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八老爷 - 第 4 章节 一挺而入 小八老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口走,反正本来也没抱著能问出什麽的想法。

    “切。”再次翻身躺下去的同时看了看手机,这次的时间确实是长了点,都过去三个多小时了。

    发了消息过去,凌轩程倒是很快就回了,翡林勾了勾嘴角继续小睡。

    杨文轶走到门口拨季非的手机,响了很久却没有人接。

    挂了电话将手机放回外套口袋杨文轶著枪按下了门铃。

    没让他等多久,凌轩程就来开了门,杨文轶伸手一推将人顶在墙壁上,另一只手已经握著枪顶上了对方的腹部。

    房间里的灯光有些暗,杨文轶朝里面看了一眼没看清,将视线转回凌轩程的身上。

    “别冲动。”凌轩程抬起手,“他只是睡著了。”

    杨文轶再次朝里面看了看,放下手臂将凌轩程朝里推了推,“跟我过去。”

    “没问题。”凌轩程抬著手走到床边,看著杨文轶挥了挥枪示意他站边上一些,又挪动了两步。

    在床边坐下来,杨文轶边举著枪边将手伸向床内侧,过了一会儿将手收了回来。

    呼吸很平稳,神态也相当轻松,看来确实是只是睡著了。

    “他太累了,洗了澡还没来得及谈什麽就睡下了,我看他睡得太熟没有叫醒他。”凌轩程放下手。

    杨文轶看了看他身上的浴袍,又看了看季非露出来的浴袍领子,放下手里的枪,“刚才得罪了。”

    凌轩程勾起嘴角,“没什麽,我不会害他。”

    杨文轶想了想,略微放松了姿态,“等他醒了让他打我电话。”

    凌轩程点头说好。

    印象中季非很久没有在外面睡得这麽沈了,既然他能在凌轩程面前放松警惕睡过去,那应该……

    站起来整了整外套,杨文轶擦著凌轩程走了出去。

    再次回到隔壁房间的时候,杨文轶下意识的朝床的方向看了眼,发现翡林正支著头看他。

    无所顾忌的收回视线,在门口的椅子上坐下来,再次抬手看了看手表。

    “就跟你说没事你还不信。”翡林放下支著头的手调整著睡姿,“休息一下吧,别搞得自己神经那麽紧张,年纪轻轻就被害妄想症……你又去哪里?”

    杨文轶本不想回答,但想到目前季非和凌轩程的相处情况还是答了句,“去车库。”

    “为什麽?”翡林见他回答了便一顺流的问了下去。

    “因为你太吵。”

    说完便转身走出了门,翡林连个背影都没来得及看清人已经不见了。

    不满的骂了句娘,翻身继续躺著,却发现是怎麽也睡不舒服了。

    反正人也走了,这下也自在了,不如看看电视里有没有能看的电影。

    边这麽想著边打开了电视,因为嘴里闲著於是叫了服务送来了五味花生和**爪。

    杨文轶直接下到b2停车场,上了车锁上门。

    至少这里安静多了,车内也够宽敞。

    忽然间他想到了孙旭东,本来觉得他也挺闹腾挺烦的,现在有了比较突然觉得孙旭东还是很好的搭档,只是不知道这位搭档在美国的工作进展的怎麽样了,似乎已有两天没有消息。

    本来他们打算在背地里跟蓝旗的人联手做掉凌轩程,但据现在的事态发展似乎已经有些不妥,毕竟季非对凌轩程的态度已经开始动摇。

    得找个合适的机会跟季非商量一下才好。

    杨文轶边想著边闭上眼睛小憩。

    ☆、入局 3

    本以为他跟翡林不会那麽快见面,没想到就在隔天突然接到电话表示孙旭东在美国出事了。季非显得有些冲动,而他的言词和劝说也过於苍白,没能左右季非的决定,只能尽可能的调配最合适的人手去美国想办法把人捞回来。

    结果到了候机室才发现凌轩程也在,然後几乎是同时他看见了站在一边的翡林。

    下意识的皱了皱眉,看来季非会那麽仓促决定今天登机必然跟凌轩程扯不开关系,凌轩程已经影响了季非太多的行为,这在他看来是件相当危险的事情。

    任何人只要失去原有的判断力就会很危险,何况是他们这样的人。

    在飞机上凌轩程不知要跟季非说什麽,换了翡林过来坐在他边上,他瞄了一眼转过头去看著窗外的云。

    翡林看他转过头脸上又臭了几分,却也压低声音道,“季非真不是东西,老大对他这麽好他竟然在背地里想整垮我们。”

    “幼稚。”杨文轶本想不理,可听到他说季非,就忍不住丢了两个字。

    “什麽?你说我幼稚?!”

    杨文轶听著他微微提高的音量侧过头看了他一眼没有接话。

    翡林本来就因为这次的事情很不爽,被杨文轶的态度搞得更加不爽,“只知道说风凉话,对事情的前因後果都搞不清楚你有什麽资格说我幼稚……”

    “我们搞不清事情前因後果的本原因不正是出在你们身上吗,”杨文轶打断了他还要继续下去的话题,口气平静,“何况什麽是‘对他好’,到目前为止你们也没有向我们坦诚,你现在说这样的话难道是想听我说‘是,他真不是东西’?”

    “你不是幼稚是什麽。”抛下最後一句话,杨文轶又侧过头看著窗外。

    翡林被他说得一愣,张嘴还想反驳却看见季非已经站起来朝他走过来。

    愤愤然从座位上站起来,黑著脸走回凌轩程边上坐下。

    真是什麽样的人养什麽样的手下,惹人生厌。

    一路跟著他们下了飞机又入住了宾馆,开房期间翡林一直注意著同样站在前台的杨文轶,而後者仅仅是瞥了他一眼就拿起了房卡交给季非和其余的人。

    翡林满不在乎的翻了翻眼睛,斜著眼睛看他跟季非先一步走进电梯。

    杨文轶察觉到了季非的烦躁和心不在焉,这种情况本来已经很少出现,还想开口提醒些什麽季非却先他一步说有些累了想睡一会儿,於是他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打开自己的房间,习惯的只开一盏床头灯。

    应该不会立刻行动,那麽最好先去洗个澡然後躺一躺调整下时差。

    虽是这麽想,但杨文轶在洗了澡後仍然换上了衣服,将外套挂著拉过被子斜倚在床侧。

    他习惯不在自己的地盘时比平时防备的更多一些,所以当季非在几个小时後敲响他的门时,他几乎是立刻拿起了自己的外套穿上打开了门。

    上车之後季非简单的跟他说了说情况。

    “明白了。”杨文轶简单的应了声,“这样营救的成功几率应该会更大一点。”

    只是现在说的成功几率都是建立在凌轩程不倒戈的情况下,如果一旦倒戈,他们可能会很麻烦。

    这些即便是他不说,季非心里应该也清楚。而既然清楚却仍然选择这样做,应该是对凌轩程相当信任。

    杨文轶在那一刻绝对没想到他的想法会变成真的。

    蓝旗当家的出言侮辱让他在瞬间血气上涌,抬枪让季非先走却被季非慢慢握住枪。

    一时间他突然明白了季非信任凌轩程的来由,他喜欢上了凌轩程。

    卑鄙。

    暴怒的情绪无止尽的蔓延,当季非提出要把帮会转交给他时他脑中无法判断出任何一条有用的信息,他告诉自己要冷静。

    然後在他真正冷静下来时,是出了大门被孙旭东揍了一拳之後。

    他捏著那张所谓的协议,“季非要保我们不是为了内杠,”

    杨文轶擦著流血的嘴角,上前搭住孙旭东的肩头,“先上车回宾馆,然後带著人转移到别处,留在这里不安全,出发前我们就已经有了安排……只是没想到对方翻脸的速度会那麽快,还有凌轩程那个狗娘养的出卖了季非……妈的!我们时间不多,必须抓紧。”

    孙旭东看著杨文轶,打开了车门坐进去,杨文轶将地上的纸捡起放进口袋里之後上了驾驶座。

    将剩下的人迅速转移到安全的地方,边说著之前的方案分析那边的地形边整理剩下的装备,目前火力相当的紧缺,情况不是很乐观。

    “今晚就行动,他们应该想不到我们会这麽快反击。”孙旭东把身上的伤口处理好穿上衣服和外套。

    “我也这麽想。”杨文轶应了声,“现在先休息,等待时机。”

    “如果让我知道你倒戈,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我不会。”

    杨文轶伸出拳头。

    直视著他的眼睛,孙旭东看到了坚定。

    於是他伸出拳头,与他的轻轻相碰。

    夜里行动时间,空气有些沈默。

    出发的那一刻杨文轶心里闪过一丝异样,这让他开车时一路都保持著很高的警惕。

    “小心!”车开进笔直小路孙旭东突然喊了声,杨文轶已经在同时踩下了刹车。

    不敢在这个时候贸然下去勘察,杨文轶绷紧神经出枪捏在手里。

    很快,车头前出现一双手,然後是头,接著整个人慢慢撑直著站了起来。

    杨文轶眯起眼睛,在看到脸的瞬间打开了车门。

    走到车头前,拎起他的领子,拖拽著走到车门边上打开门把人塞进去後自己也坐了进去。

    另一边的人识趣的打开车门下车换到驾驶座将车辆靠边停下。

    “说,怎麽回事。”杨文轶看著一身狼狈的翡林。

    “逃出来想去找你们……结果你们转移了,我已经想好今天动手但不清楚你们会什麽时候有动作,所以我只好留在这条去蓝旗的必经之路等我们的人到齐,顺便看你们会不会出现,如果你们出现就一定得拦下,不然我的计划就会被你们打乱。”翡林用手背抹著脸,左手掌上都是伤口,“所幸经过的车不多……才拦了五次就真的被我撞到你们。”

    杨文轶朝孙旭东看了一眼,“说清楚。”

    “凌轩程没有出卖季非,我们被adrian扣住了,我在里面了很久……才找到机会逃出来。”翡林调整著自己的呼吸,“别急著去,凌轩程还有人在这边,还有装备……就快到了,已经有小部分人去挑蓝旗的场子,等人到了我们一起行动……咳咳……”

    孙旭东看看翡林,又去看杨文轶,“能信?”

    杨文轶的视线落到翡林脸上。

    “喂……我没有骗你,我说的都是真的!”翡林捏著疼痛的喉咙说道,“我们老大也被困在里面,我必须去救他,我们联手……”

    孙旭东拍了翡林一巴掌,“蓝旗突然改变想法串通凌轩程想把我们一网打尽也不是什麽不可能的事情吧。”

    “你……!”

    翡林著脸刚要抬手被杨文轶一把捏住手腕,侧过头瞪著眼睛等著这个木头男人开口,却迟迟不见他说话。

    “好!”翡林用力一挣甩开杨文轶,“那我们就各管各,各救各的人,开门放我下去!”

    “不行。”孙旭东顶住翡林,“你现在下去万一跟蓝旗的人说了我们的情况我们岂不是防不胜防。”

    翡林深呼吸一口,冷静下来看著孙旭东,“那你想怎麽样,说个痛快的。”

    “就照他的意思。”杨文轶突然开口,“我们在这边势单力薄,现在选择相信他赢面更大一些。”

    ☆、入局 4

    翡林一愣,续儿又听杨文轶继续说了下去,“他是凌轩程手下比较得力的人,如果事情有变,将他拿捏在手里也比较有利,多少能让凌轩程心里有点顾忌。”

    “别他妈猜来猜去了!”翡林沈著脸,“你去美国凌轩程一早就知道,他时时刻刻都在关注你有没有出事就因为你是季非的人,只要事情不闹大他都说不用管,你觉得如果他真的要把你,把季非怎麽样还用拖到现在?!一群神经病!”

    “你骂谁呢你!”

    孙旭东直起身体就要动手,被杨文轶一手挡下,“这个时候不要起无畏的争执!好好想想被困在里面的人!”

    “***……”孙旭东低骂一声侧过身。

    “说你的安排。”杨文轶看了眼他捏著喉咙的手,拿过车门边上的水递给他。

    翡林黑著脸拧开盖子一口气灌了半瓶,简单的讲了讲情况。

    整个计划的关键在於adrian是否会带著人离开宅子。

    手机突然响起来,翡林拿起来看了看,“人离开了,马上行动。”

    杨文轶和孙旭东对视一眼,杨文轶回到驾驶座朝後视镜打了个手势,後面两辆车迅速向前靠拢接著前行。

    将车停在附近的小道上,杨文轶打开车门再次挤入後座。

    “你身上还有没有别的伤口。”

    翡林摇头,“没有,普通擦伤。”

    杨文轶从车後面拿过小箱子打开,利落的拿出纱布、酒棉和剪子,一手抓过他的手,“忍一忍。”

    翡林下意识的捏著自己受伤的那只手的手腕,刚来得及深吸一口气,那酒棉就已经朝著伤口按了下去。

    孙旭东看他紧皱起眉头缩起手的样子撇了撇嘴,“这点痛都受不了,娘们叽叽的。”

    翡林下意识的手一挣就要朝孙旭东招呼过去,却不防杨文轶捏得相当紧。

    视线再次落到受伤的手掌,对方动作依然有条不紊。

    擦干净之後缠上纱布,缠紧拿过剪子剪开、打结,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

    “好了。”松开手,杨文轶将东西放回去。

    翡林看了看包得相当整齐的纱布道谢,“谢谢。”

    “你左手需要握枪。”杨文轶简洁的说完就下了车。

    孙旭东哼笑一声,瞥了眼他左手的纱布,“别拖後腿。”

    “妈的……”翡林低骂一声。

    没错,他左撇子。

    房子周围的地形不算太复杂,据翡林和凌轩程养在美国的人提供给他们的线索确定了可能关人的位置。

    杨文轶带著一小拨人率先翻进墙内,悄无声息的从背後入,放倒三个正在聊天抽烟的守卫。

    孙旭东和翡林带著另一拨人紧跟著翻墙而入,分散紧贴墙,沿著窗户底下走动。

    接到杨文轶从前面打出无人的手势信号,孙旭东点头继续向前探进。

    经过的每个窗户里面几乎都站著一到两个守备,想了想,翡林挑了个只有一个守卫的窗下拉住继续前行的孙旭东。

    杨文轶因为孙旭东停下动作而回过头,翡林做出让他隐蔽起来的动作左手握紧小刀,然後低头了块小石头反手朝窗户上扔。

    轻微的“!”一声,里面的人转过头贴著窗户朝外看了两眼没发现什麽异常又转过头去。

    翻了翻眼睛,翡林再次朝窗户上扔了块石头,这次扔得重了些,於是里面的人打开窗户确认情况。

    快速的从下面窜起,手扳住对方的脖子捂住嘴往下一拉,另一只握著刀的手划过对方脖子,直到对方断了气才松手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