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几人一直以为闵玧的注意力应该在苏致身上,在他抽出匕首的那一刻,褚凌就准备抢在他靠近苏致之前把闵玧的匕首打落,只是谁都没想到他的目标,竟然是看似和整件事毫无关系的汪泽。

然而闵玧对此也不怎么在意,随手抹去自己脸上的血迹,随后倒是按着众人所想将视线放在了远处的苏致身上。

在感受到闵玧视线的那一刻,苏致反而笑了。

如释重负地笑。

洛璃突然觉得心跳不由自主地开始加速,就好像有什么事情会在下一刻结束。结束于不远处的危险。

这是一种直觉。在经历了无数次生死之后的直觉。

笑完,苏致举起了手中的调节器。链接着杨文宸的机器分明在先前就已经被叶尘心毁坏了,但是苏致却还是笑着将它扬了扬:“闵玧你该付出代价的,不管是为了那些试验品,还是因为我的占有,亦或者刚刚被你杀死的那些孩子。”

说着他又一次勾唇笑了,只是这一次却是真情实感,由心底发出的笑意。

洛璃看着他的笑脸,恍然想起宁星霖所找到的,那张白塔记录内仅存的苏致的照片。在那张照片里的苏致也是这样灿烂的笑着,就好像世界上没有什么困难能让那个年轻人泄气,让他向别人、亦或者别的什么低头。

下一刻,苏致便按下调节器上的某个按键。

只一瞬,众人立刻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心悸——那是来自于觉醒者的感知,对危险的感知。

几乎实在感受到那股危险的同时,洛璃就朝着躲在某个角落里的小兔子吼道:“卷卷!去闵玧身边,保住他!”

与此同时褚凌也连忙从口袋里拿出一颗 “保护” 的铜球抛给叶尘心。叶尘心在接到铜球的那一刻使用了“窃取”,随即召唤出了掠。

他深吸一口气,最后看了躺在手术台上的杨文宸一眼,轻声说了句晚安。而掠则眷恋地蹭了蹭杨文宸的面颊,然后便遵循着主人的意志不顾苏致的动作,将自己扒在他身上。

感受着越来越近的,带着浓烈火药味的爆炸。洛璃面上带笑朝着褚凌跑去,褚凌亦是笑着抱住了他的 omega。

“怕么?” 洛璃说着,不抱什么希望地支起了隔绝空间。

“或许。” 褚凌说着在洛璃脸上亲了一下,“我们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