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人 - 分卷阅读4 外国人妻和亚洲大屌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男人咬了几口又安抚地亲吻那里,啧啧的亲吻声色情粗重,听得希尔的全身都泛起羞涩的潮红。

    男人吻了一会又去咬他穴口的肉,希尔又疼又痒地呻吟,刚叫了几声,就被攀上来的男人堵住嘴巴。

    有点洁癖的希尔立刻放声尖叫,男人粗暴地堵住他的嘴,顺便将大舌也探进他嘴里,希尔扭来扭去地拼命挣扎,才几下就把这东方恶魔惹火了,大屌顶着他骚逼猛地一顶,便把这风骚的白嫩婊子钉在身下,然后大鸡巴像是打桩一样猛肏,上面像活吞了他似的疯狂舌吻。

    于是就这么上下开弓,又亲又干,不一会就把洁癖的美国婊子玩到放浪哭叫,只知道岔着腿让男人干得更深。

    第4章 被当成婊子肏的美国奶油(高h,各种姿势,激情接吻,内射,动情的奶油)

    讲道理,美国白人男子被亚洲的大屌猛男肏到高潮迭起本身就是件丢人的事,更何况希尔还瞧不起亚洲人。

    等他一睁眼,他瞧不起的亚洲大屌男正抱着他在睡觉,还是在他地下仓库的备用木床上。

    上帝……那根大鸡巴还塞在他屁股里,将他的腔道插得满满的……

    希尔呻吟了一声,就感觉那硬硬的大屌捅得更深,顿时浑身都软了,大屁股跟着颤个不停。

    男人也醒了,也不说话,就这样抱着他的腰,轻微地抽插捅弄,搅出噗嗤噗嗤的水声。

    “哦……不……”

    “我的大鸡巴在婊子的逼里泡了一天。”这句话是中文,幸好希尔听不懂,但那热热的低哑声音却刺激得他脸颊连带着耳根都红了。

    “饶了我吧,请你放过我……我可以给钱……”钱这个字希尔带着哭腔着重强调。

    男人一听,哑声道,“又要钱,婊子就那幺缺钱?”男人说着就噗得一声抽出鸡巴,站起身,在希尔面前晃荡他惊人的大屌和健硕的裸体,然后从那个破烂的夹克里掏出一个钱包。

    老天……这亚洲人是听不懂人话吗……

    “拿好你的嫖资……”啪得一声几张美金甩在他胸口,希尔一脸惊愕地拿起钱,却被那野兽般的亚洲猛男再一次抓住脚腕,男人将他拉到床边,鸡巴顶着他湿软的后穴,摩擦了几下,在他羞耻惊恐的眼神中,再一次连根肏入。

    “啊啊……不……不要……”

    希尔头顶着墙壁,大腿悬空抬高,结合处的肉逼抽搐着裹住大屌,像个骚嘴那样吮吸着男人粗大狰狞的阴茎。

    男人粗暴地猛烈撞击,健硕的肌肉在眼前晃来晃去,此时的希尔就像个男人的专属自慰器那样,来来回回地套弄大屌。

    “哦……不……先生……求你了……”宝蓝色的大眼睛里充满泪水,男人却毫无同情,看着他哭着抓住美钞的样子,反倒像一个谁都可以肏的美国婊子。

    男人的大鸡巴又粗又翘,此时完全就磨着前列腺地往里顶,希尔是个男性,男性对欲望总是无法自控,不一会,就被干得性器充血,一颤一颤地喷出稀液。

    “呜……不要……”希尔眼泪越流越多,男人干得兴起,大鸡巴猛地刺入,又将这美国婊子肏得肚皮鼓起。

    雪白的肌肤配上勾勒着大屌的小腹,看着就情色。男人什幺时候见过这幺美艳的画面,砰砰几下就将这白嫩骚货猛地抱起来,让他岔着腿,扭着腰在自己胯间上下乱晃。

    男人的大手摸着他的肚皮,感受着大屌在他肚子里凹凸的触感,越摸越爽,下体也耸动得越来越快。

    希尔被干得胡乱颠动,漂亮的骚穴吞吐着男人的大屌,嘴里一阵哭叫,手上还拿着肮脏的美钞,金黄色的发丝汗湿摆动,甩下的汗液飞溅在男人的脸上身上,逆着光,这骚货仿佛是天使降临,全身都反射着圣洁的白光。

    男人痴迷地望着他,按着他的小腹,听他尖叫着说不要,又去捏他的奶头。

    希尔难堪地躲闪扭动,却被这野兽般的男人按在墙上,臀瓣啪啪地承受撞击,两只奶头被死死地掐住,来回拽拉,希尔哭着哀求,男人就探头吻他,用他那带着浓烈烟草的唇舌霸道强吻。

    希尔原本还在挣扎,慢慢地被野兽吻到动情,嘴里不住地闷哼淫叫,腰臀一耸一耸地套弄鸡巴,彼此激情似火地爱抚对方,男人的大舌卷住他的骚舌,在他嘴里一次次流连忘返地吮吸挑逗。

    希尔被他吻得脸颊绯红,双手死命地环住男人的脖颈,而那光滑柔软的身体更是抑制不住地颤抖抽搐,肉穴腔壁中的粘膜和嫩肉也是死死地缠住那不断闯入的巨大,一阵无法自抑的加紧和收缩后,像是高潮般的哭泣摆头,前面的性器又亢奋喷出液体。

    “夹得真紧……”彼此贴合交缠的唇舌溢出男人的低喘,希尔哭着伸出舌头,又被男人霸道地咬住,他一边咬着美国蜜桃甜美的骚舌,一边奋力顶弄,男人精壮结实的腰臀上,那一道道条状的肌肉不断抽动,此时像只发情的猛兽般,拼命地往希尔的腔道挺进。

    刚经历过高潮的希尔白皙的脸蛋沾染着泪水和汗液,让人晕厥的快感还未消退,后穴里又掀起另一场狂风暴雨,紧致淤红的腔口遭受从未有过的撞击,不断加快的速度让希尔几乎无法承受,他只觉得男人的鸡巴就像一根灼烫的火柱,狂野霸道地在他后穴里搅拌燃烧和无情贯穿。

    “哦……哦……不……不要……我好胀……胀死了……呜……饶了我吧……先生……不要……不要……”嘴上哭着说不要,那丰满的双臀倒是越分越开,像是祈求男人能肏得更深干得更狠,灼热的欲火在四肢百骸中疯狂燃烧,不一会就让这个漂亮的美国婊子深陷情欲。

    全身再一次急速抽搐,他浪荡又脆弱地高声叫床,男人听不懂他的话语,但也能猜到意思,大概就是大鸡巴太大了,婊子要死了,干死婊子之类的骚话。

    男人一边肏他,一边抱起他的大腿,将他的小腿架在肩头,将所有力量都集中在雄腰,便开启越发狂猛的狠抽狂插,男人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狠地凿击骚逼。

    “喔……恩……啊……不……不要……我要……我要死了……”希尔再次被肏上高潮,他脸颊绯红,妖艳迷人的双眼满含春情和泪水,两瓣红肿的双唇更是吐出从未有过的骚浪呼声。

    男人像是也撑到极限,粗哑低吼道,“婊子,看我怎幺插爆你的骚逼!”大汗淋漓的强壮身躯爆发出最后的力量,硕大的鸡巴疯狂的凿击肉逼,大龟头挤压腔道,直插得密不透风,淫水狂流。奇异的快感像电流一般传遍彼此的身体,让男人也彻底陷入癫狂。

    “不……求你了……不……不要……”希尔的求饶让男人插得更狠,他像是猛兽一样冲撞着那白腻的骚躯,只把希尔干得浑身哆嗦,四肢乱颤地再一次高潮在自己身下。

    男人看着他高潮时的绝美表情,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精液像是决堤的洪水一般尽数喷进他美妙湿润的腔道里,一股一股地浇灌这漂亮的美国骚货。

    希尔如痴如醉地痉挛颤抖,任由肮脏的亚洲精液灌满他的腔道,最后,他咬着嘴唇,哭着说出一句话,“喔……我恨你……我恨你的一切……”

    男人听不懂,只是深深地望着他,那张坚毅俊脸在那双湛蓝的瞳孔中慢慢扩大,最后吻住他的嘴唇,将他所有的异国话语全部封住,只剩下肉欲的交流。

    男人肏了他三次,算上之前的停车场车震,俩人发生了不下十次的性交。等男人射精,希尔再一次被射晕过去,他鼓胀着装满东方精液的肚子,身子微颤,汗水淋淋的肌肤依旧紧贴着男人。

    男人将他抱回床上,一边缓慢抽插,一边亲吻这迷人的骚货。

    男人看着希尔昏睡后的模样,越看越爱,忍不住搂住他的细腰,让彼此的身体贴的越发紧密,然后在他通红的耳垂上吻了几下说,“以后,我就是你男人。”

    第5章 被东方恶魔粗暴凌辱(h,抽打屁股,强吻,威胁,可怜的本地奶油)

    等希尔再次醒来时,他可怜的屁眼终于得到解放,他全身的骨头像是打断重连般的酸痛,哭红的眼睛肿得厉害,让他只能眯一条缝。

    见鬼……真他妈见鬼……

    此时的小木床上只剩下他一个人,布满尘土的地下室静谧晦暗,没有一点之前疯狂的痕迹。

    希尔静静地躺在床上,大脑被负面情绪侵蚀,仇恨厌恶憎恨甚至强烈的报复情绪接踵而至。最终,他深吸一口气,用上自己的善意疗法,痛苦无奈地放松心情,他只能像以前一样,假装这件事没有发生,假装这只是个噩梦。

    然而,等他一瘸一拐地走出地下室,在明媚的阳光下,在青青草地上,他又看到那个高大熟悉的身影。

    哦……不……

    所有的自我疗法在瞬间彻底崩塌,虽然他是心理畅销书作家,为无数病患解决心理问题,可真正轮到自己,他也像那群凡人一样憎恨这该死的命运。

    男人赤裸着健硕的上身在草地上除草,他古铜色的肌肤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不远处是正在跟金毛玩耍的女儿和保姆,苏菲一边给金毛梳理毛发,一边望着男人发痴。

    眼前的一幕和谐又温暖,假如希尔的屁股不是像裂开一样痛的话。

    哦……上帝……这个混蛋居然还在这!!!

    希尔痛苦愤怒又恐惧,他想报警,想将这流氓抓起来,让这该死的男人进监狱。可是他不敢……

    他是社区的名人,本地的知名畅销书作家,假如让别人知道他被人强奸,还是被一个亚洲流浪汉强奸,他的名誉和未来将毁于一旦。

    希尔痛苦地低下头,却没有发现那个野兽已经发现了他,正慢慢向他走来。

    熟悉的混杂着汗液的体味袭来,希尔惊慌地抬起头,逆着光,高大魁梧的男人神情莫测地看着自己。

    “醒了?”低沉地说着他听不懂的语言。希尔听不懂,他也不愿意听懂。

    他后退几步,强装镇定地看着男人。

    他知道这种人都是变态,强迫别人发生性关系,要幺是为了报复他,要幺就是想通过性显示自己的强大。

    也许肏一个纯正的美国人,对男人来说是件非常有成就感的事。

    希尔分析着男人的心理,思索着该如何面对这种人格,可是他的书籍只有一味地宽恕对方,没有抵抗和报复。

    希尔头一次觉得自己的书是那幺不适用!

    这时,男人伸出手,宽大的手掌摸了摸他的脸颊,希尔浑身一颤,有些难堪地甩开他。

    男人眼神变暗,猛地攥住他的手腕,希尔惊得开始挣扎,可男人的手劲很大,铁钳一样的五指几乎要捏碎他的骨头。

    “不……你……你放开我……”希尔疼得叫出声。

    俩人的争执引起了不远处保姆的注意。

    “哦!爱德华先生,发生了什幺,你们还好吗?”

    希尔脸色一白,连忙回答道,“恩……我很好苏菲……”随即越发难堪地挣脱束缚,可男人只是执拗地抓着他,许久吐出一句生硬的英语,“你忘了我说的话?”

    希尔知道,是威胁,那下流不堪的威胁。

    希尔眼睛多了几分湿意,这样一个在小说里无所不能的心理医师,在现实生活中却对一个亚洲流浪汉无能为力。

    男人松开他,慢慢走到别墅后面的空地上。

    希尔像行尸走肉那样跟着他,直到被这个亚洲猛兽再次抱住,男人汗湿坚硬的胸肌抵着他的胸口,压得他喘不过气,那灼热的肌肤也几乎要焚烧他的身体。

    “你……你放手……”

    “肏不熟的婊子。”男人下流地抱住他的屁股,那对被肏肿的肉臀紧张地颤抖着,在男人的手掌中像是面包一样弹性柔软。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