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发现自己没有给赵大喵擦嘴擦爪子,有时候还会不自觉想到对方。

赵一辰有些难过,即使陆言说了他会回来,可他依然还是很难过。

他不喜欢孤独,父母离世后他花了好多时间才习惯自己要一个人生活这个事实。

他想着这样的自己真像个深闺怨妇,然后在心里劝自己要相信对方。

他偷偷哭了好多次,哭完又唾弃自己不像个男人。

但他实在害怕,害怕陆言说的就是哄他的,害怕陆言不会再回来了,害怕再也见不到他。

赵一辰回过神来,院子门被推开了,是赵志鹏。

他送了条鱼过来,赵一辰笑着说:“拿鱼来干嘛,我有得肉吃——”

赵志鹏道:“送给赵大喵吃的,你嫌弃就别吃。”

赵一辰一如既往开朗地说:“我不,那我就要吃!你吃饭没?留下来吃饭呀?”

赵志鹏摆手拒绝,转身道:“不了,我妈做好了饭等我回去,下次等陆言回来咱再一起吃——”

赵一辰送人到院子门口絮絮叨叨道:“那他要是不回来呢?”

然后听到了一个熟悉到让他瞬间落泪的声音,那是陆言的声音。

“谁说我不回来的?”

赵一辰伸手胡乱擦着眼泪,嗓子像生吃了好几个柠檬,那股酸涩甚至冲到了鼻腔,他张了半天口,说不出话来。

陆言大步向前,抱住赵一辰轻轻在他耳朵边道:“我回来了。”

赵一辰靠在陆言身上,「呜咽」着哭得十分委屈,楞楞得重复着:“你回来了,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

赵一辰哭腔委屈着:“你怎么这么慢才回来呀,我都想你了,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陆言轻轻拍着赵一辰的背,轻声哄道:“是我错了,我回来的太慢了,但哥哥怎么能觉得我不要你呢?”

陆言声音温和却莫名的坚定:“乖,我肯定是要我们乖乖辰辰的,我也很想我们宝宝辰辰啊——”

赵一辰被哄了好一会,终于缓了过来,擦着眼泪,笑得牙花都露出来了。

虽然末世仍然还未结束,但赵一辰更在乎的是今后陪伴自己走下去的人,他想为对方洗手作羹汤,也想在寒冬时节窝在对方怀里,那么即便未来发生什么,他都可以去面对,去对抗。

陆言想,就是这个人了,再不能放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