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大梦叙平生 - 分卷阅读204 这个锅我背了![快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

    听到他的夸奖,怀里的青年就又显而易见的高兴起来,忽然撑直身体,双手按住他的手臂,目光明亮:“我继续学,你等我!”

    江辅秦向来少年老成,性格也沉稳,难得兴奋起来,倒多了些这个年龄当有的活气。

    眉眼不觉柔和下来,苏监护人含笑点点头,抬手替他理了理衣领:“不要耽误工作。”

    “不会。”

    得了他的肯定,江辅秦心底都是微烫的,重新抱住眼前的人不愿松手,在他肩窝应了一声,闭着眼抵在他肩上。

    苏时低下头,看着他眼底的隐约青色,忽然一笑,手臂使了些力,叫江辅秦枕在自己腿上:“休息一会儿,这两天都没怎么睡?”

    还不大适应这样的动作,江辅秦呼吸微滞,下意识抬起视线,迎上那双眼睛,微僵的身体就又渐渐放松下来。

    陆望津身上的气息清润温和,这样躺着,几乎被好闻的温柔气息整个包裹,于是心里也跟着不觉安定下来。

    虽然听清了对方的问题,却莫名没办法理解那些词连在一起的意思。江辅秦抬手攥住他的衣摆,仰起视线望着那张温润宁和的面庞,脑海里一片空白,只剩下心底最真实的念头。

    情愫从暴虐到冷静,再到谨慎忐忑,他越来越不敢贸然打破眼下的平静,心底的那一份渴望却早已深彻得难以自拔。

    他急于叫自己尽快成长,却又担心这样的迫不及待,落在对方眼中,是否也只是某种需要纵容的少年任性。

    陆望津忽然笑起来,眉眼一舒,就勾勒起温和好看的弧度。

    乌眸里的光芒清润从容,专注耐心地落在他一个人的身上,叫江辅秦的心口无声悸动,忽然生出浓浓不甘。

    不甘心就只是做一个叫他放心的孩子,不甘心总是被他纳在羽翼之下,不甘心只是这样看着他,只能仗着耍赖胡闹的名义把人抱住,却不敢再进一步。

    然后时间一晃,他们或许就这样相安无事地过上一辈子……

    苏时有些好奇,低头望着年轻的爱人眼中挣扎不定的神色,还在猜测着对方究竟在纠结些什么,安静的客厅里忽然想起了手机的闹钟声。

    先前还躺在膝头做着心理斗争的人一跃而起,动作利落敏捷得叫他几乎不及反应。

    苏时抬起头,看着江辅秦快步走到那一袋子药里,翻找出几种,一丝不苟地数好颗数拿回来,倒在他手里温声嘱咐:“该吃药了,等一下,我去倒杯温水。”

    看着手里花花绿绿的药片,苏时哑然失笑,无奈地轻叹口气。

    看来江辅秦对他治腿的事不是一般的重视,万一以后办正事的时候,手机闹铃也忽然响起来,说不定真会成为他相当一段时间的阴影。

    江辅秦不知他心中在想什么,倒了温水快步回来,看着他将药一把吞下,蹲下去扶住他双腿,目色担忧欲言又止。

    “放心,就算有副作用,也总不会现在就有反应的。”

    一眼就看透了他在担心什么,苏时含笑拍拍他的肩,拉着他坐在沙发上。

    这几种药都是新药,除了头晕和容易困倦,还会提升交感神经的敏感和兴奋,导致心慌心悸,也可能出现食欲不振和胃肠道反应。

    虽然未必条条都中,可在某些关心过度的家属看来,上面的每一条无疑都是天大的压力。

    苏时知道他担心,也就拉着江辅秦坐在自己身旁,有意聊起了外面的事。

    两人一起分着吃了那个蛋糕,又聊了聊公司的现状。时针还没跨过十点,江辅秦就起了身,执意要送他回去休息。

    身体感觉好得很,苏时坚信自己还能再玩两个小时的电脑,江辅秦却显然打算坚决贯彻医生嘱咐的一切准则。在浴室里放了一通热水,把整间浴室弄得雾气蒸腾,才把披着浴巾的人从床上抱起来,小心地放进了盛满热水的浴缸里。

    因为身体条件,极少进行户外活动,陆望津的肤色有些不健康的苍白,在热水的浸泡下,终于隐隐透出些红润。

    江辅秦努力维持着严肃的面色,一丝不苟地替他冲着热水,耳根却已红得发烫。

    实在难得遇到爱人这样单纯到好欺负的时候,苏时心情颇佳,笑吟吟扶着浴缸稳住身体,温声调侃他:“做助理的,好像也用不着管到这一步……”

    “我管。”

    江辅秦闷声应了一句,耳根更红,在花洒下淋了一头的水,白衬衫湿漉漉贴在身上,就显出格外流畅好看的肌肉线条来。

    分明看出了那双漆黑眸底流连的异彩,苏时挑挑唇角,任凭倦意涌上来,放松地将自己的身体交给他,安静地阖上眼睛。

    没有了挺括西装的遮掩,陆望津的身形越发显出单薄。臂间稳稳当当揽住温热柔韧的躯体,江辅秦心底怦然,下意识收紧手臂,目光却忽然落在对方身上那几道伤疤上。

    心口忽然微缩,原本那一丝悸动忽然被寒意狠狠压了下去。

    这是他父母犯下的罪。

    他甚至能想象到那样的情形,盘山道上,因为落败彻底陷入疯狂的父亲用力踩下油门,和着母亲惊恐的尖叫,狠狠撞上前面那一辆车的后身。

    那个时候,陆望津又在想些什么?

    指尖小心地落下去,碰上那几道横亘身体的硬涩疤痕。

    这些疤痕都是他极为陌生的,他不清楚它们究竟是如何落下,如何长合,落在身上有多疼,会不会即使在痊愈后的某个深夜里,也还会传来幽微刺痛。

    江辅秦呼吸微滞,手一颤就用力收紧。

    望着仿佛已经睡熟的陆望津,胸口起伏一阵,终于小心翼翼地拢住他,在他的额发上落下虔诚的亲吻。

    不会再叫他一个人了。

    江辅秦俯身,将陆望津从浴缸里稳稳抱出来,用大块的浴巾仔细擦干身上的水珠,将湿漉漉的头发也吹干,又重新套上干燥温暖的睡衣,自己也抓紧时间换了身衣服。

    不知是药物的作用还是确实累了,陆望津睡得很熟,只在吹头发时被风筒的声音吵得醒了一阵,蹙了蹙眉迷迷糊糊寻找到声音的来源,就又重新靠了回去。

    江辅秦低下头,揽住陆望津的肩颈,叫他靠在自己的胸口,一手握住那人垂落在身侧的手,拢在掌心。

    心口的悸动已经被压制下来,却反而化成了更深刻的情愫。

    怀里的人睡得安稳,眉眼放松地舒展着,胸肩偎在他臂膀间,连眉心的细微纹路都已散开。

    江辅秦稍稍收紧手臂,低头轻柔地吻下去,忐忑生涩的吻轻颤着落在眉睫间,落在脸颊上,一路向下,寻到微抿着的唇,小心翼翼地轻触上去。

    他依然只敢趁着对方睡着的时候纾解内心,等到明天天亮,一迎上那双眼睛里的温和包容,今夜所有的勇气和冲动可能又会再一次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