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八老爷 - 第 7 章节 一挺而入 小八老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场子里依然很喧哗,不过是几个月却像是隔了几年一样,一时间有点不适应。

    “回来啦,睡一觉倒个时差。”孙旭东拍了拍他的肩膀,却发现他神游似的看著场子,“喂,你神色不大对啊。”

    “应该是时差关系。”杨文轶拉著行李往楼上走,“拜托你了,今晚我想好好睡一下。”

    “没问题,这里我看著就好。”孙旭东边答应著边吩咐人到楼上守著。

    一种浮躁的情绪,说不上来是为什麽。

    这种情绪在洗了澡躺在床上之後依然没有缓解,让他有些无措。

    身体叫嚣著,有各种欲望爬上来分割拉扯著他的身体和思想。

    杨文轶闭上眼睛想了想,侧过身开始自慰。

    越来越快的套弄和预想中的高潮,什麽都想,又好像什麽都没想。

    整个过程几乎没有一点声音,甚至连身体姿势都没有改变。

    拿出纸巾将手和身体擦干净,他再次闭上眼睛。

    活著,还活著。

    ☆、入局 10.5(剩下的0.5)

    尽管想睡得久一点,却只睡了六个小时就被梦惊醒了。

    一身冷汗,背部隐隐疼痛。

    杨文轶伸手了,尽管知道这不是真的疼,但这种疼痛感却会束缚缠绕他一生。

    下床,洗澡,换衣服,下楼。

    前阵子季非和他都不在,孙旭东一定挺累的,他必须快点过去和他交换才好。

    进场子之後被人告知孙旭东在里面的小房间,於是他又去小房间,孙旭东正坐在电脑前看邮件,愁眉不展。

    “怎麽了。”杨文轶转身关上门。

    “哦,你来看看。”孙旭东让开一些好让杨文轶过来。

    杨文轶坐在电脑前看了一会儿,慢慢皱起眉头。

    “你怎麽看?”孙旭东边问边点了支烟。

    “……既然季非决定了,”杨文轶将肩膀微微放松,“那就这样。”

    孙旭东喷出一口烟,刚要开口,就听杨文轶又接了下去,“我知道你在担心什麽,但合并之後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势力会扩张,从长期发展来说是有利的。”

    “你说的我明白。”孙旭东换了换夹烟的手,“好吧,反正谁都没想到季非和凌轩程会发展成这样,不合也说不过去,相信兄弟们也会理解。”

    “嗯。”杨文轶站起来走过孙旭东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船到桥头自然直,我出去看一看。”

    “嗯……诶?!”孙旭东抬手一把挡住杨文轶,急忙喷出嘴里剩下的半口烟,“你怎麽不多睡一会儿。”

    “够了。”杨文轶拉了拉袖口,“睡太久不舒服。”

    “怪物啊。”孙旭东又抽了两口拧灭了烟,“既然这样……我靠一会儿,你累了来叫我。”

    “嗯。”杨文轶打开门走了出去。

    上午几个小时很快就过去,手下几个兄弟见到他都说他脸色不好劝他去休息。

    杨文轶想了想,反正现在是最安全的时候不如到房间里去坐一会儿,刚这麽想就听见门口有些骚动。

    “杨哥,门口来了个人说要找你,兄弟们认出是凌轩程的人,要不要我们……”

    “不用。”杨文轶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去看一看。”

    ☆、入局 11

    蓬松的头发,仍然吊著的石膏,几小时没见这人很快就神焕发了。

    有时候杨文轶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每天都在吃兴奋剂。

    翡林站在那里,“凌轩程叫我来的。”

    他边说边上衣口袋,身体的几个兄弟几乎是立刻举枪对著他,却看见他似笑非笑的从口袋里出一张纸,“喂,a4纸而已,你们老大的。”

    杨文轶示意周围的人放下家夥,从翡林手里拿过那张a4纸。

    打开看了看,果然是季非写了之後扫描邮件过来又打印出来的,内容很简单,无非是告诉他翡林先来这边熟悉一下,等他回来之後他和孙旭东也得去青云帮那里呆一段时间相互了解。

    信的关键是他和凌轩程还要晚一些才回来。

    另外……

    “相信你们能跟兄弟们解释清楚,等我们回来会正式开宴庆祝。”

    “咳咳……”杨文轶略微清了清嗓子,尽管他内心十分尊重季非,但是看到这封信他忍不住觉得有时候这人真的挺混蛋。

    孙旭东从房间里出来顺手拿过杨文轶手里的信纸看了看,一句娘就这麽骂了出来。

    杨文轶看看站在那里的翡林,又看看孙旭东,顺理成章的留下一句“你解释一下”然後转身走了,留下反应慢了一拍的孙旭东一个人在那里跳脚。

    “咳……据季先生的意思,我们跟青云帮和解了,之前那些都是误会,以後青云帮的兄弟就是我们的兄弟。”孙旭东一边在心里骂娘一边大声道,“这位翡先生大家应该都认识了,他会在这里呆几天,各位兄弟多照应著些,别让自家兄弟感觉不周到了。”

    “是。”下面的人应著,但显然有些人没明白是怎麽回事,不过这事情也只能慢慢磨合。

    季非和凌轩程还真是给他们摆了个大摊子。

    翡林找到杨文轶的时候他正在看监控录像,“这些事也需要你来做?”

    “不需要。”杨文轶抬起视线看了他一眼,“住这里还是回去住?”

    “住这里方便吗?”翡林问,“来回是比较麻烦。”

    “这里没房间了,隔壁那幢楼上有一间。”

    杨文轶突然觉得自己多事了,但话出口也不好收回来。

    “就住隔壁也可以。”翡林愉快的笑了笑,“我收拾一下,一会儿方便的话你带我过去?”

    “可以。”杨文轶点头答应。

    这边是会所,隔壁是赌场,就安全来说赌场的安全反而会更好一些。

    然而等翡林简单的整理了一些衣物过来这边的时候却被告知杨文轶外出,最後他是由孙旭东这边的一个小弟带著去了房间,因为心里还有些芥蒂,一路也没说什麽话。

    将他带到房间,那小弟留下一句“没事别乱跑”就自顾自走了,以至於那一下午他也没能做什麽,再次见到杨文轶的时候已经过了吃晚饭的点了。

    杨文轶走进房间,环顾了一圈,“换一间房间。”

    翡林抬手伸个懒腰,四下看看,“为什麽?”

    “没什麽。”杨文轶抿了抿嘴唇,改口道,“走吧,跟我去场子里。”

    “好。”翡林了鼻子,顺手拿起外套。

    要说熟悉环境,其实他们的赌场和会所的确是差得不多,翡林转了几圈大致上就明白了,而且以前凌轩程带他们来这边玩过,大致上什麽情况还比较清楚,关键还是要多了解人员配置。

    但翡林也知道这种事情急不来。

    凌晨回到住的地方,洗过澡躺到床上,才闭上眼睛一会儿就听见风从门缝里钻进来的声音。

    翡林挣扎著从床上爬起来开灯,想看看是不是门没有关紧,结果却发现声音是从一个柜子後面发出来的。

    把柜子移开一些,能看见一扇很矮的门,那门上面的销是那种相当老式的款。

    好奇心上来,干脆拔开销打开了门,面前是个向上走的楼梯。

    不知道会发现什麽。

    弯著腰,小心翼翼的往上走了几格之後发现可以直起身体了,再往上走几步又是一扇门。

    手握上门把,转动。

    铁锈相互摩擦,门很轻易的就打开了。

    只可惜翡林刚把头伸出去就被东西顶住了太阳。

    他只能抬起双手,慢慢从里面走出来站直。

    很美的小天台,有许多盆栽。

    天气很好,能看见星星,很多很闪。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木头站在另一边房子的屋顶用枪顶著他的脑袋。

    两幢房子的间隔很小,一抬脚就能跨过来。

    “请问可以先把这玩意儿放下吗?”翡林慢慢转过头朝男人笑,“走火了可不太好。”

    ☆、入局 12

    迟疑了一会儿,杨文轶放下枪,“抱歉。”

    翡林看他回过头去,一时没能看清他的表情,“这麽晚不睡?”

    边说著边从这边的天台跨到对面杨文轶站著的屋顶上。

    “这就去了,”顺了顺头发,杨文轶转过头看他,“你不要跟来。”

    吃到闭门羹,翡林也很识趣的应了一声站著没跟过去,直到杨文轶打开窗户跨进去翡林才转过头。

    今天晚上月亮很亮,翡林盘著腿在屋顶上坐下来。

    风不算太大,很安静。

    坐了一会儿眼前慢慢有些迷糊,於是他干脆躺了下来。

    什麽都不想特别舒服,以至於不知不觉中困意袭来,他也就这麽睡著了。

    翡林不是冷醒的,是被阳光晒得不行才睁开了眼睛。

    被子盖得全身好好的,有些纳闷的动了动身体,随即被搁得不行,全身都酸溜溜的。

    不过……

    捏了捏被子,好不容易坐起身,翡林一手将被子叠了叠困难的抱在手里,刚要站起来开窗窗户就自己打开了,反应不及的翡林被向外推的窗户碰到,往後退了一步。

    “醒了就下来,”杨文轶刚要抬脚却看他站稳了,但仍然是抱著被子一副没搞明白状况的样子,“有人来找你。”

    “哦。”

    翡林看杨文轶已经转身走开,想走快些,不想身体反应却有些迟钝,後面跨上去的那只脚没抬到合适的高度,脚尖绊在了窗户沿上。

    杨文轶只听见身後短促的喊了一声,回头就看见抱著被子一头栽下的翡林。

    想到他打得石膏,杨文轶皱起眉头将人从地上抬起,“手怎麽样?”

    “……没事。”

    翡林边说著边要去拿被子,被杨文轶挡下。

    “这个我来。”杨文轶抱起地上的被子,“你先去楼下。”

    “好。”翡林了打著石膏的手臂,有些匆忙的往楼下走。

    下到二楼意外的碰到了孙旭东,孙旭东看看他,又看看楼上,“你为什麽会从上面下来?”

    “我在屋顶上面睡著了。”翡林想了想,“我从对面的天台跨过来……”

    孙旭东挥了挥手打断他,“人带到里面房间了,倒数第二间。”

    “谢谢。”翡林擦了两下脸飞快走了过去。

    了下巴,孙旭东留在楼梯口站了会儿,很快看见杨文轶从楼上下面。

    “那小子怎麽跑去你房间了。”

    杨文轶愣了愣,“他睡在屋顶。”

    “哦~”孙旭东点头,边走边用路人都能听见的声音自言自语道,“他为什麽不在自己房间里睡,要跑到你房间外面走廊的屋顶上睡?而且……就算是对面那个房间也好久没住人了吧~”

    杨文轶看了看站在两边显然是在听八卦的人,未置一词,面无表情的跟在孙旭东後面下了楼。

    “明天晚上我会晚些回来。”几个小时後,翡林找到杨文轶,找了把椅子在他面前坐下来,“有批货要到,交货地点、时间都安排好了,凌先生不在,我……”

    “不用跟我说得那麽详细。”杨文轶擦著枪的手停了停,也打断了他的话,“虽然我们合并,但这些都不用告诉我。”

    翡林点了头,“我先走了,去准备。”

    杨文轶应了声,突然又说,“等一下。”

    看他把手里的枪抛过来,翡林伸手接住。

    “你的枪准星有问题,这个借你。”

    “好。”翡林看了看手里的枪微微笑起来,“谢谢。”

    “嗯。”杨文轶站起来拉开房间的窗帘,屋子里一下子亮起来。

    “我先走了。”

    翡林转身开门,背後的男人没有出声。

    但是……看了看手里的枪。

    cz 85b,准度高,适合左手使用。

    真是个有意思的人,虽然格烂了点。

    翡林把枪收好,心情愉快的走出了黑龙帮大门。

    隔日晚十一点,翡林按照约定出现在码头。

    据兄弟传过来的信息说今晚刚接任和联社不久的大佬也会跟著一起出现,他记得对方应该是个刚过三十的男人,姓郑。

    码头的风有点大,打著石膏的这边手不由紧了紧。

    远远已经能够看见船只靠近,据约定打了事先说好的信号,翡林开始提醒兄弟们提高警惕。

    船慢慢靠上岸,手下的兄弟开始卸货,将东西搬上车。

    翡林眯起眼睛看著由合夥人带著过来长得十分正派的男人。

    “突然拜访有些冒昧了。”

    翡林笑了笑伸出手,客气而又生疏道,“郑先生太客气了,只是刚巧凌先生不在,恐怕招待不周。”

    第六感作怪,使他本能的想与眼前的男人保持距离。

    男人眼神微闪,随即笑了起来,“那太不巧了,希望下次有机会能见一见凌先生。”

    “您的意思我一定会转……”

    声音戛然而止,沈默两秒,翡林立刻喊道,“立刻撤离!快!”

    由远而近的警笛声──

    “带郑先生上船!”翡林镇定道。

    手下兄弟已经掉转身上车,幸好货已经全部在车上,只要快些离开那麽就算警方找到船只也没有任何证据。

    “後会有期。”翡林说完关上了车门,车子立刻驶离。

    看著後方码头一片顶灯闪烁,翡林有些沈默。

    “翡林,前面!”

    车开出一段,开车的男人突然大喊。

    翡林皱眉看著前面停在路中间的警车。

    只有一辆,但警员已经下车摆出击动作。

    他始终尽量避免跟警方起正面冲突,但是……

    沈闷的声响,子弹击中挡风玻璃,防弹玻璃裂。

    翡林知道下一颗子弹就是瞄准轮胎了。

    ☆、入局 13

    “别停下,冲过去。”边说边打开左边车窗,将手伸出窗外朝打开的车门开了两枪。

    没想到那个警察躲避不及被击中倒了下去。

    翡林却在这一刻突然瞪大眼睛──

    “停车!”变了调的声音让前面开车的人立刻踩下了刹车。

    “你们先走!”

    打开车门跳下车,翡林见车里的人还要阻拦立刻打断了他,“听我的!我手里没货,进去也不过是两天就出来了,你们先走!”

    “!”车里的人不知道发生什麽事,事关重大,只得咒骂一声立即开车离开。

    自家的车从身边一辆辆经过,翡林看了看最後一辆车的车尾,深吸一口气走近两步。

    两发子弹,一发擦过脖子,不知道是不是击中要害,鲜血直流。

    “小胜……!”翡林喊了一声,看他眨著眼睛张开嘴想要说话,“别说话,我送你去……”

    突如其来的刹车声让他茫然抬起头,刺眼的灯光让他一时没看清走过来的人。

    脸上重重挨了一下,头被打得偏向一边撞在敞开的警车车门上。

    “在搞什麽,立刻跟我走。”

    翡林吐掉嘴里的血沫,抬头看著眼前的男人,“不行,我要送他去医院。”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