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第十章

离之欲念,寻之已来——

这世上有什么事比你想见一个人时她恰好于万千人群中翩然而来更令人开心?

方竹清觉得自己一定是病了,不然那么多人她怎么就只看见韩君了呢?

一旁的小玉看见自家小姐那副含羞带怯的模样惊讶的嘴都合不上,要知道方竹清可从来没有露出过这种春心萌动的样子。心中更是确定她必是仰慕韩君,又有些替她高兴,小姐有了意中人,定不会像从前那般调皮了。

“韩公子,”

寻着这人的背影方竹清一边喊一边追了上去,反正她作男子装扮,更是不担心什么大家闺秀的形象问题了。

“原来是小官爷,今日怎么没上街巡逻?”

声音听着有些耳熟,韩君蓦然停下了步子,侧过身往后敲了一眼,看见来人眼里闪过一丝惊喜,想来她并不知昨日恍惚之中看到的女子就是方竹清,这会儿只把她当成多日未见的朋友而已。

说起来,来到多福镇后方竹清应该算是帮她最多的人,初来之时仗义相助,免她被黑心商贩蒙骗;而后又热心的帮她找宅子,不然还不知道自己现在会住在哪里;最重要的是提醒她开了君酒坊,如此说来,二人倒还是有缘分。

第一次出宫就遇到这般好心肠的陌生人,若不是方竹清是个男人,韩君都有些怀疑她是不是看上自己了。

“我,我不是衙门的捕快,那天是表哥临时有事才替他的。”

想到韩君一直都叫自己‘小官爷',或许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方竹清心里闷闷的,又莫名有些委屈,本小姐都偷偷喜欢你这么久,你倒好,连我名字都不知道!

“恩,我知道啊,方大哥早就告诉我了。”韩君坦然的笑笑,明摆着是在逗方竹清玩,直到看到她脸上的失落才赶紧转移话题,“好了,不笑你了,我正要去吃饭,竹清要一起去吗?”

“可以吗?”方竹清眼冒星光,原本韩君突然叫出自己的名字就已经很让她惊喜了,现在又邀她同食,是不是代表她对自己也有一点点的好感?

“恩。”

韩君点点头,心中更是觉得方竹清这幅小心翼翼的模样是说不出的可爱,完全把她当成了弟弟,她的母后在她三岁的时候也曾诞下皇子,可惜他从一出生身体就特别弱,吃了多少奇珍补品都没能保住一条命,还未足月便夭折了,若是当年活了下来,估计也与竹清一般大了。

二人在街头站了片刻,方竹清乖乖跟在韩君身旁,模样是说不出的乖巧,小脸粉扑扑的,低着头看韩君那纤瘦的后背。

韩君虽说来了也有好几天,但依旧是人生地不熟,顺着街道往前看到一家规模颇大的饭庄,檐顶悬着数个大红色的灯笼,大门一侧的栏杆书立”筠阳饭庄“四个大字,隔着一条街都看得清清楚楚。门口中间的街道上,是一条熙熙攘攘的人流,可以看得出来,饭庄的生意很是不错。

想必也是镇上的大饭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