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内心始终都是温暖的,她从来没有怪过谁,她只觉得亏欠。任何人给的任何一点爱,都让她在惶恐的同时充满感激。

更别说这个人还是梁恪。

梁恪是她的那么多,就连爱他都那么小心翼翼,怎么会怪呢。

安然被梁恪抱着,软塌塌的缩在怀里,认真的点了点头。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安然最怕山里的夜。太安静了,安静到任何风吹草动都无比清晰,让她充满畏惧。

15岁初夏的那场遇见,让满身泥泞的小哑巴从此生命有了光。

温柔坚定的光线,冲破层层禁锢,照亮她往后余生。

从此,小哑巴安然有了家,家里有了爱。

--------------------

作者有话要说:

期间各种情绪,最终还是完成了~

首先是感谢,感谢写成这样还不离不弃留言支持的各位。

承蒙支持,感恩遇见。因为你们才有完整的安然。

开始的太仓促,不足肯定有。

所有不足,请海涵。

练习之作,可也是走了心的。

再次感恩~

下一篇写《野蛮生长》是文内原野的故事。

心机科研女VS冷欲大老板

年龄差10岁。

目前存文中,休息两天上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