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iii - 分卷阅读228 原来你们都想s我 h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那……洲洲你跟许医生是什么时候认识的?”顾盼其实早就很好奇,这样两个性格完全相反的人怎么会变成好朋友的。

    “我们两家长辈之间有来往,所以小时候就认识。”何之洲说,“不过那时候不太熟,后来进了同一所高中才慢慢熟起来的。”

    顾盼点点头,然后突然意识到自己竟然在何之洲用餐的时候不停的发问,一股后知后觉的歉意到来。

    “你……你先吃饭。”她看着刚才还冒着热气的猪排饭大有一副快要冷掉的架势,赶紧端着热饮假装看电视。

    “哎,说起来,之前那个主持人失踪怎么样了,前几天还弄得沸沸扬扬的,怎么这几天没声了。”在顾盼身后一桌上坐着的食客大概是吃饱了,开始跟旁边的人聊起天来。

    “没有进展呗,反复炒冷饭又会被骂。”一个女人搭了腔,“不过我看陆蔓很可能是自杀了,毕竟那种黑料都被爆出来了,要我我可活不下去了。”

    黑料?失踪?顾盼这几天一直在床上度过,一直没看过电视也没刷过微博,现在这才坐在自家楼下的小餐厅里,就有种已经和时代脱节了的感觉。

    她立刻竖起耳朵开始仔细听。

    “这黑料算什么,只要公关一波咬死不承认那是陆蔓本人,这阵风过去不就没事儿了吗。”一个男人接着说,“娱乐圈里哪有几个干净的女人,我现在就在想不知道啥时候会把其他女明星的料爆出来,我肯定永久保存资源。”

    “嘁,这次可是陆蔓自己的号发的,而且那视频都已经清楚到陆蔓脖子上的痣都对上了,说被盗号也说不过去吧。”女声中对男人的话似乎透着些不齿的味道,“更何况这都几天了,公关团队完全没反应……一副任由陆蔓自生自灭的样子,我总觉得陆蔓这回可能是惹上了什么大佬……”

    “哪儿有那么多大佬啊,还不是因为她自己玩得太开,这叫自食恶果。”男人嗤笑了一声,“不过她本来就是走性感路线的,搞群p淫乱趴什么的好像也挺符合人设的嘛。”

    说起来……上次的事情……

    顾盼懒得再听那个男人愚蠢又毫无逻辑的发言,将目光投向正在优雅进食的男人。

    虽然只是街边小餐厅里一盘卖相普通的猪扒饭,就连上面的猪扒都东倒西歪的没有摆整齐,却因为何之洲从容优雅的用餐仪态,硬生生地被折腾出了几分高级感。

    “那个……洲洲,上次那件事,你是怎么会来的?景……许医生又是怎么会来的?”

    出了餐厅,顾盼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

    那天早上顾盼醒来发现自己已经不在会所,身上穿着许景堂的睡衣裤躺在那张趟过一次的大床上的时候,内心已经震惊到精神升天了,又想到弟弟可能已经回来了,因此什么都忘记问,满脑子只想着赶紧回家。

    “而且……我记得我之前是在那个会所……被你们……为什么醒来会在许医生家……”

    “我先回答你后面这个问题吧。”何之洲不慌不忙地开始解释:“因为许景堂忍受不了那个会所的环境,所以我们中途趁你晕过去失去意识的时候带着你转移了地方。”

    晕、晕过去!?

    顾盼对这些事情完全没有印象,但是总觉得是比夹心还羞耻到不堪回首的事情,也根本不想问。

    “为什么我会去,因为我知道陆蔓的计划,她本来是想通过我去约许景堂的。”何之洲想起那件事脸上不由自主地浮现了一抹嘲弄的笑,“我虽然跟许景堂关系不如以前了,可我还没有到这种地步,就拒绝了。”

    “那……那许医生为什么还是来了!?”顾盼没想到何之洲竟然是最早知道这件事的人。

    “陆蔓那种低级的谎言许景堂是不可能上当的,我也懒得跟许景堂再提一句。”男人说着,眸光慢慢冷下,“不过没想到还会有另外一个人加入进来。”

    说起这个顾盼就来气,她一拍大腿:“对……赵梦琪……当时是赵梦琪给我喝的药,洲洲你说我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去报警,警察会不会理我?”

    其实何之洲都忘记那个女人叫什么了,只记得她那副假装单纯的做作表情。

    “那个先不急,倒是说真的,盼盼你对人太没有防备了。”何之洲说着看向了顾盼,脚步也停了下来,“在会所那种地方怎么可以随便喝别人给的东西?”

    顾盼当然已经深深地反省过了,也已经从中得到了深刻的“教训”。

    她垂着头,像被北风吹蔫了的茄子,“我知道了……我以后再也不随便喝了……”

    看着顾盼一副低头认罪的表情,何之洲揉了揉傻兔子炸开的头毛,“好了,知道了就好,以后有我在,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

    因为怕顾盼又感到不自在,何之洲说完之后便立刻安抚似的拍了拍顾盼的大臂,“好了,今天见了你一面我已经知足了,下面冷,快回家吧。”

    说着,迅速靠近了顾盼的小脸,在她的脸颊上啄了一口。

    “好好休息,把病养好。”

    顾盼感觉自己脸上被何之洲亲过的地方以非常明显的速度开始发热。

    傻兔子先是愣了愣,然后立刻扭头跑进了楼洞里。

    脸上烧得难受,不想被何之洲看见。

    何之洲看着真的跟一只慌张蹿回兔子洞里的兔子似的顾盼,终于低下头露出了几日以来最开心的笑容。

    进了电梯,顾盼还有点懵,毕竟之前跟何之洲可是第一面就到了本垒,结果过了这么久反而因为一个面颊吻而羞成这样!?

    妈耶……

    到了家门前,顾盼才想起刚才自己跟顾成珏说的是下楼倒个垃圾。

    现在怎么想……这个倒垃圾的时间也有点太长了。

    悄咪咪地打开家门,顾盼探进去了一颗小脑袋左右观察敌情。

    嗯,客厅没人,安全!

    她立刻钻进门里开始悄无声息地换鞋,冻凉了的小脚丫踩进自己的粉红色毛绒拖鞋里,脚步却迈得飞快。

    离自己的房间还差三步!

    两步!

    最后一步!

    就在顾盼已经推开自己房间门的瞬间,隔壁的房间门也突然被打开,顾成珏靠在门边上看着顾盼。

    “你把垃圾直接送到回收站去了吗?”

    “……”

    “手机不带就下楼,知道我多担心吗?”

    少年往前逼了一步,垂眸睨着自己的姐姐,眼神中完全找不到平时清澈的温驯。

    “成、成珏……”

    顾盼知道顾成珏摆出这样的表情的时候,就代表他真的生气了……

    “你是不是喜欢上那个叫何之洲的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