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只是比较听话而已。对我好也不过就是遵从长辈的意见。”

“切原君喜欢你,你知道吗?”

“他现在只是对我有好感,还谈不上喜欢,我感觉的出来。”

“他打了职网,他在一场网球公开赛上跟你求婚了,他说他知道你在那里,他看见你了,你要是愿意嫁给他,就打电话给他。很浪漫,当时整个球场都沸腾了,那几天的新闻全都在讲这件事。”

“我拒绝了,我没有打那个电话,对吗?”要不然她的结婚对象就是切原而不是真田了。

“是。所有媒体都在挖切原君的那个求婚对象是谁。切原君可能为了保护你吧。他那么容易被套话的一个人,在提到关于你的事情,都会下意识的缄口不言。”

“你这样说的,我感觉我好渣。现在我倒是对他很愧疚了。看来还得跟他多保持一个距离。”沈玉樱内心感叹着。

“他对你很好,可是你说,你不爱他,不爱就是不爱。”

“感情最是复杂了。不过既然那些都是上辈子的事情了,又何必过去纠结。你就是在纠结你也回不去了,过好这辈子就好。把握当下才是实在的。”

“有时候我在想你明明也才我们一般大,可是这思想一点都不像一个小孩子,就比成年人还成熟。”

“哈哈,当年我哥把我送到庙里住了一段时间,让我修身养性。那些话都是从一个老禅师那里听来的,每次听他们讲禅真的很有深意,虽然那时候听的不大懂,但就是觉得很有道理。

后来我妈来看我,听到我的话,都吓得以为我要看破红尘了。她怕我想出家,赶紧把我接回来,还把我哥给训了一顿。”

“难怪你看着有时候什么都不懂,其实心里比谁都清楚,就是在扮猪吃老虎。小樱,你太贼了。”

“我有吗?你可别冤枉我。”沈玉樱无辜的说道。

“奈美,借用一下你的手机,可以吗?”沈玉樱说道。

西川拿过床头柜子上面的手机,递给沈玉樱。“你是要给真田君发短信吗?我好像没有真田君的手机号。要不我找阿士问问?”

“不用了,谢谢。”沈玉樱接过手机,一通按键。然后将手机还给了西川。“谢谢。”

“不等回信吗?”西川问道。

“不用了。他肯定就是嗯,不要松懈呗。”沈玉樱都能猜到他说的什么。

“奈美,周一回学校你就退出空手道吧。我会去和部长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