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大梦叙平生 - 分卷阅读366 这个锅我背了![快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

    作者有话要说:

    陆濯:???∑(ΩДΩノ)ノ

    #论开后门和被开后门的思维差异#

    #踹下去#

    #有人管的#

    第158章百炼空间

    “等——”

    愕然地看着眼前陡生的变故,陆濯仓促过去几步,看着台阶下的茫茫云海。

    苏时也探身向下看了看,望向神色依然震惊的爱人,终于意识到两个人的念头似乎出现了些偏差:“所以——刚刚的意思不是让我趁机动手吗?”

    “基本不是……”

    习惯了逻辑推理的程序思维还不能完全理解人类世界的简单粗暴,陆濯怔忡着摇了摇头,把离台阶边缘太近的爱人揽回身边,又向下望了一眼,多少还是生出些许担忧。

    “他这样掉下去真的没关系吗?我很久没有回百炼空间了,这个世界是新出的,我也不太清楚这下面是什么……”

    “我们掉下去的话不一定是什么,要是他掉下去,下面大概是个人。”

    苏时摸摸下颌,抬手按住陆濯手臂,摇摇头示意他先不急着开口,低声数着:“一,二,三——”

    数到三,一阵劲风忽然卷过,吹得人几乎睁不开眼,

    陆濯心口一提,立即将身旁爱人圈回怀里,外放力量避过风头,再定睛看时,云尽头已隐隐约约多了个人影。

    苏时淡淡一笑,拉了他的手腕向上走去:“走吧,有人管了。”

    经历了不知多少磨难,熬过了一个又一个逼真得几乎剖心剜骨的幻境,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一步,却忽然猝不及防地跌下了高台。

    宋执澜几乎心胆俱裂,眼看着那一点变得越发遥不可及,周身温度终于彻底褪去,在心口冷成一团刺骨的坚冰。

    他曾经离那个人很近了。

    也早该想到,自己是不配去做这样一个梦的。

    犯下的错已成定局,无论再做什么都难以弥补。这些年他每每走得极痛苦的时候,就会止不住想起那人来,会忍不住去想象那个人是怎么沉默着走下去的,又是怎么熬过无望的漫漫长夜,怎么睁着眼熬到天明。

    可陆璃所承受的,又岂是他能还得起的。

    这个名字出现在脑海中的一瞬,宋执澜的胸口忽然传来早已陌生的刺痛,伴着痛楚漫过隐约暖流,却又迅速被冷却下来,化成嶙峋的冰棱。

    或许这原本就是个梦。

    覆水难收,有些事做错了就再没有悔改的余地。他永远都不可能再见到那个人了,所谓承受折磨考验就能再见一面,不过是梦里天真的幻象罢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还真是个难得的美梦。

    不知是不是为了再彻底地折磨他,坠落的过程漫长的要命。听着耳旁呼啸的凛冽风声,宋执澜恍惚着笑起来,泪水汹涌着淋漓落下。

    五脏六腑都像是跟着融化成水汽,由他的胸口源源不断地涌出来,将整个身体变成了个空壳,再容不下半点多余的存在。

    时间到了,梦也就该醒了。

    可还是想他。

    想他,想见他。

    ——生死无妨,臣有一件事,想求陛下。

    “陆相……”

    ——皇上仁慈,就准臣活到登基大殿的那一日罢。

    “是我错了……对不起,是我错了……”

    ——皇上……能穿上吉服,叫臣看一眼么?

    “我错了……我错了,陆相……不要走……”

    ——这是他替你起的名字,执掌江山,定波安澜,他会看着你。

    ……

    宋执澜抖得厉害,像是有锋利的匕首插进胸口,拼命翻搅滚动,从不敢轻易涉足的记忆一股脑涌入脑海,刺得他四肢百骸都泛着寒气。

    这是他的囚牢。在那之后的漫长岁月里,他坐在九五之尊的位置上,阶下百官山呼万岁,龙椅却冷得叫他透体生寒。

    巍巍宫阙成了他永远都逃不出的噩梦。多少个深夜梦回,上一刻还是笑语融融的少年时光,下一刻,他就眼睁睁看着自己露出可怖的冰冷恨意,对跪在面前的身影说着“不除奸相,誓不登基。”

    幻境真实得可怕,真相却虚幻得可悲。

    他哭不出声。

    最后一丝希望归于破灭,他唯一所能做的,似乎也只有把这条命陪给那个人。

    可又哪里能赔得起呢?

    “陆相……”

    破碎的哽咽挤出喉咙,泛开浓浓血气,宋执澜的意识渐渐模糊下去,呢喃着最后唤了一声。

    赔给他罢,就这样赔给他。即使不配也罢了,至少曾经已离得近过,就把骨血皮肉都炼化成灰,散进风里,清也清不干净,赖着他。

    那个人最容易心软了,不会狠得下心赶他走的……

    ……

    “臣在。”

    他的耳畔忽然响起清润的嗓音,劲风卷成无形翼护,下坠的身形骤然停滞。

    脑海中忽然狠狠嗡了一声,宋执澜恍惚着睁开眼睛,仓促地四处张望。胸口的麻木中猝然泛开新的鲜明痛楚,喉间一片腥甜,下意识咳了一声,就染上了满手的鲜红。

    没有外力干预,考核失败的数据会被自动消解,他的身体已经开始崩溃了。

    可他却根本顾不上,随手抹了唇边血迹,慌张地向四处望着:“陆相,陆相——你在吗?没关系的,你不愿见我也没关系,你再同我说句话,一句话就好,求求你,你再同我说说话……”

    耳畔静默片刻,由风送来一声叹息。

    那个声音只是轻轻叹了口气,宋执澜却忽然像是得了什么至宝似的,眼里倏地亮起光芒,脸上绽开鲜亮的笑意。

    他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了,只是迈出一步就跌跪下去,更多的血色被咳出来,洒落在衣襟上。

    可他却像是丝毫没有察觉,只是因为听到了那一声真切的叹息而喜不自胜,孩子似的笑起来:“陆相,你还活着,太好了……”

    宋执澜反复低声呢喃着,目光渐渐涣散开,却依然带着满足的笑意。他探出手,像是在空气中攥住了什么,苍白的双唇微弱翕动:“别赶我走……陆相,别不要我,我知错了……”

    声音渐渐淡下去,终于渺不可闻。

    他的身形悄然萎靡下去,终于无力倾倒。却不知在他倒下的那一刻,已经有一双手臂将他的身体稳稳揽住。

    仿若玉质的莹白力量被源源不断地灌注进去,将身体里的生机凝实充盈,暗淡的身形也再度清晰。

    一道身影渐渐显露,俯身将青年抱起,又重新消失在云雾中。

    苏时和陆濯没走出多远,就登上了琴阶空间的顶端。

    英俊的青年正站在最顶端,见到他们的身影,脸上就带了些爽朗的笑意,朝两人点点头示意,轻轻拍了拍坐在纯白三角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