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爱黄小兰 4.忌妒

黄小兰并没有睡着,高翔与丁玲的激情演绎她虽然看不到,但她听得到感觉得到。

在高翔和丁玲“嗯,嗯”声的时候,她正在流眼泪。她正在感概她这十几年来形如守生寡般的性生活。她对性也是有欲望的,但生性孤傲的她一直在忍受他老公给她的性冷淡。

这么多年来她连自慰都不敢,她怕她打开了性欲的大门后再也关不起来。

她一直在压抑着她的欲望。但这是很辛苦的,多少个晚上她在床上独自流泪啊。

黄小兰和丁玲都是医大的校花,黄小兰以冷艳出名,而丁玲却以风流闻名医校内外。

黄小兰从来不会轻易喜欢上男人,而丁玲却是来者不拒。

黄小兰的老公是她别人介绍和被她父母迫的,她老公比她更内向,是典型的夫子式的教师匠。在性生活方面,他也不喜欢主动。很多时候就因为他们互相不出击而几个月都没有一次性生活。

婚后的早几年,还因为小孩还小,她的注意力都放在小孩身上而对性没多大想法。而这两年随着小孩的长大,已经上高中住校了,小孩离开她的身边后,她的欲望好象在报复性复苏。每次看到电视里的亲热镜头时,她就心跳加速,体温升高,溪水横流。面对这种情况她不知所措,又不敢问别人,更不敢自己安慰自己。她怕自慰会让她的欲望更强,她更怕自慰满足不了她时她会更难受。

所以这两年她全身心放在她的公司业务上,每天都要将自己忙到筋疲力尽后才会回家。

身心的疲累可以让她很容易地入睡。

今晚,她没喝醉。她进到ktv的包间后就倒在沙发上休息是想给丁玲制造个机会。丁玲的需要她是了解的。她知道丁玲的欲望来了之后是很疯狂的。当丁玲和高翔拥抱着跳舞时她就一直在看着丁玲表演,她想知道丁玲是怎样勾引男人的。而当她看见丁玲扭着腰用肚子磨着高翔的下体时,她的心就象要跳出来一样。当丁玲和高翔在厕所门口疯狂接吻时,她的身体热到好像不能呼吸了。

丁玲的内裤湿了,黄小兰的内裤比丁玲的更湿,黄小兰的内裤湿到像在水里泡过一样。

看着丁玲在她的面前这么容易就和男人好上,她的心充满了忌妒。

再这样下去黄小兰一定会晕掉,所以她咳了几下并喊到“丁玲,小高,你们在哪里?”

丁玲和高翔听到黄小兰呼叫连忙分开,一起说“我在这里呢!”

丁玲和高翔马上就来到黄小兰的身边,黄小兰看到两嘴角上的唾液还没干。

“兰姐,你没事吧?”高翔关切地问着黄小兰。

“嗯,没事了,酒醒过来了,看你们不在,以为你们有什么事的呢。”黄小兰看着高翔和丁玲说。

“我们没事,我们就在门口透透风”丁玲顺口就说。

高翔不善说谎,脸红红的低着头。

“来,小兰,我们唱歌。”丁玲支开话题。她说完就起身去点歌。

接下来的节目大家都不怎样投入,或各有所思。

高翔在想着裤袋里的内裤怎样还给丁玲。

黄小兰在想着湿湿的内裤怎样好,脱了还是让它继续这样让她难受。

丁玲也在想着刚才摸到的硬度,如果再过多一会她一定会将他塞进她的洞里。可惜给黄小兰破坏了,但现在洞里的难受怎样解决呢?

他们都在想着那种事,根本没心思去唱歌。所以没唱多久,丁玲看看时间说“哇,都两点多了,时间过得真快。我们回去吧?”说完她看着黄小兰和高翔。

“嗯,好的”黄小兰和高翔都答应着——