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沙发上下来,徐宴雯趴在地上,歪着头朝沙发下看去,里面似乎确实有点东西。

伸手把东西拿出来,徐宴雯发现,是自己的一支笔。

拍了拍笔上的灰,徐宴雯又朝里面看了看,发现沙发下似乎还有东西,于是又伸手进去掏了一下,结果摸出来一张纸。

纸上也沾满了灰——从京都回来之后,徐宴雯就没有仔细打扫过家里,连扫地机器人,她都没开过几次。

等看清上面的笔迹,以及写着的内容时,徐宴雯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那是宁以贞给自己留的纸条。

上面写着:抱歉,因为之前的案子出了些问题,我必须要立刻回京都一趟。看你还在睡,不忍心叫醒你,所以留着张纸条给你。如果你看到了,想来找我,给我打电话,我会去机场接你。

下面跟着一串数字,一串徐宴雯看着有些眼熟的数字。

而字条的落款,是“以贞”。

“这算什么?”徐宴雯拿着纸条,喃喃自语,“到头来,只是我自己在为难自己?”

电视里还在播放着那个剧,女主在海边哭得稀里哗啦,大喊着:“为什么——?!”

如果现在在海边,徐宴雯也想这么喊上两句。

“所以,你没有看到纸条。”宁以贞说,“那么短信……”

她知道,徐宴雯刚刚对于短信的诧异并不是作假,所以在短信的问题上,肯定也出现了什么纰漏。

盯着纸上的号码看了许久,徐宴雯终于想起来,这号码,是入校时学校发的那个号码!也是……被自己拉黑掉的那个号码。

“你……竟然一直没换过号码?”徐宴雯摸过自己的手机,打开了黑名单,果然在里面找到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这么多年,即便手机已经换了许多个,但徐宴雯每次都会把黑名单共享到新手机里去。即便知道大家早都把号码换了,她还是坚持着这么做。

但,她完全没想到,有一个人,竟然至今没有换号码……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2-04-01 20:52:55~2022-04-01 23:07: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二月沙 5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