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玉樱跑出门,利落的翻墙进了隔壁真田宅。

正在屋子里复习的真田,看见突然出现的沈玉樱心中有些惊讶。

“真真,我明天考完试就要回中国了。我来跟你道个别。”沈玉樱直奔主题。

“嗯。”这个他知道。

“我走了,可能就不会回来。”沈玉樱有些紧张的看着真田。

真田听见这句,表情微滞,却还是没有说什么,“嗯。”

“你就没有其他想说的?”比如挽留的话。

“路上小心。”他想挽留,可是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就这样?”沈玉樱失望了。

“嗯。”真田转过头盯着书本,却也看不进一个字。

沈玉樱突然拉过真田肩膀,真田转过身看着她。

真田坐着,沈玉樱站在。沈玉樱捧着真田的脸,使他的眼睛直视着她。一个人的眼睛是不能说谎的。

“真真,我在最后一次问你。你希望我离开吗?”

真田看着沈玉樱,如此的近距离,闻着少女身上清香,他直觉心跳加速,耳朵通红。

听着少女的问题,他的眼神下意识的闪躲,想要低下头。沈玉樱偏偏不让他低头,迫使着他与自己对视。

他们就这么看着对方,感觉呼吸都停止了,周围都没有任何声音,就像被点穴了,没有其他动作的看着对方,脑袋一片空白,没有什么表情,有点呆呆的,眼神直直的认真的看着对方,眼睛里只有对方,像要把对方看透。

这时候时间都静止了,仿佛全世界只剩下她和他,在原地动作不变的,一直凝视着对方,忽略了周围的事情,也忘记当时所要做的事情。

沈玉樱忽然有些紧张,觉得身边的温度有些上升,是暖气坏了吗?

她看着真田的眼睛,忽然觉得他的眼中有星辰。她晕乎乎的捧起他的脸,看着他的唇,也不知道自己是中了什么邪,她做了她人生中最大胆的一个动作。

沈玉樱慢慢的低头,吻上了真田的唇。当唇与唇相碰的时候,他们的大脑都一片空白。

沈玉樱睁大了眼睛,找回意识,她一把推开真田,捂住自己砰砰跳的心,她的脸通红的,只觉得的都要烧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