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大梦叙平生 - 分卷阅读203 这个锅我背了![快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江辅秦依然搂着他,将头埋在他颈间,声音隐隐发闷。

    见他拧着身子太辛苦,苏时也抬起手,扶住他的背,安抚地轻拍两下:“不必担心,我咨询过,治愈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一点儿副作用,咬咬牙就熬过去了。”

    被他的话引动心绪,江辅秦垂着的手一紧,忽然从原本的情绪中清醒。

    陆望津不愿他知道这些事,也一直因为瞒住了他而觉得欣慰,他不该辜负了对方的这一份苦心。

    他已经保证了不再追问过去的事,现在陆望津正是需要照顾的时候,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不该叫对方反而再来关照自己的情绪。

    迎上那双眼里的温和关切,江辅秦收敛起心神,点点头撑起身:“我没事了,我们回家——”

    话未说完,陆望津却忽然主动握住了他的手。

    微凉的掌心贴合上来,江辅秦心口轻颤,本能地反握回去。

    身旁的人正侧身望着他,眉峰轻挑,忽然勾勒出些许颇为得意的明亮弧度。

    手里多了什么东西,江辅秦下意识低头,一颗金纸包着的巧克力安安静静躺在他掌心。

    “给你,这回高兴了没有?”

    苏时抱着手臂,含笑望着他,语气一本正经。

    江辅秦怔忡半晌,眼底光芒一点点亮起来,忽然一把将他结结实实抱在怀里,额头用力抵在他颈间:“高兴了。”

    不用低头都能听出重新振作起来的精神,苏时放了心,忍不住再度感慨过这一次的爱人实在好哄,抬手拎着他的后领,把人从肩上拽起来:“那还不快开车,助理的工资不要了?”

    他有意虎下颜色,江辅秦却早已经熟悉了他的套路,又搂着他蹭了两下才松手,剥了巧克力放进嘴里,唇角终于止都止不住地挑起来。

    虽然本意就是为了叫对方高兴,却依然觉得身旁的青年似乎有些高兴得过了头。

    苏时挑挑眉,放松身体靠在椅背上,望着江辅秦眉宇间藏都藏不住的欣悦,若有所思地挑挑眉。

    然后又叫系统再替自己买了一箱巧克力回来。

    为了陪他来看医生,江辅秦特意推了一整天的工作。已经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苏时原本以为对方至少会带自己出去吃顿饭,闭目养神了一路,车停下一睁眼,却发现已经停在了自家别墅外面。

    江辅秦动作很利落,刹车熄火取下轮椅,替他打开车门,把人从里面抱了出来。

    陆望津到底也是个有生活追求的总裁,苏时被他抱着往轮椅上放,抬手拉住他的手臂:“等等,我这次不想吃麻辣烫——”

    “我学了别的,想弄给你吃。”

    漆黑眸底都透着晶亮光芒,江辅秦抱着他在轮椅上坐稳,拢着他的肩把椅背调整好,半蹲下去仰头望他:“好不好?”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坐了轮椅的缘故,爱人莫名就养成了蹲着和他说话的习惯。这样蹲下来仰头望着自己,眉眼微垂目光恳切,每每显得越发可怜巴巴,根本找不到半点常人前沉稳坚毅的影子。

    苏时再一次反省了自己这个监护人是不是当得太过纵容,又再一次输在了心软上,妥协地被江辅秦推进家门。

    看着青年的背影急匆匆消失在二楼,苏时靠在沙发里,挑挑眉抛开心思,打开了搁在沙发旁的电脑。

    对冲基金是博弈游戏,高风险高回报,也不是一般的耗费精神。

    治疗的副作用里最显著的就是头晕嗜睡,预料到自己之后恐怕没什么精力多关注这些基金,苏时果断地选择了抽身,将已经翻了几十个番的资金撤出,空手套来的几十个亿全存了回去。只留下一个亿的基础资金,随意投进了几只被高调唱衰的大盘。

    金融街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他喜欢在里面做数字游戏的感觉,却并不愿被这些东西所束缚,反而成为生活的负累。

    风头太盛容易引人注意,之前的黑客大战,没能及时按住兴奋过度的系统,估计已经叫有关部门把目光投注在麒麟上了。如果这时候再被金融猎人盯上,麒麟转眼就会被再一次推到风口浪尖。

    现在的麒麟需要的是稳定持续的发展,苏时稍稍坐直身体,指尖下意识轻敲着沙发,沉吟一阵,又替自己的IP加了一层海外的掩饰码,顺手定位在了大西洋的一处岛礁上。

    稍显急促的脚步声从楼梯上传下来,苏时微微挑眉,合上电脑放在一旁,抬头望过去。

    江辅秦身上还穿着件不知哪儿来的围裙,兴冲冲飞步下楼,回到他面前,把手里的蛋糕放在桌上。

    蛋糕做得实在算不上精致,连圆柱体都只能勉强算得上,却依然认认真真地抹了奶油,放了刚切好的水果和巧克力薄片,还特意撒了厚厚的一层可可粉。

    他的另一只手里还端着杯热可可,醇厚的可可香气搀着一点奶香。熟悉的气息叫人胸口不觉温烫,苏时抬起目光,迎上江辅秦眼中期待的亮芒。

    苏时忍不住勾起唇角,抬头望他:“我又不过生日,怎么忽然想起做蛋糕了?”

    只是随口一问,眼前沉毅果断的年轻总裁脸色就忽然红到了耳朵边,抿了抿嘴没做声,把热可可也放了下去。

    他总是记着那天夜里,那个人笑吟吟举着筷子,把那一碗草率的煮面吃得心满意足的样子。

    陆望津想吃他亲手做的东西,第一次做得不好,他心里总是记着,总想把自己能做得最好的给他。

    烤箱是特意买了叫送到公司的,烘焙的书藏了整整一抽屉。他记得对方喜欢热可可,反复挑了几本,才终于确定了要做巧克力慕斯蛋糕,找借口在公司加班了三天,才总算做出了味道说得过去的巧克力慕斯馅。

    昨晚回家的时候陆望津已经睡下了,他悄悄把蛋糕藏进了冰箱里,忐忑了一整个晚上,幸好对方一直也没来得及发现。

    心口紧张得砰砰直跳,江辅秦把蛋糕一丝不苟地切好,分出一块装在小碟子里,屏息递在他手上:“先尝尝,好不好?”

    苏时笑着点点头,接过来尝了一口,不由微微挑眉。

    蛋糕烘烤得松软,巧克力慕斯细腻醇厚,虽然在冰箱里多少冰过了头,却实在无伤大雅,看得出对方显然花费了不少心思。

    一看这些天就没有好好工作。

    苏时自觉应当履行起监护人的责任,话到了嘴边却又停住,半晌才终于一笑,放下蛋糕抬手把人拥住,顺抚过脊背:“很好吃,是我吃过最好的蛋糕了。”

    在食物这种事上,他其实从来没有什么太高的要求,那天一提想吃对方亲手做的东西,也不过是为了进一步确认身份。

    没想到江辅秦居然当了真,不过半个多月,厨艺突飞猛进的水平几乎已经达到了前几个世界的总和。

    果然年轻的潜力是无穷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