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iii - 分卷阅读229 原来你们都想s我 h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顾盼看着眼前比自己高出一截的少年,竟有种被问得噎住了的感觉。

    “我刚才看你那么久没回来就下楼去找你了。”顾成珏眼眸微垂,目光中仿佛有水波一般流动着的悲伤,“为什么为了他骗我……你喜欢他吗?”

    “我……”此时此刻当然说‘没有’才是最好的选择,可顾盼想起何之洲刚才在车里的那番话,又觉得说不出口。

    “是不是?”

    顾盼觉得眼前的弟弟声音轻得好像都快消失在空气中了一般。

    “你不是说……你也想我的吗?”得不到顾盼的回答,那种沉默在少年的眼中就像默认,顾成珏的双手不自觉地紧握成拳,声音中染上怒意,“姐,你是不是一点也不喜欢我?那你为什么还要承认想我!”

    面对顾成珏的质问,顾盼感觉太阳穴都快炸开了。

    她确实是想顾成珏的,当时那一瞬间脑子一片空白就脱口而出了,那绝对是真心实意的没有错。

    “我没有不喜欢你……”顾盼脑袋里的多方情绪不断地拉扯着,让她感觉自己好像要在片刻之间四分五裂。

    “那是什么?有一点喜欢?”顾成珏听见顾盼的答案依然毫无退意,他想知道的是更加确切的东西,“还是只是亲人的喜欢?”

    顾盼被问得完全懵了,双唇微张着,就这样愣愣地盯着这么一个和平时相比已经可以说是咄咄逼人的少年。

    顾成珏身上找不出半点平时的温柔,一股难得的戾气在他眉宇间浮现得清清楚楚。

    他只要想到姐姐在生病时梦呓中喊出的那么多名字,顾成珏就觉得心口压着一块巨石让他喘不上气来。

    “姐……我爱你,是男人对女人的那种爱,我想占有你,我想让你变成我的女人。”

    少年说话间已经抓住了顾盼的手腕,因为他已经洞察到下一秒顾盼一定会出现逃跑的想法。

    “可你……你明明答应了我等我两年让我长大的……”顾成珏眼眶已经微微泛起了红,为了掩饰话语中的颤抖,他不得不放大了音量,“你骗我……你喜欢上了何之洲对不对!?”

    “成珏……我们是姐弟!”顾盼看着顾成珏此刻的表情,那股躁动的心情却好像被触发了一个什么机关一般冷静了下来,“爱情的力量不可以解决一切。”

    他们之间横着的是父母,伦理,社会舆论和血缘这一座座大山。

    顾盼不舍得让顾成珏去承受这些东西。

    所以她一直在祈祷,祈祷弟弟能够早日明白过来,他对自己的这种欲望只是一时的狂热,而不是爱。

    那是顾盼一直在逃避的,一直不愿意承认的。

    “我知道,我都知道!”顾盼考虑过的这些东西顾成珏当然已经考虑过,“只要你爱我……你只要保持现在的样子就可以了,剩下的所有东西都由我来承担,好不好……”

    顾成珏垂下头,手指钻入顾盼的指缝。

    “别喜欢他好不好?”

    听着顾成珏卑微的话语,顾盼却有种自己才是被俘虏的那个人。

    因为她,最喜欢顾成珏了。

    那种畸形的情感她在高中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苗头,而顾盼自己却浑然不知,直到这次顾成珏考上了c大,来到她的身边,顾盼才愈发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对弟弟那种不正常的情感。

    以及不自觉想要触碰,想要拥抱,想要拥有彼此的欲望。

    只要看见顾成珏就会不自觉地沸腾,冒泡,就连散发出的水蒸气当中都充斥着名为顾成珏的分子。

    顾盼在心里不止一次的告诫过自己,那是地狱,不可以拉着年纪还小的弟弟一起坠进去。

    他还什么都不懂,还有一片光明的未来。

    一滴滚烫的泪掉在顾盼的手背上,她抬头就发现顾成珏琥珀色的眼瞳中蒙着一层厚厚的水汽。

    “成珏!”自从顾成珏脱离襁褓,顾盼就没再见过他流泪。

    他一直表现出比同龄人成熟不止一点点的样子,从不哭闹,哪怕跌倒了也能自己爬起来,是顾妈引以为傲的儿子。

    “别喜欢他……”

    顾成珏又重复了一遍这句话。

    顾盼感觉自己的心都已经被揉得快要裂开了。

    假如顾成珏早几个月说这番话,顾盼会毫不犹豫地同他一并坠入这漆黑的崖底——

    管他结果是如何四分五裂粉身碎骨,至少在坠落的过程中,他们已经能感受到彼此的温暖了。

    可现在……顾盼真的不敢说出那一句话。

    她感觉得到自己的动摇,感觉得到自己已经不是全心全意面对自己面前的少年了。

    在这种情况下,她要何等自私才能将弟弟也一起拉下水,任凭他在泥潭中挣扎,而她却只要站在岸边干干爽爽地看着,享受着他全部的爱呢。

    “成珏,抱歉。”顾盼觉得自己也快哭了,声带抖得不行。

    “我不要听抱歉。”顾成珏抓着顾盼的手猛地一紧,顾盼一抬头便对上了少年通红的眼眶,“我不想听,你别说了。”

    “不,我现在……”

    顾盼还没说完,少年的双唇已经毫不犹豫地将她微张的小嘴锁住,熟练地用舌头往里探,堵住了顾盼所有未说出口的话。

    她一只手已经被顾成珏锁死在掌心,另一只手任凭顾盼如何用力推拒也是无法撼动顾成珏分毫。

    少年如饥似渴地搜刮吮吸着顾盼口中的唾液,迫不及待地下咽,颈间的喉结不住地来回滚动。

    他用身子取代自己的双手压住顾盼的身体,空下来的手则是顺着顾盼后背的缝隙滑入了她的睡衣中。

    珊瑚绒的睡衣很轻软,一根根细细的绒毛讨好着少年的指尖,少女温热的身体更加促进了少年胸腔那股热血的奔腾叫嚣。

    “唔!”顾盼上半身已经被压得动弹不得,两条腿才刚刚在空中踢腾了两下,又被顾成珏以双腿卡入了腿缝间,将她整个人彻底卡死。

    少年脖颈一仰,唇齿间还挂着少女口中的一抹唾液,随即又低头,对准了顾盼的脖颈。

    舌头舔弄着伴随牙齿不时地啮咬,酥麻完全压过疼痛,那股好像一口气能穿透皮肤和皮下组织神经,让人脊椎都一口气软下去的感觉,伴随着少年的吐息好像变得格外强烈。

    他想要她,每时每刻,时时刻刻,无时不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