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伐 - 第五十七章 底是怎么回事 疯狂滴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nph小说,点击进入

    ()

    第五十七章底是怎么回事

    赛马博彩的赔率很高,毕竟是从十几匹赛马中选择一个冠军名额,哪怕最有大红希望的冠军马,其赔率也从没低过两倍以下,赔率在五倍、六倍的更是常事。

    于泽还有五场比赛没有下注,那五场以后他会有多少钱?

    博彩公司当天就来人了,调查他是否操纵比赛,可惜然并软,于泽的身世清清白白,就是一个刚办理过护照的普通游客,这一段时间甚至连电话都没打过几个,不认识裁判,在美国也没有人脉,如果这样的人都能操纵比赛,简直比****同志竞选美国总统还要可笑。

    博彩的工作人员还不放心,于泽的导游不是被抓了吗,正好,我们几家博彩公司免费为你聘请几个,全程为您提供优质服务。

    然而,三场比赛过去,六大博彩,数不清的中小型博彩公司全都冒汗麻爪了。

    三场,就三场,一百四十多万的本金变成了一千一百多万,所有人都眼睁睁的瞅着,挑不出一点毛病。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第二天一早,于泽便成为了各大新闻的头条人物,什么华夏马王,什么赛马场上的巴菲特,各种不要脸的称呼使劲的往他身上扔。

    另外还有几个专家级人物信誓旦旦的说,这又是一次华夏资本的正式侵略,什么大把大把的美金被华夏人抢到了口袋······

    于泽一时间风头无量,威势横扫美利坚。

    博彩公司为什么害怕,因为于泽的神奇表现,已经引起了大量的跟风者,用电视台新闻金发小妞的话来讲,跟着于泽买彩券,比把钞票扔在股市保险的多。

    见效大,收益快,谁见谁眼馋,一个个把目光全放在于泽身上。

    最后弄的博彩公司无法,只要于泽买哪匹马,过后便“唰唰”降低他的赔率,这样的做法,把后面的彩民弄的怒火朝天,天天举着牌子在各个博彩公司门口举行示威游行。

    当然,这和于泽没什么关系,反正他买的时候是什么赔率,到时候就能兑换几倍的钞票。

    三冠赛结束,于泽手里的票子变成了六千七百五十多万,然后······税务局就上门了。

    都说博彩税务重,于泽却没成想会重到如此程度,将近一半的税率谁听谁傻。

    这可是收益百分之四十的税率,六千七百多万变成了四千万,钞票猛然缩水,怎能不叫于泽咒骂,怎能不让于泽发飙。

    如果不是有两亿六千万的大洋平复心情,于泽狠不得当场生吞了他们。

    异国他乡忙碌了一个月,身边一个个黄皮肤,黑发黑眼的家伙,就是比一群杂毛老外来的亲切。

    才走出机场通道,一群群扛着长枪短炮的人围了过来,连续几天这样的生活,让于泽早已熟悉了这种状况。

    摇摇头,于泽暗自感叹,国人就这点毛病不好,只要有人能在欧美地区闹出点动静,便能立马成为国内的头条新闻人物。

    “于泽先生您好,我是果果台记者郝晴,听说美国各大博彩公司,已经把您当成了头号公敌,并且称之为有史以来最不受欢迎的客户。”

    于泽推开快要杵在脸上的话筒,边往外走边说道:“是有这么回事。”

    “博彩公司会对您禁售彩券吗?”

    “你现在的想法是什么?”

    “你是否会因为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而聘请律师控告几家博彩公司。”

    “于泽先生······”

    “我是企鹅记者,请问······”

    “安静!安静!”

    乱哄哄的一片,形式越来越乱,使于泽不厌其烦,大声道:“一个个的来,否则我连问题都听不清,你让我怎么回答,你,就你了,拿企鹅牌子的,先从你开始,先说好,我只回答五个问题,其他的事情以后在说。”

    这里的情况早已被工作人员发现,机场每天出现的明星数不胜数,早已让他们见怪不怪,瞅于泽身边没有助力保镖,还很贴心的为他安排两个,生怕出现什么践踏的意外伤害。

    举着企鹅话筒的记者大喜,当即露出了得意的神色,连忙举起话筒问道:“于泽先生,我是企鹅记者周涛,我们有确切的证据表明,从你一下飞机开始,美国博彩公司便执行了以后对你禁售彩券的相关条文,请问你现在又什么感受,会对这种情况作出抗议吗?”

    于泽先对两名机场保安作出感谢,请他们帮忙畅通左右道路,然后才对那名企鹅网的记者说道:“抗议?有什么好抗议的,美国不让玩,还有英国、日本、香港,有太多的地方供我挑选,何必跟他们扯皮吊死在一颗树上。好了,下一个果果台来问。”

    “请问你是从哪学的相马,为什么能准确的猜出每一场头名冠军,这其中有什么秘密吗?”

    “秘密?没什么秘密,无非是认真观察,仔细对比,赛前看清每一匹赛马的状态,在加上一点点的灵感直觉。下一个,那个胖子,用不着瞅别人,对,说的就是你。”

    “谢谢!太谢谢于泽先生了,我是花花报记者张航,请问你跟新一代的女神关彤彤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关······关彤彤!”于泽愣神,不是该问赌马的事吗?怎么扯到那丫头身上去了?

    “是,前段时间有报道说,关彤彤在你们家过夜了,请问有这回事吗?”

    “请问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于泽先生,你和关彤彤交往多长时间了,你们双方的父母会不会反对。”

    “据我们调查,你们都是大一新生十九岁的年纪,这样做算不算早恋,会不会耽误你们以后的学习成绩。”

    “娄子村是你们的秘密约会地点吗?”

    “你们以后会结婚吗······”

    “你父母介意关彤彤演员的身份吗·······”

    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把于泽搞蒙了,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又是过夜,又是交往的,能不能问点正常的问题。

    乱很乱,这些问题好似让记者们打了鸡血,一个个奋勇上前,把保护于泽的两名保安挤的东倒西歪不能自己。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