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完方暮深的话,林沂舟点了点头。

“林沂舟。”方暮深停下脚步,等林沂舟走在自己身边的时候,伸出手与他相握,“哪怕是以前看过的风景,我也想和你一起再看一遍。”

林沂舟拉着方暮深的手,将它放入自己的衣服口袋:“好啊。所以……走吧,我的向导。”

方暮深的嘴角不自觉勾起,然后又凑到林沂舟耳边小声说:“林沂舟你觉不觉得我们这样很gay?”

“之前可能还行,但是在你说刚刚那句话的时候,我看见有几个小姑娘在朝我们的方向看。”林沂舟也是笑着回。可是即使如此,他们却依旧没有松开彼此的手,甚至因为此刻说悄悄话的行为,让两个人贴的更近了。

在听见林沂舟的话之后,方暮深立刻将自己和林沂舟之间的距离拉开了一点儿,随后又张望四周,像是在找林沂舟口中的“小姑娘”似的。

不过现在在这句上林沂舟并没有说谎,方暮深没一会儿就看见有两个小姑娘一脸激动地看着他们,在发现自己的视线后还略微有些不自然地撇开了视线。等她们再次看向他们的时候,方暮深甚至还朝她们点了点头,而后指了指林沂舟无声道:“这是我的。”

女孩儿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懂了方暮深的意思,在看见他的口型之后还真的不再将他们当成动物园里的观赏动物,微微朝他们鞠了一躬便离开了。

虽然林沂舟是看见了方暮深宣告主权的行为的,但是却还是忍不住逗他:“暮暮刚刚在和她们说什么?”

方暮深哪儿会不知道林沂舟是故意的,但是此刻却还是很认真地回:“我和她们说,你是我的的。是甚至见过彼此家长的那种。”

看着方暮深的眼睛,林沂舟突然说:“暮暮,我想亲你。”

“好啊,给你亲一辈子。”方暮深点头,“这次不准把我丢下了。”

“舍不得了。”

the end

作者有话说:

《五厘米》结束~!周一放完结抽奖,在微博~大家有兴趣的可以去参加一哈,大奖是作者好不容易买到的冰墩墩!(徽章)玩偶手办属实是抢不到了

最后!安利一下朋友的《渣路相逢》和我的《阉臣当道》,嘿嘿,大家阉臣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