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去。”徐宴雯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宁以贞也没有再劝她,只是又问:“如果晚上我喝多了,你会去接我吗?”

“不会。”

“真的吗?”

“真的!”徐宴雯说完,回了自己的卧室,“你爱走不走,我要睡回笼觉了,不要打扰我。”

“好。”宁以贞的声音隔着墙传来,显得有些缥缈。

再躺回床上,徐宴雯发现自己压根睡不着了。然而现在起床,就要出去面对宁以贞,可她现在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一个自己亲也亲了、睡也睡了,还跟自己表白过的人。

外面很快有了些轻微的声响,像是有人在拖地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徐宴雯又听到自家厨房从来没开过的油烟机响了起来。

好奇心占据了内心,徐宴雯蹑手蹑脚地起身,偷偷走到外面,就见厨房门正关着,磨砂玻璃上隐隐绰绰映出里面正在忙碌的身影。

这样的画面,好像也不错。徐宴雯下意识想,随即又回过神,晃了晃脑袋,回去卧室躺下了。

等再醒来的时候,徐宴雯看了看时间,被那个数字吓到了:“下午三点?”竟然睡了这么久!

起床之后,家里又只剩下了自己,但是餐桌上摆着盘子跟碗,旁边还压着一张纸条。

【我去聚会了,晚上请来接我。以贞。】

宁以贞的字很好看,很潇洒。上学的时候,徐宴雯就纳闷过,为什么写得一手潇洒字的宁以贞,会是个老古板。

“谁要去接你。”徐宴雯小声哼着,却坐在了桌前,打开了盖在保温盖下的午饭。

食材很简单,毕竟徐宴雯家里几乎是没什么可以做饭的材料的,但味道很好吃。徐宴雯吃完这顿奇怪时间的午饭,把碗筷往水池里一泡,就回了客厅看电视。

等把昨晚的电视剧看完,徐宴雯才发现,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下意识摸过手机看了一眼,没有短信也没有未接来电,徐宴雯突然意识到,自己竟然真的在等着她的电话去接她。

完了。徐宴雯脑海里冒出这两个字。

电话没几分钟就打了过来,宁以贞的声音透过手机传过来,似乎带着几分醉意:“来接我,好吗?”

本该说“不好”、“不去”、“你就近找个酒店住下”的。开车到了宁以贞发来地点的徐宴雯想: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了呢?

停好车,徐宴雯就看到不远处的路灯下,宁以贞正在跟其他的同学们说着话。身上穿的,并不是昨天穿来的那套制服,而是简单的白色T恤跟黑色长裤,手里还提着个袋子,大概是来参加聚会前去新买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