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院长 第3.5.6章、女神和歌迷

第3.5.6章、女神和歌迷

走在大街上,林晓燕和陈海东有一种很平静的感觉,一路走向小高乐和小高悦所在的幼儿园林晓燕和陈海东都没说一句话,他们喜欢这样静静的感受对方在身边的感觉,可能这就是别人说的知己吧!不说话也知道对方的存在,不说话也知道对方想什么,这就是知己!

多少天来,他们俩都是这样静悄悄地一路走去又一路走回来,在旁人的眼里他们可能什么关系都没有,但在他们的心里,对方的存在让彼此都感到愉快和舒心。

接到小高乐和小高悦后,陈海东抱起小高悦,林晓燕牵着小高乐的手,微笑着聆听着小高乐和小高悦争相讲着今天在幼儿园发生的故事。此情此景又是那么的其乐融融,旁人看来他们就是幸福的一家子,虽然他们不是!

林晓燕很喜欢这样的情景,以前还没有和高翔分开的时候,林晓燕每次在幼儿园看到别的小朋友的爸爸妈妈一起到幼儿园接他们放学的欢乐情景,她就会心生羡慕,她多么想高翔也能和她一起来幼儿园接小高乐俩兄妹放学啊!可是高翔一次都没有去幼儿园接过他们俩兄妹!

女人的思想其实很简单,她们不一定需要物质上大富大贵、丰衣足食,生活上有得吃有得住就行了,最重要的是精神上的富足,一家子经常在一起的简单生活就能让林晓燕满足了。像现在这样,没有车,一起走路回家也觉得很幸福!有钱却不能经常在一起,家又有什么用?没有家,给你多少钱,你也享受不到家的幸福的味道!

林晓燕陈海东和小高乐俩兄妹回到家的时候,丁莉已经在做菜了,餐桌上已经准备好一盘新鲜的水果沙拉了,这是小高乐俩兄妹最爱吃的,他们洗完手就争相吃起来了,引得三个大人幸福连绵。

“小莉,今晚吃什么菜呀?”陈海东进到厨房看看丁莉有什么要帮忙。

“嘻嘻,姐夫,没你喜欢吃的。”丁莉傻傻地笑着。

“你现在就只顾着小高乐和小高悦了,连姐夫都不关心一下了。”陈海东开着丁莉的玩笑。

“谁叫你不是小孩子。出去,出去,别打扰我炒菜,等会炒糊了,大家都没得吃了。”

“呵呵……”陈海东笑着离开厨房。

陈海东已经是她们家的常客了,相反这里的主人丁玲却经常不回来,她现在是正院长了,应酬多着呢,加上有空的时候她还要去帮黄小兰“照顾”一下王老板呢,这是黄小兰临走时特意交待她的事,所以这段时间她很少回她自己的家。

这让陈海东有更加大的空间和林晓燕培养感情,以前他们虽然都对对方心生好感,但他们从来没想过要和对方发生感情。而自从那天林晓燕和丁玲黄小兰在陈海东家玩了一回很特别的成人游戏后,他们对对方的感情就发生了变化,他们看对方的眼神就不再纯洁,彼此似乎都有一种想偷腥的渴望,但是他们却谁也不敢首先提出那个意思,他们太爱面子了,他们都很害怕自己的形像受到损害,他们仍然想在对方心里留下好印象。

一个是君子,一个是淑女,虽然郎有情,妾有意,但他们却迟迟没有行动,真服了他们了。

吃饭也是很平常的,没有欢呼喝彩,也没有高谈阔论,普普通通平平常常的一餐饭而已,没有什么特别。只是林晓燕今天因为高翔的到来影响了她的心情,她比平时更加安静。林晓燕依然在想着她和高翔的事,她和高翔有太多事情理不清了,她没经验去处理,她又不想去征求别人的意见,她始终想不到方法来解决她和高翔现在的关系,是分是合,是爱是恨,林晓燕一点主意都没有。

简单的晚餐很快就吃完了,吃完晚餐,小高乐和小高悦就争着去看动画片了,而丁莉循例就洗碗去了,剩下林晓燕和陈海东来到阳台喝起功夫茶来,陈海东和王老板都是潮州人,林晓燕跟了王老板两年也爱上这门讲究功夫的茶道,她冲茶的技术是连王老板都夸赞的,王老板曾经说过,林晓燕冲茶的手势是最有韵味的,就好像她的歌声一样婉婉流畅!

陈海东也爱看林晓燕冲茶,他看着林晓燕的纤纤玉指拿捏茶具的姿势实在是优美极了,林晓燕那女神般的柔和让陈海东还没喝上茶,却已经吞饱了口水。

“喝茶。”林晓燕用潮州话招呼陈海东喝茶。

“喝茶,喝茶。”陈海东依然眼定定地看着林晓燕。

而林晓燕坐定在座椅上任由陈海东的注视,林晓燕是歌星,她已经习惯给歌迷注视与追捧了。

一个是女神,一个是歌迷,坐在一起,他们不擦出点火花太可惜了。

可是他们偏偏就是这样一个静静看着,另一个却也静静地被看着,没有调戏的语言,也没有暧昧的动作,只有那炽热的眼神在交接更替着,你看看我,我也看看你,似乎眼神已经成了他们的性器官了!

十点钟了,林晓燕和陈海东坐在茶机上已经坐了三个小时了,从吃完饭到现在,他们就那样静悄悄地坐在那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真不知道这有什么意思!

“我回去了,你早点休息吧。”陈海东见丁莉已经带小高乐俩兄妹进房间睡觉了,他便知道时间不早了,他要回家了,虽然他还想再坐一会,但他还是被他的君子身份强迫着起身离去。

“嗯,我送你出去。”林晓燕也有点依依不舍。

林晓燕将陈海东送到家门口,看着他进了电梯,她才黯然关上了门。

女神和歌迷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吗?

当然不是,还有下半场呢,大家心急了吧?马上就来了,来点刺激的!

林晓燕关上门,却停留在门背后迟迟没有走进屋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