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0章 终章

“什么事?”小仓悠子声音中掩饰不住的消沉。

“优子小姐,我现在在东京大学后面的路上,中间有人把守,前面必定发生了什么事,十有八、九与我国有关,我急切的需要进去一探究竟,不是小仓优子小姐能不能……!”没等沈明哲说完,小仓优子便干言道:“是不是‘黑衣社团,在哪里?”

‘“黑衣社团,?他们确实都穿着黑衣!”

“沈先生,不是我不帮你“黑衣社团,的行动我们实在不好干手!”小仓优子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后淡淡的道。

“优子小姐,在倭国我只有优子小姐一位朋友,希望你能施以援手!”沈明哲从小仓优子的语气中听出了为难的意思,这就表明事倩还是有办法的,只是难度很大,此时的沈明哲不得不抓、住这唯一的救命草。

听到沈明哲的话,小仓优子依然没言语,两人的对话陷入和沉默,但是彼此都没挂掉电话,听着小仓优子平静的呼吸声。沈明哲突然酲悟过来,明白了什么,微微一笑说道:“优子小姐,中华汽车的事还需从长计议“节能株式会社,还是有很大机会的!

“呵呵,沈先生真是聪明人,其实你误会我了,这事不是我不帮忙“黑衣社团,在东京的恶行所有人心里都明镜似的,我们都为中华在东京的女学生么惋惜,却没人敢干手动他们,这就很说明问题,我只能帮助您进去,之后的事就看您的运气了!”

小仓优子显然是女强人的性格,听到有机会拿到中华汽车的这单大生意,心情立马好了起来。

听着电话电话内传来的盲音声,回想起刚才小仓优子的话,沈明哲的内心才开始重视起眼前的事,小仓优子说得对,自己一心的想进去一探究竟,进去之后哪?

沈明哲的脑子超速的转动起来,过了不久沈明哲就摸起电话拨通了自己所住宾馆贾茂才房间的电话。

“谁呀?有病吧,凌晨两点扰老子的清梦,要是在国内老人劈了你!”贾茂才最忌讳别人在他熟睡时打扰他,火气不是一般的大,显然对来电话的人很不爽。

“贾兄,我在东京大学校园后街的胡同里,你马上按照我说的去做……!”随后沈明哲逐一进行了安排,要想彻底解决,必须揭开“黑衣社团”的盖子,将“黑衣社团”的恶行公众化,这样才能迫使倭国政府重视起来,在国际典论的压力下彻底解决。

“事不宜迟,不能耽误,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生死存亡,在此一举,贾兄,我中华女留学生的清誉就拜托你了!”沈明哲最后嘱咐了一句。

“干嘛呀?明哲哥,你死了兄弟我投奔谁去呀!”一向不苟言笑的,不善表达的贾茂才说出这话还真不太容易,沈明哲脑海中甚至能浮现出贾茂才右手的两根手指夹住镜架向上拖的一副画面,只是深更半夜,贾茂才被吵酲接电话不知有没有戴眼镜。

听到远处的车声,沈明哲赶紧挂了电话,很快车便到了站在路口挡路的黑衣人面前。

“警察巡街,让开!”车上那个警察停了车却枣熄火,将头伸出前车窗道。

“你妈的新来的吧?这条街是‘黑衣社团,的地盘,还没有人吃了雄心豹子胆敢这么嚣张过来巡街!”黑衣人双手掐腰嚣张的道。

“什么黑衣人黑衣人,老子是警视厅的,让开,不然老子毙了你!”警察也毫不示弱,警察下车后和黑衣人面对面的站在一块,手却在背后冲着沈明哲躲藏的角落摆动,示意沈明哲借机进去,直到此刻沈明哲才明白这就是小仓优子的安排。

沈明哲顺着墙角慢慢的向前挪动脚步,警察和黑衣人的争吵越来越凶,两人几乎要到了动手的地步,等沈明哲消失在前方时,警察突然转身上车,黑衣人一位警察要硬闯,连忙让到一旁,他怎么也想不到警察会突然经车转弯,疯狂逃窜。

黑衣人见状哈哈大笑,笑过之后才意识到不对劲,想了一会才想通不明白的地方,第一就是这个警察没开警车,只是穿着警服,第二就是东京警视厅的警察他们几乎都认识。

疑惑归疑惑,但是黑衣人并不担心什么,向前方望了望深不见底的胡同,冷笑几声装作无事般的继续蹲在地上抽烟。

成功的过了路口,沈明哲并不敢大意,猫着腰缓缓的前行,不敢露出半点脚步声,这样走了大约五分钟的样子,隐隐听到前方传来凄惨的叫声。

从过声音沈明哲听出确实是女子的声音,期间似乎隐隐夹杂着中华语的声音,到了这一步沈明哲的心抑制不住的狂跳不止,沈明哲轻抚着那颗躁动几欲跃出胸膛的心暗暗警告自己:冷静!

想到前面有自己的同胞再受难,沈明哲的步伐明显有些杂乱,这样走了几步,脚下突然被东西一绊,沈明哲止不住的向前冲了几步,最后跌侄在地上,四处漆黑一片,真正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还没等自己爬起,就感到一双脚底板踩在自己的脸上。

沈明哲惊骇未定,才发现刚才这儿原来坐着一个人,刚才绊经自己的就是这人的腿,沈明哲狠狠的咬着牙用力挣脱,那人的脚踩在自己的脸上犹如磐石般的屹立不动。

沈明哲持久的挣脱显然激怒了这人,这人拳头一握重重的击在沈明哲的太阳穴上,沈明哲脑袋一沉便晕了过去,迷迷糊糊中被人拖到一个灯火透明的地方,一盆冰冷的水浇在身上。

沈明哲猛然睁开眼时,眼睛突遇到强光一时难以适应,沈明哲双手遮眼慢慢的适应后再次张眼望去,只见路两边的树上绑着四个直白的女子,沈明哲恰好被绑在第五棵树上。

女子身上一丝不挂,而且隐隐有种伤痕,数十名黑衣人围着被绑住的女学生吃吃的笑着,其中一名黑衣人选中了中间一位皮肤白嫩的女子旁边,伸手在女子的下面拔了一根、毛发,拿在手中放在旁边的火堆上轻轻的燃烧,随后放在口边轻轻的嗅了嗅。

那名女子惊恐的大声呼救着,沈明哲耳听着熟悉的中华语心中颇为震怒,急切的期望贾茂才的行动快点,干万别错过了时机,让这些禽兽不如的黑衣人得手。

周围的黑衣人纷纷向女子靠近,有的搓、着寺急不可待的流着口水,眼见他们就要抚摸、到几名女子的身体了,沈明哲突然大喝一声:“住手!”

“啪”的一声,沈明哲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痛,抬眼望去,只见在“卡西皇宫”遇到的那位黑衣人赫然站在自己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