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大梦叙平生 - 分卷阅读201 这个锅我背了![快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悦欣然的光芒却依然落在温润眸底。陆望津抬着筷子,一本正经地琢磨着要先吃哪一个,唇角勾起些许弧度,心情显然依旧颇佳。

    于是那一点窘迫局促就也彻底消散,江辅秦也不觉跟着笑起来,又拿过另一个抱枕垫在他右肘下,握着他的手腕叫他搁上去。

    陆望津很瘦,手腕一只手就能轻轻松松圈得过来,腕骨轻硌在掌心,叫人心里轻轻一颤。

    江辅秦松开手,确认他靠得舒服了,才仰了头轻声开口:“平时也要多吃一点,人的身体需要营养,不能总是这么熬,你嘱咐过我的。”

    “我毕竟不方便,若非必要,还是少麻烦别人的好。”

    迎上那双漆黑眸底的关切,苏时笑了笑,抬手落在他脑后,安抚地轻揉两下,低下头认认真真地吃着那一碗麻辣烫。

    他说得隐晦,江辅秦却忽然听懂了。

    目光落在那两条丝毫不能着力的腿上,江辅秦的目光一缩,小心地抬手覆上去,落在消瘦硌人的膝盖上。

    臂弯下垫着抱枕,总算减轻了始终缭绕不散的酸疼,手腕和手指却依然累得隐隐发僵。苏时吃了几口,等到胃里的烧灼渐渐减轻,就重新放下了筷子,不着痕迹地慢慢按揉着右手。

    他做得隐蔽,江辅秦却还是察觉到了他的动作,将他的右手拉进怀里,认真按摩着几处因为高速敲击键盘而隐约有痉挛趋势的肌肉。

    陆望津低头望着他,目色清和宁润,微凉的气息拂过颊侧,打在两人交叠着的手上。

    “几个漏洞我都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加上华悦的辅助,现在麒麟的情况已经用不着我帮忙。接下来,我大概要离开一段时间。”

    他的语气柔和,江辅秦却忽然抬头,目光定定凝在他身上,动了动嘴唇,没能发出声音。

    苏时无奈,笑着握了握他的手,将缓解不少的右手抽出来,低下头继续吃着堪称豪华的煮面:“我的医生联系我,说有新的治疗方案,说不定能让我重新站起来。我想试一试……”

    “我陪你!”

    对方说的和自己的念头不谋而合,江辅秦急声开口,目光亮起来,语气难掩期待急切:“复健会很辛苦,你身边需要人照顾。麒麟已经稳定了,我更能陪着你,对不对?你说不想麻烦别人,我不是——我不是别人……”

    他说得忐忑,几乎不敢抬头,目光落在屋角,指间用力搅着对方衬衫的下摆。

    迟迟得不到回应,江辅秦沉默下来,眼底的光芒渐转黯淡,手上力道终于缓缓松开。

    下一刻,却忽然被一只沁凉的手掌包住。

    抬起目光,陆望津正望着他,妥协地轻叹口气,眼里浸过无可奈何的纵容笑意。

    喉间涌起滚烫热流,江辅秦深吸口气,止不住挑起了唇角,忽然起身,将眼前的人整个结结实实抱住,额头抵在他颈窝间,说什么都不肯松手。

    一句话就又变得高兴了,还真是比平时好哄得多。

    苏时被抱了个正着,含笑拍拍他的手臂,一本正经温声开口:“不准耽误工作,华悦交到了你手里,到时候我可要检查。”

    领导层交接之后,这还是他们之间头一次正面提起有关华悦的内容。

    江辅秦的身体一僵,下意识想要直起身,却被他重新按了回去,掌心的温度安抚地落在背上。

    “我一直在等着这一天,可以把华悦重新还到你手里。而你拿回它的方式,也确实令我感到骄傲。”

    耳畔的声音诚恳欣然,江辅秦抬起头,迎上那双眼睛里润泽温朗的光芒,下意识屏息,心口酸楚疼痛无声交织,却唯独感觉不到丝毫喜悦。

    他的身体慢慢滑下去,伏在陆望津的双腿上,强烈的悔意煎熬着心口,终于叫他再难以对这件事只是避而不谈。

    当初的事情都已经结束了,无论是谁的过错,无论在那些模糊的措辞之下究竟还发生了什么,其实都不再重要。对方无论使过了什么手段,都曾经彻底得到了华悦,商场原本的规则就是这样,陆望津根本就不欠自己任何东西。

    那个人是抱着怎样的心情把自己培养了整整八年,然后看着自己掉过头来,用这些年学会的东西给了华悦狠狠一击的?

    “你明明就能把麒麟彻底击垮,你只要动动手就能的……”

    终于把始终梗在胸口的那句话说了出来,江辅秦涩声开口,眼眶莫名干涸发烫。

    陆望津如果想赢,根本就不可能输。他能在八个小时内编出一套完整的补丁,也一样早就能叫华悦的系统焕然一新,麒麟的防火墙对他来说空若无物,只要他想,随时都能来拿走麒麟所有的核心数据,只要稍微施以陷阱,随手就能叫麒麟系统彻底陷入崩溃。

    可他却什么都没做。

    “你也什么都没做。”

    像是猜透了他的心思,陆望津轻笑着温声开口,江辅秦下意识抬起目光,正落进那双沁了笑意的乌润瞳底。

    苏时笑着拍了拍他的背,隔了片刻,才又缓声说下去。

    “你父母的过世都与我有关,其实你原本不必相信那些解释——甚至可以直接把我关进小黑屋里,想办法折磨我,摧毁我的意志。我的那些下属都认得你,你告诉他们我生了急病,不会有任何人怀疑,谁都不会去找我的下落。”

    “到时候你可以对我肆意妄为,想做什么都可以。等到我的意志被你彻底摧毁,你也就完成了复仇,同时也能拿到华悦的股份……”

    这样的剧情他也没少经历过,高级世界里偏激个性的角色比比皆是,小黑屋实在都算是比较温和的剧情了。

    江辅秦听得诧然,抬头怔忡地望着他,眼里满是错愕难解。

    苏时忍不住轻笑,摇了摇头,抬手拍拍他的肩膀:“我没有家人,对我来说,和你相依为命就是个很好的选择。所以公司在谁的手里,其实也都是一样的,不是吗?”

    他先前说的内容实在太过震撼,江辅秦怔怔点了点头,犹豫片刻轻声开口:“你说的小黑屋——”

    “想都不要想,去给我冲杯热可可,不要太烫的。”

    断然打断了江辅秦的话,苏时抬手把他推开,心安理得地支使着对方去干活,自己重新靠回去,把有些凉了的面继续吃完。

    原本还打算等治好了腿,再回来给对方一个惊喜,现在看来,大概已经用不着了……

    处理好公司的事务,江辅秦特意空出了一整天的时间,陪着陆望津约见了主治医生。

    疗程大致分成三个阶段,首先要服用药物刺激神经的敏感度,叫残余的神经争取恢复功能,同时尽量调整身体,等到身体状态调整好之后,就可以通过手术治疗重建神经通路。

    前两个阶段大概需要三个月的时间,而手术之后还有漫长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