了看,从上衣内侧袋里出枪交到杨文轶手里。

    “你带上这个,”杨文轶将另一把枪和一个信封放到翡林手里,“如果一会儿发生了意外,你可以用它自卫逃生。”

    怔怔的看著手里的枪和信封,翡林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你到底想干嘛?”

    “别多问,去了就知道了。”杨文轶颠了颠手里的枪,打开枪膛看了看,又放好,“走吧。”

    一路上翡林心里都忐忑不安,下了车发现地点选在一个废弃的旧仓库。

    “等下到里面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杨文轶边对翡林说边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确定对方还没出现的情况下,他看了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走吧。”

    杨文轶带头走近仓库,打开了灯。

    就在灯亮起来的瞬间,有什麽东西朝著面门破空而来。

    杨文轶抬手将翡林挡在身後,另一只手猛得一伸。

    几乎没明白是怎麽回事,翡林就看见杨文轶已经垂下手,顺著指缝,两片刀片落到地上,发出一丁点儿声响。

    这一切让翡林诧异得瞪大了眼睛。

    就因为这样,所以才要戴著手套?

    “去木箱子後面躲起来。”

    杨文轶说著一把推开翡林,他要调动全部的神,集中力应付那个人。

    那个买他来之後将他养大的男人,那个可以说是他老师的男人,也是那个最终出卖他的男人。

    视线片刻没有离开刚才刀片飞出来的方向,杨文轶调整了一下呼吸节奏,凝神。

    片刻,箱子後方走出来一个男人,大约四十多岁。

    他先是朝翡林躲起来的方向看了看,但很快又看向杨文轶,“很久不见,速度变慢了。”

    “嗯。”杨文轶下意识的微微动了动手指,手套已经被刚才的刀片割开了一些。

    “没想到你还活著。”男人淡淡道,“当时罗旭他们没有干掉你,为什麽。”

    “我只是没死。”杨文轶的神色似乎比那个男人的更淡一些,“既然已经来了就少废话,我们就按以前的规矩。”

    “可以。”男人点头,“我看了你留下来的纸就知道,我们见面之後就是你死我活,念在师徒一场,这是我给你的唯一一次机会。”

    ☆、入局 39

    “五发子弹,打完之後丢出手里的枪,”杨文轶淡定的看了看手里的枪,交给对方,“看一下。”

    男人接过枪,打开弹夹看了看,然後将自己的枪交给对方。

    杨文轶快速打开看了下交还给他,“那我们开始。”

    “好。”男人看了看手里的枪,“还是我数三二一?”

    “可以。”杨文轶拨弄了一下袖口。

    气氛开始紧张起来,翡林一直在箱子後面听著,他觉得他似乎有听懂,可是仔细听又觉得没听懂,只是这个瞬间,一股巨大的压力让他连一手指都抬不起来。

    他第一次知道杨文轶身上会散发出这麽凌厉的杀气,那种压迫感即便是他好好的藏著都能感觉到。

    就在翡林思维腾空的短暂瞬间,枪声响起。

    这声枪响蓦地将他所有的思绪拉回,反的抬起身体朝外面看去。

    从他这个角度能清楚的看见杨文轶的身体敏捷的翻滚,往适合隐蔽的地方躲,这样看,那一枪应该是对方开的。

    这麽说起来,游戏规则从一开始就不公平。

    毕竟数三二一的人是能最快知道游戏开始的人,开枪速度显然比听得一方更能掌握,不过从杨文轶躲避的速度看起来,他似乎很习惯了这样的被动和规则,躲起来毫不费力。

    一方面惊讶於杨文轶身体的爆发力,另一方面,对那个男人的举动产生了强烈的不满。

    真是好卑鄙。

    杨文轶侧头朝著刚才他们站立的地方看了看,男人已经躲避到堆起来的箱子後方,以他对他的了解,男人不会安然的等在那里,所以他现在躲的地方已经相当不安全。

    攀上箱子,杨文轶尽可能放轻自己的步子,朝著他滚落时看见男人躲避的方向过去。

    再次爬上一个箱子,敏锐的感觉到对方的气息,微一吸气转过身,抬手开枪。

    视线所及之处,男人一片衣角划过。

    立刻跳下箱子收回手,对方子弹随即跟到,杨文轶堪堪避过。

    对方还剩三发子弹,他还有四发。

    屏息听著周围的声音,杨文轶缓慢却坚定的移动脚步。

    突然耳边听见“叮”的一声响,杨文轶立刻侧身朝著声音来源开了一枪,但也几乎是立刻他就知道自己被骗。

    位置已经暴露,杨文轶快速跑动起来,双手一撑翻过挡在面前的木箱,身後枪声响起,擦过他的手臂,很快见血,但他的动作没有丝毫停歇,边跑边推测著对方移动的轨迹,侧身攀上边上的木箱,身体贴住水泥柱之後立刻开枪防备。

    眼角瞄到对方动作一滞,杨文轶当即跳下箱子,躲到水泥柱後方微微调整。

    对方还剩两发子弹,他也剩下两发。

    那枪即便是击中也一定没能打中要害,现在看来男人虽然年纪大了,运动神经却并没有退化,但如果是体力……

    微微抬手擦了擦额头,杨文轶发动第二次主动进攻,中间间隔时间越短体能消耗就越快。

    不给对方喘息的时间,他就有赢的可能。

    再次移动自己的位置,观察著四周对方可能停留的位置。

    在刚刚一击之後似乎就没有任何响动,如果判断的没错,他应该还在那里。

    翡林看著杨文轶试图选择隐蔽路线靠近,每一步都好像踏在他心上那样,带动著他所有紧张的情绪。

    他现在才知道自己跟杨文轶的差距,相差零点几秒的判断力可能就会丧命。

    他的肌开始控制不住的颤抖,那种冰冷可怕的杀气,没有多余动作的行为,把自己的身体当成盾……这一切都刺激著他的神经。

    尽管平时他们都会开枪杀人,可是今天的杨文轶跟平时的感觉差得太多,像是高度的器械一样的运作著。

    他慢慢有些明白季非想告诉他什麽。

    而且,他终於知道杨文轶的左手很厉害,甚至比他的右手反应更灵敏,更迅速。

    枪声再次交替响起,杨文轶一个趔趄从箱子上方落到地上,但很快又腿脚发力将自己隐蔽起来,身後子弹破空而来,擦过他的发梢打进水泥柱里。

    地上已经开始有血的痕迹,不光是他的,所以对方也一定受伤了。

    几秒锺後,对方丢出手里已经打空的枪。

    还剩下一发子弹,干脆拼了。

    杨文轶吸了一口气站起来,慢慢靠近对方。

    尽管对方手里已经没有枪,但是什麽东西在他手里都会产生杀伤力,不容小觑。

    再次攀上面前箱子,杨文轶微微侧过身体。

    但没想到对方竟然就这麽从黄沙袋後面走出来,看著他站立的方向。

    杨文轶反的抬手开枪,却见对方突然一跃而起,扑向翡林躲藏著的地方。

    硬生生的牵动手腕改变了方向,最後一颗子弹因为这个意外,落空。

    ☆、入局 40

    杨文轶看著对方一手制住翡林的手臂,一手扣住他的脖子,从箱子後面慢慢走出来。

    “你带过来的人很没用嘛。”男人微微笑著,“竟然在发抖。”

    没有回答,杨文轶趁他说话的时候将手里打空的枪扔了出来。

    翡林看著那把杨文轶从他那里借走的枪滑落到自己跟前。

    他没法动,刚才一瞬间男人扑过来的速度和力量让他只来得及站起来,刚抬手抵挡手臂就被扭住,紧接著喉部就传来一阵剧痛,将他的声音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咙里。

    “他是不是从来没见过你这个样子?”男人仍然淡淡的说著,“你从前怎麽生活他并不知道吧。”

    “我们之间的事情跟他没有任何关系,”杨文轶站在那里,任血顺著手指滴落,“放开他,我们继续。”

    “既然是没有关系的人,为什麽带他过来?”男人眯起眼睛,直直看向杨文轶,“最後一枪,你可以打中的。”

    杨文轶看了看被对方制住的翡林,“放开他。”

    “把在意的东西带来这里,这是让我像从前一样帮你毁掉吗。”男人舔了舔嘴唇,露出扣住翡林脖子的小指和无名指之间夹著刀片,“从小到大你都没变,总想著在一些不公平的情况和条件下追求所谓的公平,所以你没法变得跟我一样利用身边一切所有可利用的东西。”

    杨文轶的视线再次落到翡林身上,他能从他的眼神中读出无措。

    他看著他,放松了身体。

    现在翡林该明白了吧,从一开始就不能在意他的理由。

    那次他拒绝他,看著他离开之後,一动不动的站在雨里淋了很久很久。

    因为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只要面前的这个男人不死,他就一天不得从过去解脱。

    他冰冷的意识,他疯狂的行为,还有他的左手。

    即便是统统封存也可能会在相遇的某天突然苏醒过来,从而伤害到他。

    “我输了。”杨文轶说著,微微抬起了手,“放开他吧。”

    翡林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过杨文轶,他看他抬起手,他说他输了。

    如果他不在这里,他不会输。

    是他自己硬要跟来,却成为被威胁的对象。

    这个在对方手里发抖的人到底是谁,是自己吗?

    而站在他面前的这个男人带给他的真的只是眼前自虐般的恐惧?

    这一切,都不对。

    如果想要并肩而行,如果想要在一起,他不该这样被扣在别人手里。

    他这个样子,简直是个窝囊废。

    杨文轶看翡林低下了头,发丝遮盖住眼睛,但是嘴角却慢慢牵起笑容。

    心里突然觉得不妙,想要开口却迟了一拍。

    翡林突然将脖子迎向刀片,趁对方往反应不及的瞬间抬起手用力往後一顶,感到脖子一热的同时转身反扣住对方的手臂往下一推一扣,标准的擒拿术。

    没想到一开始一直在手里微微发抖的人会突然发难,手被扣住的瞬间刚要抬腿,下巴已经被枪抵住,另一只握著刀片的手被架住撑在身体外侧。

    “你这是干什麽?”男人笑问。

    “你凭什麽觉得这麽多年过去我会保持不变。”杨文轶竟然笑了,保持著单膝著地的姿势,眼中带著明显的嘲讽,“知道为什麽在你说话的时候扔出枪吗?”

    男人讶异的张了张眼睛,又重新眯起,“干得不错。”

    没错,枪里是五发子弹,但是杨文轶身上还带了一颗。

    在把枪扔出去之前,他迅速将那颗子弹装了进去。

    但如果是没有声音的情况下,凭眼前男人的这双耳朵,恐怕能听出掉在地上的不是空枪。

    所以特地趁著他说话的时候,扔出了枪。

    翡林一动,他便顺势就地一滚拿起了刚才扔在男人跟前的枪。

    这个变故仅仅发生在几秒之内,

    快、狠、准。

    “还有什麽想说。”杨文轶自下而上的看著男人,“傅竹节。”

    “当年因为太相信罗旭才会没有亲自验证你的生死离开了这里,”傅竹节轻笑,“既然没能斩草除,现在也没什麽好说的了,死在你手里倒也不差。”

    杨文轶点了点头,随即看向翡林,“退後,闭上眼睛。”

    翡林看了看杨文轶,依言闭上眼睛。

    而几乎是他闭上眼睛的瞬间,枪声响起──

    杨文轶选择了让这个人痛快的死,但因为子弹从下巴打进,从後脑勺贯穿而出,所以尸体会变得相当恶心。

    这便是他最後的报复了。

    翡林睁开眼睛擦了擦脸颊,朝著躺在地上的人看了一眼便迅速移开视线,转而看著站在离他几步远,脸上血汗交错的男人……著脖子後退了一步。

    ☆、入局 41

    “结束了。”杨文轶看他往後退了一步,边说著边不自觉的往前走了一步,而他踏出一步的同时,发现翡林再一次往後退了一步。

    杨文轶看了看自己的脚尖,不再往前。

    翡林看著眼前仍然面无表情的男人,开口道,“你说事情结束之後无论我问什麽都告诉我,是因为你知道你活著回来的可能很小吗?”

    “我没有百分百能赢的把握,哪怕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希望,也有可能死於百分之一。”

    杨文轶说完将手里的枪放进口袋,许今天之後,翡林已经不会想要这把枪了。

    “你刚才都在想什麽?”翡林强迫自己看著他的眼睛。

    “在想怎麽让他死。”杨文轶答。

    翡林咬牙再次垂下头。

    杨文轶看著被发丝遮住的睫毛,不自觉的捏紧了五指。

    沈默中,翡林觉得自己的情绪好像就这麽缓缓崩溃了,“不要再这这样了!”

    因为刚才的生与死,刚才的复仇,刚才内心的恐惧……刚才的所有。

    声音因为喉咙受伤而有些嘶哑,杨文轶心里一怔,看著对方湿润的眼眶。

    “不要再这样了……好像别人的命都很珍贵,而你自己就算是死了都没有关系,那种随时可以将自己放弃的感觉,太可怕了。”

    翡林边说边摇著头,像是要把什麽驱逐出脑海一样。

    对,就是这种感觉。

    他刚才止不住的颤抖,原因就在这里。

    并不是恐惧杨文轶的复仇,而是恐惧他这种好像随时都可以死的心理。

    杨文轶看著眼前的人,往前走了一步。

    翡林下意识再次往後退了一步,却发现背已经抵在了木箱上,再没有一点缝隙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