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院长 第3.5.3章、虎落平阳

第3.5.3章、虎落平阳

小芳的老公是王贵,李青青的情人是王强,这对好姊妹,好朋友竟然在情爱上又扯到一块了,上天真会造物弄人,她们好像天生就注定了要一辈子走在一块似的!

这一晚小芳并没有在李青青家过夜,因为晚一点她还约了高翔去酒吧聊天的。她和李青青做完游戏后,休息了一会就赶往下一场了,她真是忙。

高翔现在基本上当酒吧是他的家了,每天晚上他不和小丽小霞在这里喝过八九成醉,他是不会回家的。但今晚他没有带小丽小霞来,他自己一个人来的,他今晚要和小芳聊些要紧事,不方便带她俩出来的。

小芳还没到,高翔已经在里面的一处角落上自倒自饮起来了。

小芳和高翔也有两三个月没见过面了,小芳整天忙于和王贵到处吃喝玩乐,不亦乐乎。而高翔呢,却终日到处跑单拉业务,搞到筋疲力尽。

高翔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他公司的营业额逐月下降,工厂的销量更是几乎停顿了,现在连工人的工资都发不出来,仓库里堆积了大量的药品卖不出去,继续生产已经是不可能了,只有停工停产,但是停工又将面临要支付一大笔遣散费用,高翔真是进退维谷。所以高翔今晚约小芳出来的目的是想她再注资一点钱进来,以期让公司再挺一挺,或许能渡过现在的难关。

现在只有小芳能救他了,高翔知道小芳手里还有三个多亿的资金,如果她能再拿一个亿出来,那天翔公司就能挺过这一关了,所以今晚高翔无论用什么方法都要说服小芳再注资的,因为他已经无路可走了。

高翔现在开始后悔当初怎么心头会这么大,在没有任何基础和生产经验的时候一下子投资这么大,令到公司遭遇到如此大的困境,还令到自己的家庭也受到波连了,如果不是公司有这么多的烦心事,他也不会对林晓燕和丁莉家暴,更不会夜夜喝醉酒,再不会带女人回家乱搞,也绝对不会不理林晓燕三母子!

“唉,这是多不应该啊!”高翔埋怨着自己,可是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吃的,现在他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他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

“唉……”高翔轻轻地唉声叹气着。

小芳还没到,高翔就已经喝了半打小瓶装啤酒了。

“高翔。”小芳不知不觉就站到高翔面前了。

“哦,小芳,你到了,坐,坐,坐吧!”看见小芳到了,高翔连忙站起来热情地招呼着小芳。

“嗯。”小芳慢慢地坐了下来,然后就问:“你今晚找我这么急,有什么事吗?”小芳的开门见山就问。

五年前,高翔为了报复黄小兰而不惜利用他的学生李青青和小芳的纯情拍下艳片准备用来要挟黄小兰;一年前高翔为了巴结王盛,在小芳被王盛强奸之后依然无动于衷;更让人恼火的是高翔为了搞到王氏集团的内部消息竟然残忍地将小芳推向王贵。这一切一切都让小芳感到心寒和失望,所以当小芳明白到高翔是一个自私自利的男人时,小芳对高翔的感情就消失殆尽了,她明白到高翔是一个不值得爱的人,所以她毅然选择了和他分手。而和高翔分手之后,小芳就没有再想他了,她投资到高翔公司的钱,她也没打算能要回来了,天翔公司现在的困境小芳不多不少也是知道一点的,她已经有心理准备她投资的钱会亏个精光了!

可怜的小芳,辛辛苦苦用身体换来的十亿财富,一下子就不见了一半!

小芳见到高翔神情有点冷,她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深爱高翔的人了,高翔感受到了!但他仍然不敢有任何不快的神情,今晚他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小芳帮忙呢,所以高翔仍然保持着微笑说:

“来,小芳,我们很久没喝过酒了,我们先喝两杯再聊好吗?”高翔语调高兴地说。

“对不起,我有身孕了,不能喝酒。你有什么事尽管说好了,我老公在家等着我回去呢,我们说完,我就要走了。”小芳语气冷冰冰地说。

“哦,恭喜你有宝宝了,有宝宝是不应该喝酒的,那我叫一杯饮料给你喝吧?”高翔压着心里的醋意,表现得很平和地说。

“不用了,今晚我喝了很多汤,肚子到现在还是胀胀的。高翔,你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好了,大家都这么熟了,不必兜兜转转的。”

“哦,哦,哦,那我就长话短说吧。是这样的,我今晚找你出来是想和你汇报一下公司的情况的。”高翔说话的水平很高,不愧是中文系毕业的。

“嗯。”小芳静静地等着高翔将话说完。

“这半年来我们的工厂的运作已经正常了,北京、上海和重庆分公司的经营状况也还可以,只是当前国内外的经济环境不是很好,加上国家调低了进口药品的关税让国外很多药品得以很低的价格进入我国的市场,国产药的生存空间大大的缩小了,这直接造成我们工厂生产的药品很难销出去。”高翔平静地说着天翔公司当前遇到的困难。

“嗯。”小芳点了一下头,表示她已经听进去了,让高翔继续讲下去。

“遇到当前这样的经济环境,我们工厂的困难是可想而知的,无论我们四个销售公司多么的努力去推销,但由于我们的价格和进口药差不多,而疗效却不如进口药品,这让我们的药很难推销出去,进而造成了工厂生产出来的货品全都积压在仓库里了。所以我们只好打算停工,然而如果工厂停工了,我们就得遣散工人,遣散工人又需要赔偿一笔很大的遣散费给工人,并且如果遣散了这些工人,那就代表我们工厂倒闭了,那我们投资的钱就会血本无归了。”高翔清楚地告诉小芳事情的严重性。

“嗯。”但小芳面无表情。

高翔看了看小芳,觉得她并没有不高兴的样子,所以他就放下心来继续说了下去:

“所以我想留下一部分的工人,也遣散一些,这样我们的压力就不会这么大,又可以再生存一段时间,以看看国内的经济环境会不会好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