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97538642 - 第五章潜伏组重金收买,两匪头为虎作伥。 红木棉之浴火大剿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桂中军政区司令陈天雷从罗凤山回到四十八弄后,立即派人请来一直在中渡、南良、城北县一带流窜为匪的陈兵,亲自委任他为三县联防司令,授予上校军衔。并发给部分资金和枪支,要求他迅速扩充人马和地盘。接着,陈天雷又马不停蹄,直奔四十八弄附近,靠近龙城一带活动的湘桂黔边区联合指挥部总司令郭连处,与郭连一道,向所属各部的中级军官,颁发了委任状,分别授予师长、纵队司令等职和上校级军衔。并派人将委任状送到其他派系二线匪头手上,全部委以职务、衔级。

    郭连携当年保安团团长之风,以声威利诱,广纳各路股匪,一时间成为人数最多,活动范围最广,影响最大的匪头,鼎盛时,人马达数千人之多。

    而陈兵,凭借手头有钱有枪和与陈天雷的叔侄关系,以及对当地的熟悉掌控,收罗惯匪、残兵、地痞流氓,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所部竟然扩至千余人,一下子成为南良一带,最有势力的匪头。

    其他地方的匪徒,也成爆炸式的增长。

    顿时,龙城四周黒丫丫地落下无数只,瞪着贪婪的眼睛,张着利嘴,要吃人的乌鸦来。正是:“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

    然而,此刻的龙城城内也并不平静。各路土匪安插在城内的各联络站、小组、纵队、独立团,以及黑帮蠢蠢欲动,司机组织闹事,搞破坏。

    龙城新兴大米加工厂仓库内,四周垒着高高的一袋袋大米,中间的空地上,摆放着一张宽大的长桌,桌子周围是几张长凳,对着大门的主位上,摆放着一张藤条做成的靠背椅。靠背椅上坐着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一副商人老板模样,胸前口袋外吊着一根系怀表用的银链子,不停在晃动着,这人的嘴里还叼着一个小巧精致的烟斗,时不时从嘴里喷出团团白烟。而坐在长凳子上的五六个人,却是一身扛包的装束,脖子上挂着擦汗用的毛巾,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一个大茶壶和几个喝茶用的碗。

    这个老板模样的人,正是黔桂边区联合指挥部副司令兼十一纵队司令的粟世贵。他是梁庆秋专门安插在龙城做内应的一颗钉子。其他几个人都是粟世贵的手下。

    粟世贵从桌子底下拿上来一个小布袋,往桌面上一扔,“啪!”的一声脆响,布袋口散开,露出白花花的银元。

    “我说马哥啊,你的枪搞得怎么样了?搞得我的钱都花没出去(刻)。梁司令那里(开)催得紧,讲没有枪拉什么队伍啰?我们都落后了,搞不过那个‘三县联防司令’陈兵发展得快。梁司令很是不满意,要我们抓紧时间。”粟世贵叼着烟斗说。

    叫马哥的人,叫人抬来一个麻袋,挪开桌子上的东西,把麻袋往桌子上一放。然后,提起麻袋一头往上一扯,“咣当咣当”一阵响,四五支长枪,三支驳壳枪倒到桌子上,横七竖八的。马哥说:“费好大的劲,从黑市上那些散兵游勇手中,就收到这么一些了。”

    粟世贵拿起一把步枪,拉开枪机,往枪膛里看了看,再用手一摸,手指上沾着的全是锈,“呸!”骂了一句:“妈的!这枪能打吗?”马哥说:“用枪油擦擦,还能用。”粟世贵挥挥手说道:“行了!把这些武器保养一下,派人赶快送出去。桌子上的钱拿着,换一家东门的黑老道,弄些好货回来。”

    粟世贵对另一名手下阿七说:“阿七,你负责联系其他的米行,把米价抬上去,向外宣传就说,如今的钱不值钱,当然粮食要涨价了。这件事要偷偷的做,别让共党查到我们头上。”

    “放心好了,老板!保证做得天衣无缝。”阿七道。

    “老板,我们冒着危险抬高米价,赚的钱还没有保密局联络站赚的钱多呢,你们听说没有?保密局的那个联络站很是有钱,他们手头有块什么模板,专印**,那钱就跟真的一样。他们算是有钱了,许多其他帮会的弟兄都被他们收买了,都听他们的。有了那玩意,保密局联络站的势力,如今是越来越大了。”一名手下反映道。

    “他们去哪弄到的模板?”粟世贵问。

    “听说是台湾空投过来的。”

    “妈的,都是党国的人,他们凭什么独享党国给的东西?我看我们也得分点,这钱属于大家的,老板你说是不是?”马哥不服气地说。

    “没错!这模板是大家的。我们把模板借过来一用,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我想保密局不会不给吧?就这么办!”粟世贵一拳砸在桌子上。

    “好哇!这样我们也有钱用了。”几个手下一下子兴奋起来。

    龙城宝兴旅馆,坐落在城南区一条主要街道上。往前不远处,是一个三岔路口,右边一条路通往龙潭山区,直走这条路通往东南部山区。这里交通十分方便,各路人员来往频繁。由于地理位置十分的好,在此旅馆住宿的人很多。

    这天,有两个人走进旅馆。一个四十岁左右,头戴瓜皮帽,脚穿一双白底黑布鞋,中等身材,气度不凡,全身上下透着土豪商人的味道,手里提着个皮箱。另一个随从打扮,像是保镖,长得五大三粗,面相十分凶狠。这个提皮箱的人叫陈威,像保镖的人叫张兆强,两人是附近东南山区的一股土匪头子。

    陈威往旅馆内四处打量了一番。旅馆一楼是餐厅,二楼外面对着一楼餐厅大门的,是用木头搭成的一间间向外敞开的包厢,沿着通道往里走,里面的一间间房间,是用来住人。

    “两位老板是住店哪?还是吃饭?”店小二见有人进来,急忙迎了上去。

    两人并不作答,径直往前走,沿着木质的楼梯,上到二楼,直奔柜台。一楼的店小二见状,取下肩上的毛巾,往手臂上一拍,向楼上喊道:“两个,上楼住店!”楼上一名小生向两人迎了上去。

    “两位住店?”

    “我们找你们老板谈点生意。”陈威边说边四处打量着。

    “您是……”

    “我姓陈,陈威。”

    “我是张兆强。”

    “啊!是陈老板和张老板呀,请跟我来。我们老板正等着两位呢。”小生瞄了一眼楼下的店小二,店小二会意,走到门口向外扫了一眼,并无异常,转回身,用毛巾拍了拍身上,然后,忙着擦起靠近门口的餐桌,眼睛不时观察着门外的动静。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