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大梦叙平生 - 分卷阅读202 这个锅我背了![快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复健阶段,甚至需要两到三年,才能彻底恢复所有基础功能。

    苏时倒是没什么心理压力,听过安排签了几份知情同意书,就被带进了检查室,进一步细致地检查目前的身体状况。

    江辅秦等在办公室里,反倒要更心神不宁得多。拉了医生反复追问着治疗的细节和注意事项,听了疗程中可能出现的不良反应,眉头就越发蹙得死紧。

    “治疗多少是要有不良反应的,副作用肯定难免,只要还在可控的范围内,就都不要紧。”

    见到他眼中难掩的忧虑,医生笑了笑,出言开解一句,又把同意书推过去:“这里还需要家属签字,最好再留一个电话,如果联系不上陆先生,我们会和您联系的。”

    被“家属”两个字戳得心口微暖,江辅秦下意识接过笔,却又生出隐约迟疑:“您怎么知道——我是家属?”

    “陆先生说的,说就只管叫您签字就行了。”

    医生不了解商场的新闻,只是隐约知道陆望津的身份,却不清楚面前这个青年是什么人。指给他要签字的地方,又忍不住出言感慨:“之前都是张助理陪着他来,我们还劝他早点成个家,别像那次一样,被人家撞得几乎命都没了,连个能签病危通知书的人都没有……”

    签下姓名的笔尖忽然停顿,心脏砰砰跳起来。

    隐约觉得喉间发涩,江辅秦抬起头,握着笔的手紧了紧:“他那时候伤得很重吗?”

    “那么惨的车祸,活下来已经算幸运的了。不过陆先生后期调养得很好,现在的身体状况其实还可以,除了腿伤之外,没有落下显著的后遗症。”

    医生点点头,又忍不住唏嘘一句:“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按时休息,保证充足的睡眠和放松——陆先生是难得配合的病人了,我们之前还都说,要不是因为不能辛苦劳累,说不定华悦也不至于被那个麒麟给压得抬不起头来。”

    而那个人居然还连夜跑过来,帮自己忙碌了一天一夜。

    想起那具消瘦的身体因为痛楚而爆发的无声悸栗,江辅秦的胸口就窒闷得喘不上气,用力握紧了手中的签字笔。

    “毕竟身体比钱重要得多,不如这么想,钱没了还能挣,要是把身体熬垮就更不值得了。”

    看出青年的情绪不高,医生笑着拍拍他的肩,把签好字的同意书收起来:“这样就可以了,您还有什么问题吗?”

    江辅秦下意识轻轻摇头,脑海中却忽然腾起了个念头。

    冲动才一生出就难以自制,江辅秦霍然起身,抬手拦住医生:“我想问您,您清楚当时车祸的具体情况吗?后面那辆追尾的车,究竟是不是——是不是意外……”

    陆望津是这样告诉他的,所以他也这样相信了,可心底里却总有一个声音始终固执坚持,叫他依然无法彻底说服自己。

    陆望津不该是能做出那种选择的人,即使在那种情况下,那样的选择根本算不上是什么错误……

    “怎么可能是意外?后面那辆车的车头都撞瘪了,他那辆车的后半截也被撞得看不出样子,两辆车一起滚下去,就他一个人捡回了一条命。”

    医生诧异回身,也想起了当时的事,脸上不由显出些心有余悸的神色。

    “当时出救护车,我们看得清清楚楚的。连交警的调查报告都是写的蓄意肇事,也不知道陆先生到底是招惹了什么人……”

    “报告是肇事?”

    江辅秦低声重复一句,始终盘踞在心底的执念似乎终于有了真正的解释,只觉连胸口都彻底冷了下来:“可为什么没起诉?他都伤得那么重了……肇事不是应该起诉赔偿的吗?”

    “本来说是要告的,公诉那边都来法医要我们配合鉴定了。可陆先生出去了一趟,回来就坚持要撤诉,说是人都没了,一定要调查出结果也没什么意义……”

    即使在从医生涯里,这也算是极少见的新鲜事了。医生记得极清楚,这些也不算是需要替患者保密的内容,见他想要知道,也就一股脑说了出来。

    江辅秦点了点头,不再追问,沉默立了半晌,才拿起衣服走出去。

    他知道陆望津那一次是去了哪里。

    就在那天,陆望津去把他接回了家。

    作者有话要说:

    攻:小黑屋……≡ω≡

    #醒醒#

    #会被关的#

    第90章被监护的监护人

    等待检查的时间似乎格外长。

    两人一早就来了医院,已近中午,检查中的提示灯才终于熄灭,陆望津坐在轮椅上,被医护人员推了出来。

    一趟折腾下来累得不轻,他的额间都隐隐见了细汗,衬衫的袖口草草挽到手肘,棉球还按在才被抽了血的肘弯上。

    见他出来,江辅秦目光才终于亮起,霍然起身,快步过去替他披上外衣:“还好吗?”

    “没什么变化,还是老样子。”

    苏时笑着摇摇头,打算撤开按住棉球的手,却被江辅秦抬手按住:“再压一会儿,不然要青的。”

    青年的语气意外执着,苏时微微挑眉,任他按着自己的手,朝闻声跟出来的医生点了点头。

    医生和他早已熟识,细致地交代了注意事项,又把第一个疗程的药也交给他。江辅秦始终守在边上,数着时间已经差不多,才放开他的手,又半蹲下去帮他把衬衣的袖口也放下来,仔细将外衣套上穿好。

    他执意亲力亲为,苏时也就耐心地任他摆弄,一旁的医生看的感慨,笑着开口:“陆先生现在也有人照顾了,只要好好配合,疗效一定会很好的。”

    “借您吉言。”

    苏时笑了笑,朝他道了句谢,把外套穿好,由江辅秦推着出了医院。

    车就停在外面,江辅秦不叫他动,一手搁在他背后,一手揽在腿弯,稍一使力就把人抱了起来。

    才从医院里出来,消毒水的气味还没有散去。江辅秦收了收手臂,重新在陆望津的颈间寻到熟悉的清润气息,才终于安下心,将怀里的人小心地放进副驾。

    看着他熟练地把轮椅折起来塞进车里,一路绕回驾驶座,苏时解开外衣,笑着调侃:“看你架势,比我先前的助理都还要熟练了。”

    “以后我当你的助理,我照顾你。”

    江辅秦侧过身,替他把安全带系好,却没有收回手臂,反而愈发收紧,将额头抵在他颈间。

    他身上原本沾着些许冬日午后的寒意,被肌体相触的距离捂得微温,心跳隔着薄薄的衣料,一下下传进胸膛。

    苏时低下头,抬手揽住他,没有忽略那一丝极淡的烟气。

    心里莫名微动,苏时揽住忽然覆上来的身体,语气柔和下来:“怎么了,不高兴?”

    “没有,只是忽然想抱抱你。”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