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人 - 分卷阅读5 外国人妻和亚洲大屌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啪啪扇了几巴掌,希尔的眼角又溢出泪花,他哭着摇头,男人就将他裤子脱掉。让那对布满手印的肥臀坦露在空气中,然后直接就挥手猛扇,像是惩罚一样,抽打他的屁股。

    “啊……不……求你……不要……”希尔哭着哀求,啪啪的声音清脆响亮,很容易会引起别墅前面保姆和女儿的注意。

    男人却越发狠厉地抽他,粗糙的大掌变着花样地凌虐肥臀,把那对屁股扇得左右乱颤,臀肉肿胀,连臀缝都喷出之前内射的精液,男人才勉强放过他。

    此时的希尔被蹂躏得浑身冷汗,他哭着跪在地上,大屁股抖个不停,潮湿的臀缝还不断溢出稀稀拉拉的精液。

    男人爱死他屁股流精的骚样,之前的怒气尽消,俯身就将他抱起来。可怜倔强的美国奶油还在挣扎,却还是被男人霸道地按在胸前。

    男人低下头,亲了亲他汗湿的脸颊,希尔哭泣地闭上眼,再也不敢躲闪。

    男人笑了,亲了几下脸蛋就去吻他的嘴唇,希尔不想让男人得逞,可他的后脑勺被男人按住,连转动的空间都没有,根本无法逃避男人的强吻。

    男人的舌头一探入口腔就粗暴地入侵,大舌勾弄着他的粘膜和骚舌,然后又捅进他的喉咙,色情地舔他的舌根。

    “呜呜……”希尔拼命挣扎,可他一米七五的身材只能被高大的男人禁锢,然后被迫地仰着脖子,任由男人的大舌在他口腔里翻江倒海,恣意享受。

    希尔的眼泪都出来了,他哭着被男人强吻,哭着跟男人的舌头交缠,哭着吞咽男人的唾液,他甚至被男人抱住屁股,下流地来回搓揉抚弄。

    他的大屁股一直在男人手中乱颤,男人色情地拍打它们,像是玩女人的乳房那样揉他丰满的臀肉。

    希尔被揉得浑身发软,自我和自尊完全崩塌,就在这时,女儿甜美稚嫩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爸爸……爸爸你在哪里?”

    喔……不……我的西里……

    假如被别人看到……假如被西里看到的话……

    “你放开我……求你……求你放开我……”希尔开始剧烈挣扎,他努力想掰开男人的手,想穿上裤子,可身体还是被男人铁钳似的手臂禁锢。

    “不……求你了……我求求你了……”希尔哭着哀求,神情惊慌绝望,宝蓝色的眼睛全是任人宰割的怯懦。

    男人被他的眼神取悦,猛地松开他,看这漂亮的婊子慌慌张张地穿上裤子,在系好皮带的一瞬间,小西里和爱拉出现了。

    “爸爸,爸爸,你为什幺躲在这里?”小西里脆生脆气地问他。

    爱拉也围着希尔转着圈地撒娇,当然,对那个轧伤他前爪的罪魁祸首也不吝啬它的热情,甚至将两只爪子都搭在男人身上。

    男人不喜欢狗,对比满是毛发的真狗,他好像更喜欢白皙丰满的美国人形犬。

    而他眼中的母狗正抹去泪水,跟他女儿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英语。

    当他靠近时,他的美国母狗轻微颤抖,惊惶地看着他,眼睛里又泛起迷人的泪光。

    男人没有吓他,而是蹲下身,摸了摸小西里的脑袋,女孩对他还是挺抗拒的,噘着嘴看着这个轧伤爱拉的坏人。

    男人笑了笑,突然用英语说,“我可以在这里干活赔罪,直到你原谅我为止。”

    奇怪的语法和不标准的单词让小西里没听懂,希尔却大致明白了,他的脸色发白,像是看着一个活生生的恶魔。

    恶魔站起身,直视着希尔,用中文一字一顿地说,“我会彻底肏服你,无论是你的身体还是你的灵魂。”

    希尔听不懂,就感觉这恶魔在念咒,念着一些色情下流的魔咒。

    他磕磕巴巴地说说,“我可以给你钱……请你不要再纠缠我和……”

    男人目光变暗,希尔吓得闭上嘴巴,拼命地深呼吸,用深呼吸克制内心的恐惧。

    上帝……上帝……我该怎幺办……求上帝救赎您的子民……哦……老天……上帝……雅典娜……请救救我吧……

    第6章 彻底放纵的淫荡奶油(激h,浴室激情play,粗暴做爱,一夜n次,高潮迭起的奶油……彩蛋)

    希尔红着眼睛跟女儿解释,他们的家里近期会多一个劳工,一个高大魁梧的亚裔除草工。

    小西里问男人你以前是做什幺的?

    男人摇摇头,表示他听不懂,小西里很无奈跟爸爸说,“爸爸,你为什幺要雇佣一个歪果仁?”

    希尔无法回答,因为他屁股里还夹着这个外国流氓的精液。

    保姆苏菲在忙完工作后跟希尔告别,希尔向这个勤劳的菲裔女性表示感谢,然后有些难堪地说,以后家里的除草工作会交给男人。

    苏菲对男人很有好感,闻言非常高兴,并且说男人力气很大,说不定可以把后院的废弃游泳池清理了。

    希尔敷衍地表示感谢,然后送走苏菲。

    等他回来时,那个暴力下流的亚洲恶魔正在陪女儿玩耍,他英俊的脸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身材高大挺拔,几乎有五个小西里那幺高。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男人。

    希尔深吸一口气,强笑着抱起小西里,然后不着痕迹地将女儿带走,只丢下这个亚洲流氓。

    等他回来后,男人正在干活,他肌肉虬结的手臂推动着除草机前进,赤裸健壮的后背又是一层晶亮的汗水,希尔舔了舔嘴唇,觉得男人很脏,又觉得他很性感。

    这很矛盾,希尔是个作家,又是半个心理分析师,他分析一下自己的心理,可能是某种变异的斯德哥尔摩症状?

    这时,男人看向他,漆黑的眼睛笑意沉沉,又带着某些色情的意味。

    希尔咬咬牙,慢慢走过去,还没想出简单的英文句子,就被男人一把抱住,热气腾腾的汗液浸透他的衬衫,还带着男人浓重的体味。

    “你……你先去洗澡……哦上帝,你到底多少天没洗澡了!”希尔红着脸大叫,男人没有回答,他听不懂,估计就算听懂了也会装没听懂。男人从后面抱住希尔,握住他的手背,操纵着他开始推动除草器。

    除草器嘎吱嘎吱的响个不停,阳光也非常晒人,希尔有些恍惚,他像行尸走肉一样地跟着除草机往前走,男人灼热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肩窝,男人的汗水滴在他衣襟里面,男人时不时发出低沉的嗓音,说着一些他听不懂的古老语言。

    男人的胯部顶着他的屁股,随着来回走动,男人的胯下越来越鼓,希尔是男人,他知道那是什幺,只是这该死的亚洲禽兽发情频率也太高了,他到底是不是人类!

    “你不能再碰我……”希尔知道自己在说废话,更何况对方还听不懂。

    “骚婊子,你的屁股真大。”男人驴唇不对马嘴地调戏他。

    希尔也听不懂,但感觉语气很情色,估计跟他的屁股有关。

    “你这个流氓……这是美国,懂吗,这不是印度,强奸是要坐牢的!”

    希尔有点分不清印度人和东方人,在他印象中那里差不多,都是贫瘠穷苦的地方,据说古老的东方还会因为饥饿食用自己的孩子,还会贩卖自己的妻子,还会……反正很可怕就是了。

    而男人又说了一句什幺荤话,反正下面的鸡巴越涨越大。

    希尔怕被邻居看见,开始往后院那里除草,他一边推机器,一边愤恨地说,“我会阉了你,你这个混蛋。”

    男人知道这里没人,侧头就吻他的脸蛋,希尔躲闪不及,被亲了好几口,白皙的脸蛋都泛起红晕。男人痴迷地望着他,在他耳根处咬了几口,哑声道,“你真漂亮。”

    希尔敏感地颤抖几下,想回头说什幺,却又被这个亚洲流氓堵住嘴唇。

    美国人很开放,性爱至上,这也跟他们的教育有关,他们从幼年灌输的思想就是自私的自我的也是自由的,爱情就是爱情,讨厌就是讨厌,憎恶就是憎恶……喜欢就是喜欢。

    希尔讨厌强奸,讨厌亚洲人,讨厌肮脏的亚洲流氓,可是此时,他却在卫生间里,跟认识了一天半交配了十几次的亚裔大屌男疯狂做爱。

    男人赤条条的躺茬充满泡沫的浴缸里,彵的背靠在浴缸边缘的斜坡上。希尔也一丝不光地骑在他身上,分开双腿,糜烂的后穴跟男人的性器官结合在一起。男人双手扶住希尔的腰和屁股,强迫他前后摆动,希尔就像个婊子那样一耸一耸地套弄鸡巴,两个结合处不断发出噗嗤噗嗤的水声,希尔雪白的屁股紧压着男人乌黑的睾丸,硕大的睾丸随着希尔丰臀扭动的节奏一抖一抖。

    男人黝黑粗壮的大鸡巴激烈地上下耸动,一遍一遍贯穿他柔软的腔道,每一次深插,两个人的生殖器都紧密交合,黝黑的睾丸撞击白嫩的臀肉,荡出一阵一阵的肉波。

    “你这个欠操的婊子。”男人低喘着奋力挺动,希尔被干得上下乱颠,尖叫呻吟哭泣哀求交织着回荡在封闭的卫生间里,因为潮湿的空气,让希尔的声音越发黏腻淫荡。

    “喔……不……上帝……太大了……啊……”希尔哭个不停,身子微微后仰,那对性感的屁股更是再也离不开鸡巴,小幅度地耸动套弄,恨不得把亚洲浓精全夹出来。

    男人发狂一般地肏他,肏这个风骚下贱的美国婊子,硕大的龟头狂野地撞击腔道,睾丸凿击肥臀,将这湿漉漉的白嫩骚货肏得死去活来,哭叫连连,那头漂亮的金发垂在额间,那双漂亮的蓝眼睛充满泪水,那柔软紧致的腔道更是做好受精准备,急速地搅紧收缩,死死地夹住男人的龟头。

    “妈的……夹得真紧。”男人分开他的臀瓣,微微抽出一部分,在希尔淫荡的喘息声中,带出大量的淫水,然后就着淫水泛滥的时候,猛地一顶,大龟头直接就肏开他瘀红的腔口。

    “啊啊啊啊……”希尔仰着脖子,哭着被大鸡巴干进了最深,“喔……天啊……不要……救命……太深了……”

    男人一边持续不断地抽插顶弄,一边双手捏住他的奶头,狠狠地拉扯,在猛地松手,让它们弹回胸前,如此周而复始地凌虐了几次,奶头就充血红肿,在白皙的胸前像是点缀的甜美樱桃。

    希尔被虐得浑身发抖,白腻丰满的身体更是染上一层情欲的潮红,此时的他性感迷人,在昏暗的灯光下,在潮湿的水蒸气中,像一个诱惑男人的妖精那样随着抽插淫荡摇曳。

    男人着迷地望着他,突然猛地将他抱住,强壮的胸肌按压他肿胀的奶头,胯下更是疯了一样往上猛顶,噗嗤噗嗤的水声越来越大,撞击也变得凌乱狂暴,男人粗暴地低吼着,胳膊钳住他的腰,大手按住他的屁股,像是要肏穿他一样干他的肉逼。

    “呜……好疼……喔……上帝……你……你要干死我了……”希尔尖叫着疯狂摇头,他像是濒死一眼抽搐颤动,两只修长的大腿分开到极致地架在浴缸边,他骚穴也扩张到极致,像是快要裂开一般承受着男人狂风暴雨地猛肏。

    男人的抽插越来越快,龟头的撞击也越发狠辣,希尔捂着肚子,像个等待受精的婊子那样夹弄鸡巴。不一会,他就被男人肏得淫荡喷精。

    男人等的就是他的高潮,在希尔嘶喊哭叫的时候,大龟头猛地顶开他逐渐松弛的腔道,在那充斥着爱液热浆的腔道里,凶狠地射出他积攒依旧的滚烫精华。

    灼热的浓浆像水枪一般喷射着他柔软的腔道,希尔紧绷着身体,像是承受内射般哭泣颤动,突然爆发出一声尖叫,那尾音戛然而止的瞬间,被内射到高潮的婊子死命的环住男人的背部,指甲也全都深深陷入男人健硕的背肌里。

    男人还在内射,抱住他的细腰,按住他抖动的屁股,在他柔软的腔道里喷出一股又一股的浓精。希尔被射得神魂颠倒,涣散的泪眼里全是情欲后的满足。他闭着眼,白皙的脸蛋浮起红晕,身子微微痉挛,四肢依旧死死地抓住男人,任由男人的舌头在他口腔里霸道舔吻,恣意放纵。他本能地啜泣着呻吟着,整个人都沉醉在绝顶高潮的余韵之中。

    高潮过后的希尔,无力地回应男人的热吻,两瓣嘴唇交叠碾磨,舌头色情交缠,久久不愿分离。两具汗湿的身体贴靠在一起,男人一边吻他一边抱紧他的腰,希尔也死死抓住他的背肌,像是报复他似的,在男人的后背上划出一道道红痕。

    男人根本不在意这点疼痛,他将这美国婊子一把抱起,在这个空阔潮湿的卫生间里,一次又一次地用站立式强悍贯穿,把希尔干得乱七八糟,又哭又叫,然后裹着浴巾将希尔带到二楼的客房里,在那张干净的大床上,疯狂地占有他。男人像是有使不完的力气,粗暴狂野地肏他干他,把他从床头干到床尾,又搂着他滚下大床,在床下肮脏的地板上,狠狠地射入最后一波精液。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