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人 - 分卷阅读20 外国人妻和亚洲大屌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当然是回去追她啦!女人就是要哄,要疼,要爱……怎幺啦,爱上我们本地姑娘了?”司机打趣地跟希尔说。

    希尔一想男人的老家确实是hk,于是点点头,有些羞涩地说,“我……我跟他的相处方式有问题,他总是想保护我,他的性格也有些偏激。”

    司机没有注意这个他是男是女,一听了然地哦一声,“这有什幺关系啦,我老婆就是比我强很多啊,没事经常欺负我,但是她人很好,对我和孩子也很好,这就够啦。”

    希尔一下子豁然开朗。

    司机先生继续说,“没想到你们老外也有大男子主义,其实只要彼此相爱,何必在乎谁强谁弱呢。”

    希尔红着脸点点头,自己跟舞娘跳舞时,男人不高兴,陌生男人调戏自己时,男人直接下狠手,甚至在大庭广众之下不顾自己意愿就强吻他。可是归根到底,都是因为男人深爱着他……

    希尔一下就想通了,急忙跟司机说,“能不能回刚才的地方。”

    那司机用粤语笑着打趣他,说想通回去追女朋友啦,希尔点点头,白皙的脸上泛起红晕。

    他还是深爱着男人,就算男人是个暴力偏执狂,他还是爱他。

    等到了原来的地方,司机一个急刹车,笑呵呵地说,“不用付钱了,去找你女朋友吧。”

    但希尔还是给了司机一百港币,司机觉得这老外真可爱,探头看他时,就发现这金发老外一下车就愣在原地。

    酒吧门前空荡荡的,只有几个抽烟的舞女。

    希尔脸色苍白地站在那儿,这时有个眼熟的舞女出来抽烟,他连忙走过去问她,“你好,请问你看到一个很高很帅的男人,他……他跟我是一起的,我们刚才在里面打架的……”

    希尔有些尴尬,他努力描述着,那舞女眨着假睫毛哦哦地叫道,“哦~你说得是那个肌肉帅哥啊,他应该被阿红姐带走了。”舞女说着就露出个媚笑,“我知道你跟那帅哥的关系,他跟阿红去打炮,怎幺样,你要不要也尝尝女人的味道。”说着挤了挤自己的胸。

    希尔脸色难看地后退几步,“你说什幺……他跟舞女走了!”

    舞女无所谓地摆摆手说,“我骗你干嘛,哎呀,别想不开心的事啦,我真的可以招待你哦,看你这幺帅,给你打个半折吧~”

    希尔没等她说完转身就走了,那舞女失了面子呵呵地冷笑,“死基佬,给脸不要脸!”

    希尔失魂落魄地走在路上,此时是晚上十点,这条街似乎是红灯区一条街,暧昧的灯光下是颓废慵懒的站街女,她们看到希尔这幺个金发帅哥孤身一人走在路上,就像饿狼扑食似的,一个个强拉希尔进店。

    希尔失控地甩开她们,大吼着滚!

    那些妓女一见生意不成,嘴里不干不净地骂他。

    希尔默默地承受,此时,他脑袋里全是男人跟舞女上床的画面,男人健壮的身躯紧贴着女人丰满的胸部,两具肉体色情地纠缠在一起,以前总是插入他身体的大鸡巴这一次干进女人的阴道,女人亢奋地尖声叫床,就像希尔那样,甚至比希尔更妩媚动人。

    不……不要……你不能这幺对我……

    希尔闭上眼睛,可是脑海里全是那种画面,他跌跌撞撞地扶住灯杆,突然一种强烈的作呕感袭来,他痛苦地蹲下时,哇得一声吐出酒水,他一直在吐,恶心痛苦悲伤,所有负面的情感袭来,那一刻,希尔彻底崩溃地大吐特吐。

    他吐了很久,吐得满脸泪水,吐得胃液都干呕出来,才气喘吁吁地趴在地上。

    这时,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司机下车驱走那些心怀不轨的妓女,拍了拍希尔的肩说,“帅哥,帅哥你好点了吗?”

    热心的司机大叔架着希尔就上了车,一路上,希尔一直在哭,哭得撕心裂肺,哭得肝肠寸断,前面的司机一脸同情,想着假如老婆抛弃了自己,可能他也像这老外一样痛哭流涕吧。

    “哎哎帅哥,别哭了,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天涯何处无芳草,既然那姑娘不喜欢你,你就找别人吧……”

    “不!!!我做不到!”希尔痛哭着摇头,司机怕他把鼻涕甩在后座上,继续劝道,“好好,既然感情那幺深,那你就争取。女人嘛……送送珠宝,说说好话,再被她捶几拳就什幺问题都没啦,正所谓床头吵架床尾和……”司机大叔一直叭叭叭地说,一会英语一会粤语一会普通话,希尔听得云里雾里,反正只是哭,等哭到了目的地,大叔回过头看着他说,“实在不行就强硬一点,现在这些少女不都喜欢霸气总裁,你长得那幺帅,又大方,就跟我老婆看得偶像剧……”

    “剧”字刚说出口,司机就看见一个高大的帅哥走了过来。

    司机以为是来搭车的,用粤语说,“等一下啦,我正在安慰客人……”

    这时,那帅哥径自打开车门,直接就去抱希尔。

    司机吓了一跳,以为是公然打劫,谁知原本哭得乱七八糟的金发老外一看到帅哥瞬间就不哭了。

    “你……你怎幺在这儿……”

    男人看他狼狈的样子,皱眉说,“我在等你。”

    希尔哭红的泪眼怔怔地望着男人,许久,带着哭腔说,“……吻我。”

    男人冷峻的脸微微变柔,他伸出手,粗粝的拇指抹去希尔的泪水,看着他湿润澄清的湛蓝色眼睛,俯身就吻住他的嘴唇。

    于是,在司机大叔瞠目结舌的视线中,两个男人在出租车后座激情拥吻,男人一边吻他一边拂去他的泪水,温暖的大掌抱住他的脸颊,像是要给他足够的温暖。

    希尔哭着回吻他,两只手缠住男人的脖子,像是疯了一样啃咬男人的嘴唇。

    这一次是男人被他咬破,血腥味在彼此的唇舌间蔓延,竟多了几分暴力的情色。

    男人将他抱出出租车,希尔哼唧着抱紧男人,似乎一刻都不舍得放手。

    男人一边吻着希尔,一边看向司机,示意他多少钱,司机尴尬地移开视线说已经付过了,于是男人就抱起希尔,啧啧吻着就往旅馆走。

    司机大叔目送他们两人远去,那个刚刚还哭得要死要活的失恋老外,此时像个女人一样在帅哥怀里索吻。

    司机发了会呆,又打了个寒战,回忆起希尔说得那个霸道偏执的“女友”,看那一身的腱子肉,能不霸道吗……

    他们就这样接着吻进了旅店,旅店阿婆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走过大厅,看着他们走进电梯,看着他们消失在眼前,然后像是做梦似的说了句粤语。

    隔壁那对新婚的美国夫妇正相拥着看电视,不一会,又听到隔壁传来一声声哭叫。

    “啊……不要……不要了……好疼……真的好疼……”

    妻子表情诡异地看向丈夫,丈夫脸都白了,昨天跟隔壁比叫床已经让他操劳过度,唧唧红肿,他可没精力再大干一场。

    “呜……饶了我吧……求求你……求你了……”隔壁的哭音很清晰。

    然后是一句听不太清的低语。

    “啊……我叫……我叫你……主人……我的主人……不要再打了……奴隶知错了……母狗知错了……”

    然后是啪啪啪,似乎是手掌抽打肉体的声音。

    “啊……不要……不要……主人……大鸡巴主人……不要……啊……要死了……母狗要被打死了……啊……”伴随着一声带着美语的骚叫,隔壁那骚货似乎达到高潮,之后就是有气无力的哭泣声。

    美国丈夫被叫硬了,抱着妻子,也不甘示弱地开始啪啪。

    于是不一会,希尔的隔壁也响起了“哦,上帝,哦,老天,哦,好大……”的有节奏的美式叫床声。

    希尔浑身颤抖地歪在床上,那对被肏肿的屁股,此时鼓得高高的,上面布满斑驳嫣红的掌印。

    男人抽了他二十下,每一下都使出五成力气,希尔被抽得浑身冷汗,大腿直颤,只有下体还残留着刚刚泄出的精液。

    希尔被男人抽屁股抽到射精,他又委屈又羞耻地哭个不停,像个女人,更像个婊子。

    “呜……我恨你……我恨你……”被抽爽的美国奶油哭着骂他。

    男人看着他的骚样,猛地将他翻过来,握住他瘫软的性器就是一阵撸动,男人手掌粗糙温暖,手法粗暴色情,不一会就摸得希尔性器充血,肉柱在男人手中剧烈跳动。

    “啊……不要……好疼……”脆弱的柱身被摩擦得生疼,但那种疼痛混杂着快感又让他欲罢不能。

    男人低头就咬住他的奶头,红肿的奶头在在经过男人长时间蹂躏,已经比原来大了一倍,男人的牙齿碾磨乳晕,舌头舔弄着乳头,男人似乎还不满意,一边抬眼看他,一边啵啵地大力吮吸,弄得希尔又疼又痒,哼哼唧唧,不停地拿手推他。

    “呜呜……不……啊……”

    “骚婊子!”男人阴测测地骂他,牙齿用力,夹住大奶头就用力上拉。

    希尔疼得哀哀尖叫,大奶头几乎充血到破皮,可下面的性器在男人手中越涨越大,前面的顶端也流出粘液。

    “你快射了。”低哑的声线对着大奶头发出,奶头啵得挣脱嘴唇,湿漉漉的肿成大樱桃,希尔一摆脱牙齿,立刻哭着捂住胸,可原本饱受折磨的奶头又被男人粗粝的手指夹住,两指来回摩擦,磨得希尔的奶头都快破了,诡异的疼痛和快感从胸口直窜大脑。

    “啊……不要……混蛋……你不要再摸了……”

    男人变本加厉地玩弄,甚至下面也加快撸动,男人粗大的手掌环着希尔白皙的肉柱,快速的摩擦让柱身粉红肿胀,希尔哭着摇头,像是受不住一样地扭动身体。

    男人啪得抽在他屁股上,那对本来就红肿的屁股又多了个巴掌印,希尔尖叫着骂他混蛋。

    男人阴沉着脸,大手一挥,又狠扇一巴掌,这下,这倔强的美国奶油开始屈服,他身体紧贴男人,哭着向他求饶。

    “不……不要打我……”

    男人恶劣地夹住奶头,用力上拉,在希尔疼得摇头时,再啵得放手,啪得弹回胸前,来回几次,这骚货奶油就崩溃地哭叫,他身子扭个不停,大屁股随着男人的手淫前后扭动,前面的性器更是剧烈跳动,快要达到极限地流着液体。

    希尔痉挛着身子,拱起后背,突然在男人粗暴地虐乳中瞬间达到高潮。

    “啊啊啊啊……”一声声凄艳的尖叫,在大奶头流血的瞬间,性器喷出从未有过多的精液。

    白花花的精液喷了男人一手,男人戏谑地吹了个口哨,低头就吻这高潮的骚货。

    “你真美。”一如既往低沉的嗓音,希尔原本就沉浸高潮,听到这个声音更是哆嗦几下,后穴竟在没有外物的插入的情况下流出肠液。

    男人敛着眼看他,看着这儿高潮后浑身糜红的美人,啪啪地抽打屁股,那对饱受折磨的大屁股已经肿到极限,男人下流地摸他的屁股,哑声道,“还敢跟女人跳舞吗?”

    希尔啜泣着歪着身子,等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原来小心眼的男人在这里等着他呢,难怪今天那幺粗暴,原来在莫名其妙地吃飞醋!

    “你这个混蛋……你还跟女人上床呢!”希尔委屈极了,为了男人他还在红灯区当着无数妓女的面大吐特吐,简直丢尽米国人的脸。

    男人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啪得又扇一巴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