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今天为什么非要让我来看你?又打的什么鬼主意。”沈爸爸一脸的宠溺笑着。

“你都没来看过我生活的地方,现在看看不好吗?而且这还是妈妈生活过的学校,我让你来体验一下,有错吗?”

“是是是,我说不过你。”

铃木冲出来看见这一幕愣住了。

“小樱,你同学好像找你有事。”沈爸爸问道。

“爸,你别管他了,我和他不熟。”沈玉樱说道,“铃木社长你还有事吗?”

“小樱,哪有你这么和同学说话的。”沈爸爸歉意地说道,“抱歉这位同学……”

“对不起。”铃木九十度弯腰道歉着。

“小樱,他怎么了?”沈爸爸被吓了一跳,小声的问着沈玉樱。

“别管他。”沈玉樱看着铃木说道,“你别以为这样,就不用写千字道歉信了。我还是要看道歉信的。”

“爸,我们走。”沈玉樱挽着沈爸爸离开了。沈爸爸知道沈玉樱做事都是有道理的,也没有过多的过问。

路上遇到了,真田和柳。

“沈叔叔。”真田问好。

“沈叔叔好。”柳说道。

“你们好,弦一郎,小樱是不是总闯祸,真是麻烦你照顾她了。”沈爸爸笑道。

“我哪有总闯祸。”沈玉樱小声的抱怨着。

“爸,快走了。再这么磨蹭下去,天黑我们都看不完的。”

“你这孩子,急什么。弦一郎,那我们先走了,晚上我们再聊。”

“是。”真田弯腰道。

“带着沈叔叔逛一圈校园,真的要比一个一个的慢慢解释来的更有效果。看来,她搞定铃木的概率是百分之九十八。”

第二天。

“小樱,你是怎么做到的?”早川一脸的钦佩。

“可能是因为他看到我爸,就认识到自己错误吧。”沈玉樱笑道。

广播站的声音传来,“现在是新闻社的铃木社长有话要说,让我们来倾听一下他的发言。”

“大家好,我是新闻社的社长铃木泽宇。我以前一直以为自己是对的,只要给大家看到真的东西,我就是问心无愧了。可是我没有想过,我所看到的东西未必就是真的。

我曾经特别痛恨那些不实的报道,因为那些人为了利益就可以放弃自己的职业道德。我以为自己和他们不一样,我有自己的理想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