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八老爷 - 第 14 章节 一挺而入 小八老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杨文轶发动车子问,“往哪里。”

    “西郊外河堤。”翡林说。

    杨文轶不再多话,掉了头往河堤开去。

    “你这样带我出来,不怕回不去吗。”

    郑问青侧头看著握抢始终没有片刻松懈对准他的翡林。

    翡林抬手朝他脑袋上一砸,顷刻见血,“闭嘴。”

    对方眉头都没皱一下,摆摆手表示不再开口。

    杨文轶见状再次踩下油门,加快车速。

    ☆、入局 32

    车停在西郊外河堤边上,杨文轶率先下车打开郑问青这边的车门。

    翡林跟著郑问青,枪往他腰上顶了顶,“把手放下,往前走。”

    郑问青了下被砸伤的额头,放下手,往河堤边走。

    杨文轶看了看四周,发现有一对情侣在很远的地方搂著聊天,出声示意翡林,“再往里一些。”

    翡林顺著杨文轶的视线看了看,带著郑问青往里走了一些,彻底挡住了那对情侣可能会碰上他们的可能。

    “你究竟有什麽事要问我。”郑问青看著眼前的河水微微眯起眼睛。

    “为什麽要杀了我爸。”翡林直接问。

    他爸爸的同事告诉他,他爸是因为被歹徒击中要害,送到医院来不及救治才会死亡。

    但他不会忘记当时找了多少关系才看见他爸明显被河水泡肿的尸体照片是怎样的一种撕心裂肺的心情。

    他只能不断的通过自己的方式去寻找他爸死亡的真相,终於在那次有人喝醉了酒不当心说出了他爸死亡的关键。

    原来自己崇拜的父亲不是普通警察,是卧底,死於非命。

    知道真相的他想要继承父亲的遗志,去卧底报仇,却被上司驳回。

    理由是,他不适合。

    无比悲愤的情况下,他越发激进的调查,在没清楚是哪个帮派之前,却先巧合的发现自己的上司竟然跟黑帮有所勾结。

    证据还没到手,对方就先一步逼迫他,让他“自愿”离开了警察队伍,变得走投无路。

    痛定思痛,他不顾小胜的劝阻,只能在抛弃了警察身份的情况下,投入到凌轩程门下。

    尽管不甘愿,但对当时的他来说,除了白便是黑,眼中容不下半点灰。

    他只想替他死去的父亲报仇。

    “你父亲是谁。”郑问青问。

    “被你杀死的卧底。”翡林看著他,本以为自己会愤怒不堪,却不料冷静得像是置身事外的旁观者,“来,告诉我,作为卧底的你,为什麽杀死同样是卧底的警察?”

    “你是梁辉的儿子?!”郑问青仔细的看著对方的面容,眉眼确实相似。

    “原来他的假身份叫梁辉。”翡林咬著这两个字嘴角发苦,“我要知道理由。”

    “确实是我开枪杀了他。”郑问青点头神色复杂,“我是後来被派去支援你父亲的,但那时因为他已经暴露,如果当时我不开枪杀了他,我怕你父亲会受不住把我供出来,让我跟著一起死。被逼著开枪杀死同伴,消除对方对自己的怀疑……我是不得已才会这麽做。”

    “王八蛋!”翡林瞪大眼睛看著郑问青,情绪终於开始不受控制。

    “……很抱歉,当时我经验太少,和联社说他们手里有证据,因为这样怕牵连自己,所以开了枪,并安慰自己这样你父亲可以少受折磨,把你父亲打死扔河里之後……我也受了惩罚,可笑的是,之後我才知道本没有什麽确凿的证据,只是怀疑。”郑问青放松了皱紧的眉,沈重的吐出一口气,“我知道他有老婆儿子,却因为不知道他的真名找不到人来补偿些什麽,现在……终於能说出来了。”

    这一切让站在一边的杨文轶很诧异,他原本以为郑问青不会这麽简单承认他的卧底身份,没想到居然这麽简单就回答了翡林。

    似乎是知道杨文轶的想法,郑问青坦言,“不用奇怪我会这麽坦白,刚才过来的一路上我已经想明白了,你们会这麽做必然手里已经有了确切的证据。梁辉一直是我心里最大的一块疙瘩,如果放到现在我相信我完全有办法应付,说不定两个人都会得救,而我却太过轻易的杀了他。我曾经对自己发誓,如果他的亲人找到我,我一定会给他们一个交代,我希望你一定能听我说完,当是忏悔也好。”

    翡林沈默著,握著枪的五指用力到发抖。

    杨文轶知道他在很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於是他往旁边走一步,靠近他,跟他并肩而立。

    翡林侧头看了杨文轶一眼,深吸一口气,咬紧了牙。

    “刚开始被选为做卧底的时候,一心想著正义,想著为国家为人民,嫉恶如仇。但是我慢慢接触到了太多我之前以为我一辈子都看不到的金钱和权力,还有身边一些人的忠诚,他们为了我、为了生活、为了赚钱冲锋陷阵失去命……我变了,我不再是一个好警察,我的内心充满矛盾和痛苦,开始每晚每晚的煎熬。”

    郑问青看著远处河水里的小船只,“我想到你的父亲,突然死了……什麽都没有,什麽都不能公开,叛徒和卧底的身份,能换来的可能只是致命一枪和冰冷的河水。我知道我的这些想法是错的,却仍然矛盾,一边给警方提供细小的线索,一边不要命的从和联社获取权力和金钱。”

    “那是种很想求死却又不断想要挣扎的心情,一方面希望有人能结束我的生命结束我的煎熬,另一方面又不想放弃现在所拥有的权利、地位和金钱,我开始想,如果我不是警察那该多好……我已经越来越无法忍受这样的自己,快要分裂了。”

    “很快就不用挣扎了。”杨文轶沈下脸,“你对两边都无法忠诚,该下地狱去忏悔。”

    ☆、入局 33

    翡林转头看著突然出声的杨文轶,突然警醒过来。

    不得不说,刚才他的情绪已经被郑问青的话左右,被杨文轶突如其来的一句话阻断了一些不必要的情绪。

    定了定神,翡林的心再次静下来。

    “警也好,匪也罢,都为忠诚,不论在哪个阵营,都不能动摇。”杨文轶抬起左手,枪口对准郑问青,“善与恶本来就只有一念之差,我们在世人眼中是恶,而你这样失去信念的警察,更可怕。”

    “你说的对。”郑问青点头,“逃不过权利和金钱诱惑的警察,没资格谈忏悔。”

    “最後一个问题,合夥人发给我们的货,经过你二道手的时候,是不是加了量。”杨文轶问。

    “是,线人说知道了你们确切的交货地点和时间。”郑问青承认。

    “很好,该说的都说了,”杨文轶侧头看了眼翡林,“季非带著孙旭东去了和联社,这会儿应该已经将你的底细都跟上任大佬的儿子交代清楚,你没有退路了。”

    郑问青的视线落在翡林身上,“我可以知道你父亲的名字吗?”

    翡林挣扎了一下,最终看著他的眼睛,“翡阳,太阳的阳。”

    “你的父亲是个好警察,他在被我打死之前除了否认,什麽都没说。”

    郑问青著流血的额头侧过身,挺起膛,向著河水抬手敬礼。

    杨文轶微微吸了口气就要扣下扳机,翡林突然伸手握住他的手腕。

    凉风吹过握著枪的手,穿过指缝,穿过心里层层叠叠的裂缝。

    “让我来吧。”

    话音刚落,翡林抬手就是两枪。

    站在不远处的人闷哼一声,跪倒在地。

    “这样好吗。”杨文轶看著被连续两发子弹打中右腿的郑问青。

    “就像你说的,他没有退路了。”翡林放下枪,松开握著杨文轶的手,“他会得到他该有的报应。”

    “你心太软。”

    杨文轶说著放下枪,看著对方的血流淌到地面上,然後顺著地面的缝隙蔓延开。

    翡林沈默著没有出声,其实这三年时间他也有受很多心理煎熬的时候,但最终都挺过来了。

    为什麽就这样放过他,可能那是因为他也违背了自己父亲的愿望,虽然是为了报仇。

    “走吧。”杨文轶率先走出一步,侧头看了眼还站在那里的翡林。

    “你不为死去的兄弟报仇?”

    翡林看向杨文轶,目光中含著很多他自己也不明白的情绪。

    杨文轶看了郑问青一眼,视线与翡林再度相交,“不用,他会死得很惨。”

    当天深夜,郑问青被人乱刀砍死在街头,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血模糊断气已久。

    江湖依然腥风血雨,但这场恩怨纠葛就此了结。

    “你昨天这是干什麽。”季非看著站在他面前的杨文轶,“放在眼前的仇人,为什麽不当场就杀了他。”

    孙旭东瞥了杨文轶一眼,“季……”

    “你闭嘴,我问的是他。”

    “是。”被打断的孙旭东点了头站到一边,完蛋了,这次季非真的发怒了。

    “要不是我後来打电话告诉和联社人在哪里,他很可能会被警察带回去。”季非盯著不发一言的杨文轶,“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

    “对不起。”

    “你这几天说的对不起比过去几年还多。”

    “……对不起。”

    见杨文轶还是不开口,季非轻笑著沈下脸,“很好,不愿解释是吧,孙旭东,去把人关起来,从今天起,他要不肯开口就不准放他出来!”

    “这……”孙旭东一急,边扯著杨文轶衣服使眼色边喊,“你到底是怎麽回事,你倒是说清楚啊!”

    季非斜视著站在那里的两个人,等待片刻杨文轶还是没有开口,“孙旭东!”

    “我保证没有下次。”杨文轶突然说。

    “你要拿什麽作担保。”季非问。

    四目相交,杨文轶毫不迟疑的开口,“我的命。”

    “……孙旭东,把人带下去,关起来反省。”季非转过身,“现在就去。”

    看著人被带走,季非出烟点燃,一支快抽完,孙旭东敲门走了进来。

    “关好了?”季非问。

    “嗯。”孙旭东点头,“季非,会不会是因为……”

    “不会。”季非摇头掐灭了烟,“他不是会在那样场合不开枪的人,问题还是在翡林身上。”

    “你是说……?”

    “嗯。”季非又拍出一烟放进嘴里,“大概就是你想的那样。”

    ☆、入局 34

    曾经季非对他说过,不管他为谁做事,命都是他自己的,一定要好好保管。

    如果当有一天发现自己因为某些原因已经无法好好保管的时候,可以交给他接手保管,至於原因他必不追究。

    杨文轶坐在地板上看著自己的左手。

    有点难以想象今天放郑问青走这样的事情像是他做出来的事。

    回来的一路上,翡林和他都沈默著,直到季非电话打来询问情况。

    翡林问他要不要紧,他说没关系,然後两人再次陷入沈默。

    他知道翡林当时的心情一定很复杂,他替他说出那些话,他想替他开枪打死他。

    但那时他们视线相交,他隐约感觉到,如果当时开枪杀死了郑问青,翡林可能就跟著一起毁了。

    但是他今天因为翡林阻止而没有开枪杀死郑问青,他已经失格。

    在一种“凭感觉杀了郑问青翡林会毁掉的可能”和“理智和经验判断下应该开枪”这两者之间,他选择了“可能”。

    他明白这已经成为致命伤。

    既然如此,他只能把命交给季非保管,这样才可以在以後的日子里不做判断不顾一切的去拼命。

    让自己成为枪,者成为枪靶。

    从今天开始,他的命不再是自己的,那麽也就意味著他抛弃了最後的负担。

    敲门声响起。

    凌轩程抬头,就看见翡林穿著便装走进来,手里还抓著两个杯子,“喝酒吗?”

    “好啊。”凌轩程转身打开酒柜,挑了瓶红酒,“喝这个?”

    “嗯,好。”

    翡林看著凌轩程拿出开瓶器,拔出木塞子,溢出淡淡酒香。

    “不知道为什麽,报了仇之後没有畅快的感觉,反而觉得很空虚。”喝了几口,翡林握著酒杯,“他这麽草率的杀了我爸,但在最後关头,我竟然没法向他开枪。”

    “你心太软。”凌轩程坦言,指尖轻敲桌面,“你很怕自己会杀错人,撇开我们做的事的对错,只要有确切的消息者明确知道对方是敌人的情况下,你杀人的时候不会犹豫,但只要是产生了‘可能’‘许’这样的因素,你就开始害怕自己会错杀。”

    “我……不知道。”翡林摇头,晃了晃酒杯,“杨文轶也说过我心软,但是对於从前做出的选择,我承认我有挣扎但并不後悔。”

    “人都是矛盾的,关键最後做出的是怎样的决定,”凌轩程将酒含在嘴中细细品了品,“就拿我和季非来说,我们立场都很坚定,宁愿错杀一千也不可放过一个,作为决策者,这点你显然办不到。”

    翡林低著头喝了口酒,算是默认。

    “本来杨文轶也跟我们是一样的人。”凌轩程突然话锋一转,脸上神色有些莫名调侃的意思,“这次他顺著你做出这样的决定,季非肯定气炸了。”

    “不会吧……”翡林抬头瞄了凌轩程一眼,“他跟我说没关系。”

    白天在父母的墓地前坐了很久,给父亲敬了烟敬了酒,给母亲买了束白玫瑰。

    父亲死後不久,母亲就开始抑郁,最终病重去世。

    虽然报了仇,但失去的人最终还是不能回来,当初一心想要报仇的念头渐渐化为空虚,许他一直追求的只是一个事情的真相。

    他突然又想到那个想要替他开枪的木头男。

    说不定这个男人真的比他自己还要了解他,所以才会在那个时候说了这样话,做出这样的举动和决定。

    当时在车里心情没法平复,所以没办法思考太多,现在想来真是挺诧异的,从来不多话的人在那种场合下说了这麽多,而且每一句都在点子上。

    再交换立场想一想,他背脊一凉,突然觉得杨文轶可能要糟了。

    所以回来不久就直奔凌轩程这边想打听点消息,没想到却也被凌轩程看穿了。

    “翡林,有个问题我希望你凭本能回答我。”凌轩程放下酒杯,双手交叠放在腿上,“如果那个时候你开枪杀死了郑问青,者说杨文轶在你面前开枪杀死郑问青,你现在会不会觉得很痛苦。”

    “……”翡林有些迟疑的看著凌轩程。

    会不会?……是会,还是不会。

    郑问青跟父亲一样是卧底,但他跟父亲不一样,他最後动摇了决心,可许……

    “我已经知道答案了。”

    凌轩程点头微笑,再次拿起酒杯,“所以杨文轶才做了那样令他倒霉的决定。”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